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裸的庸俗何以成功?

风扬兮
2010-03-15 看过
《馬大姊》系列仿彿成為了一個情景喜劇的品牌。
蔡明的俗大媽打扮成為這種市井小民的景典符號,似乎表明了這個系列某個方面的成功。即便不如可口可樂的商標值錢,但與非常可樂一較高下還是行有餘力的。

俗瘌的電視劇在這個時代泛濫成災,哪怕劇中的場景是高級公寓,服裝是筆挺的西裝;或者是宮廷中的各種華麗禮服;整部劇的舉手投足也還是能給人傳達一種俗不可耐的感覺。好像一個人穿了別人的西裝。

《馬大姊》的成功就在於它把這種無法迴避的缺點變成了自己所要完成的目標。

俗有甚麼不對?俗有甚麼不好?我記得小時候每次在放《馬大姊》,我外婆都說:「唉呀,最討厭了。]可是拿著遙控器在電視節目中轉悠了一圈之後還是不得不挑選了這個庸俗。 :)


在社會建設、城市建設,哪怕是電視劇的拍攝都在引導一種「大眾品味」的時候,《馬大姊》中赤裸裸的庸俗卻是這種文化潮流中的一股異流。雖然這系列的每一個故事還是以庸俗的小人物的故事包裹著著我們所熟習的道德宣教。但是外表的庸俗與內在的道德宣教,至少能夠在這外在變化翻天覆地的時代,傳達給觀眾內外一致的、坦誠的、完整的親切感。

這部《超人馬大姊》,在劇中完全看不出她如何超人,依舊平庸如故;在老輩人眼中是通篇的「編聊齋」,在年輕人眼中就是北京大媽版的《哆啦A夢》。但親切感並未喪失,反倒輻射出兩面:一面是老輩人眼中的新鮮,一面是年輕人眼中的似曾相識。
當然,它也依舊如故地招喚起那些不得志的社會「老菁英」,對底層小人物的恨鐵不成鋼的無奈、甚至是噁心。

這片土地上曾經有一類人,他們追求整個社會都是全面發展的人。豈止是高雅和大眾品味了得,比孔孟的聖人之道更驚心動魄;他們比起現在呼籲提升城市品味的那些人更真心誠意;與《EVA》中的「人類補完計劃」都可以在神話感上一較高下。
可結果,他們全部被這個社會的庸俗打敗了。

越是赤裸的庸俗,戰鬥力也越強。古希臘的裸男裸女們最終還是戰勝了大公教會。經典名著的大多數也沒聖人們甚麼事。如果沒有學院派將那些作品奉為經典,沒有人們的附庸風雅,它們至今也是上不了我們檯面的低俗作品。
《馬大姊》當然不是那種低俗,可是戰鬥力已經很強了。足以超過國內大多數的電視劇,甚至在某些知識份子看來,其藝術價值超越了三個劇本大綱改來改去,其實就那麼回事的韓劇。

電視劇的營利模式也使得電視劇的製作們不敢把作品往真正的高雅的做。大眾品味一旦上去了,以後的成本得多大?「有品味」的製作、編劇、導演、演員、合作、營銷。以後都那麼好找?都那麼便宜?
他們是引導觀眾品味,止不過是把觀眾的欣賞水平有意識地引導在一個他們可以控制的點上。於是套著西裝革履的外表、皇帝皇后的盛裝,冒著響應提升口味的虛名套合大眾口味的庸俗,也使得電視劇充斥的不是庸俗,而是淺薄。

庸俗並不意謂著淺薄,但淺薄一定會讓人感覺到從骨子裡透出的俗不可耐。國內的大多數電視劇,要麼製片人淺薄、要麼編劇淺薄、要麼導演淺薄、要麼演員淺薄,要麼他們的合作淺薄。偏偏要響應號召提升大眾品味。可是觀眾們一看,這也沒體現出甚麼品味的事啊,比以前的電視劇更俗不可耐。日子不還是照舊的過。

可電視劇都已經不照舊了,現實生活還能照舊麼?我們每天感覺一成不變的生活其實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其結果是我們不知不覺地發現這日子過得越來越不對勁了,可又說不出為甚麼。

當我們不能像以前那樣過日子的時候,我們看見電視劇中的人物在看似現在的場景中,過著以前那樣的庸俗日子。親切感逆流成河。小市民的庸俗立即在西裝革履或者皇帝皇后、武林俠客的淺薄面前顯得深刻了。

庸俗是甚麼?
庸俗是平凡人賴以喘息的空間。
空間是我們的存在感,空間體現我們的權力。當庸俗也被排擠的時候,意謂著我們最平凡的權力都在枯萎。









2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超人马大姐的更多剧评

推荐超人马大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