摘自《我,费里尼》

2010-03-31 看过
    这本书里的这部片名一直都是《生活的甜蜜》


  “大家没弄清楚我对La Dolce Vita这个片名的用意。大家赋予它更多反讽的想象。我的意思是‘生活的甜蜜’(THE SWEETNESS OF LIFE),而不是‘甜蜜的生活’(THE SWEET LIFE)。这现象真奇怪,因为通常我碰到的是相反的问题。也就是,如果我说了一句反讽的话,别人反倒会拿它表面上的意思来看。于是,别人引述我说的就永远都跟我的想法相反。之后,这些表面上是从我这里引述出来的话就会一直回来纠缠我。
   有人问我《生活的甜蜜》到底是再说什么的时候,我喜欢回答他们这部片子讲的是罗马-----一个‘内心之城’,以及‘永恒之城’。故事并不一定要发生在罗马,可以在纽约,东京,曼谷,索多玛和蛾摩拉,哪儿都可以,但我熟悉的是罗马。
   纯真的人可以从别人那儿学到东西,这是浅显的道理;最让人吃惊的是懂得多的人反而不肯继续观察学习。疲乏的目光被颠醒了,添了信的敏感度,才发现原来你每天都是过着视而不见懂的日子。
   这就是马尔切洛在《生活的甜蜜》片尾所丢弃的东西。他没注意到宝拉跟他说她愿意接受他的好意向他学习打字时,其实还有别的暗示。他不了解宝拉的纯真和对生命开放态度可以带给他一种新鲜的视野,进而把他愤世嫉俗的摧毁性态度转化成明晓事理的建设性态度。她是马尔切洛的乡愁与不再的浪漫。”
                          -------《我,费里尼》
237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甜蜜的生活的更多影评

推荐甜蜜的生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