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双眼:向历史深处的探寻

胤祥
2010-03-09 看过
导读:25年前的一桩强奸杀人案,银行职员痛失爱妻,司法机构敷衍了事,联邦法院职员顶住压力冲破阻挠明察暗访,一举擒获真凶,却因政府包庇而使得凶手逍遥法外?25年后旧案重提,真相到底是什么?——听起来很像骇人听闻的社会新闻吧,《谜一样的双眼》便是这样一个故事。原著小说作者艾德瓦尔多•萨切利说,他试图通过自己的小说创造一些“非日常性”,把阅读重新带回阿根廷社会。他说,这不仅仅是一部侦探小说,他要探讨的是“对惩罚的反思”。

《谜一样的双眼》
如果代表以色列出战的“申奥片”是09年的金狮奖得主《黎巴嫩》而不是横扫以色列学院奖的《阿亚米》,那么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5强将会出现史无前例的金熊、金狮、金棕榈和戛纳评委会大奖的大混战。实际上,《阿亚米》虽然并未入围09年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但它仍然获得了当年戛纳的“金摄影机奖-特别提及奖”。所以在5部提名影片中,唯有这一部《谜一样的双眼》没有入围三大电影节,但它却已经在去年风靡整个西班牙语世界,在2010年的戈雅奖上横扫9项提名,在阿根廷自8月13日上映以来,观众超过两百万人次,获得850万美元的高票房,在西班牙和其他西语国家也都票房大热。
历史上阿根廷电影共有6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其中1985年的《官方说法》最终获得大奖。本片导演胡安•何塞•坎帕内亚曾在2001年以《新娘的儿子》(El Hijo de la novia)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他于1959年生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主修工程学,但于21岁时退学并进入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主修电影。1984年毕业迄今共拍摄了7部长片。坎帕内亚主要混迹于北美电视剧工业当中,曾在14部剧集中担任过分集导演,这些剧集包括著名的《豪斯医生》(3集)和《法律与秩序:特殊受害者》(Law & Order: Special Victims Unit,16集)等。

罪与罚
本片根据阿根廷作家艾德瓦尔多•萨切利(Eduardo Sacheri)出版于2005年的小说《他们眼中的质问》(La pregunta de sus ojos)改编。萨切利是一名高中历史老师,迄今出版过两本长篇小说和四本短篇小说集,他与导演坎帕内亚同担任编剧。影片围绕着一件发生于1974年6月21日的强奸杀人案展开,联邦法院职员本哈明•埃斯波西托接手案件的调查,虽然联邦法院匆匆结案,但在与死者丈夫银行职员里卡多•莫拉雷斯的交谈中,埃斯波西托从旧照片中发现了线索,将嫌疑锁定在死者的同学兼同乡戈麦斯身上。埃斯波西托与同事萨尔瓦多展开了自行调查,但戈麦斯已经失踪,萨尔瓦多发现戈麦斯是阿根廷竞技队的球迷,并终于在竞技队的一场比赛中抓到了戈麦斯,一番审理后戈麦斯虽然认罪,但戈麦斯被庇隆党的极右翼招募为打手,以对抗左翼游击队力量,由此竟然被无罪释放。戈麦斯出狱后大肆报复,埃斯波西托和上司伊莲被恐吓,萨尔瓦多被枪杀,被迫远走他乡。埃斯波西托在1999年退休之后仍然无法放下这一桩旧案,他着手以此为素材写一部小说,并试图与美女上司伊莲重修旧好。在小说完成前他拜访了莫拉雷斯,莫拉雷斯告诉他自己于1975年已经完成了杀死了戈麦斯,完成了复仇,但埃斯波西托最终发现,善良的莫拉雷斯只是监禁了戈麦斯。埃斯波西托最终去拜谒了好友萨尔瓦多的墓地,并解开了他和伊莲之间的心结。
影片的叙事采用了双线结构,年老的埃斯波西托创作小说的过程与作为小说内容的、25年前的案件调查交织出现。这种结构也可以被称作是“相册结构”,作为叙事主体的“相片/过去”以闪回的方式出现在作为叙事框架的“相册/现在”之中;而在闪回部分终结之后,故事线最终合二为一。而同时,这部影片的叙事方式又带有一定程度上的自指性质,埃斯波西托的“写作”行为成为叙事的节点和推进要素,而他“笔下”的内容则成为叙事的主体,同类影片如《赎罪》等。而这其中的有趣之处在于,老年埃斯波西托的“写作”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叙事的真实性,因为他声称自己写的是一部“小说”;但他写作的目的却又是试图了结一桩萦绕心头多年的心事,而他与伊莲的关系一直暧昧不清,他同时也试图通过写作和回忆来修复关系,这在某种程度上又反身消解了小说的虚构性。当故事和人生深深纠缠如此的时候,其实真实与否变得不重要了,我们知道的是,这个男人必须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内心。
影片中,戈麦斯强奸杀人,法律却并不会对他执行死刑,终身监禁是最高的惩罚。而在那时的阿根廷,国家的司法腐败,联邦法院并不愿意寻求正义,而只求早日结案;即使抓到了罪犯,也竟然会因为他“对国家有可利用之处”而将其赦免。影片中有良心的法院职员埃斯波西托和萨尔瓦多只能“非法调查”,而受害者的丈夫莫拉雷斯只能寻求“法外执法”。但有趣的是,即便如此,莫拉雷斯仍然遵循着“没有死刑”的原则,他调动工作到一个荒僻的小镇,将凶手戈麦斯监禁在自己的家中,耗费自己的一生来“执法”。当然,拉莫雷斯性格使然,他是一个银行职员,平素做事便一丝不苟,追捕杀妻凶手可以用一年时间在各个火车站守株待兔,于是他的“讲原则”看上去十足的迂腐,因为出于报复杀人对他而言轻而易举,并且也是理所当然,但他只是执行了法律没有执行的“判决”,同时,甘于自我放逐。这是一个颇为意味深长的悖反,如果法律和国家都丧失了正义和公信力,那么个人应该怎么做?

向历史的复仇
1974~1975年,阿根廷正处于庇隆重新执政末期,庇隆总统于1974年7月1日去世,他的妻子,副总统马丁内斯•德庇隆继任总统,她虽然继续推行庇隆主义的政治经济政策,但仍然出现了国内政局动荡和经济形势恶化,左翼和右翼的恐怖活动不断升级,1975年12月空军右翼政变未遂,1976年3月24日右翼军人政变成功,魏地拉将军出任总统,由此开始了长达数年的白色恐怖下的军事独裁统治,也即阿根廷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肮脏战争”,这一时期的失踪人数达20万人之巨,阿根廷电影大师索拉纳斯的《南方》、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官方说法》、根据阿根廷著名作家普伊格的小说《蜘蛛女之吻》改编的同名电影等皆是反映这一时期社会现实的作品。
在《谜一样的双眼》里,莫拉雷斯和埃斯波西托得知戈麦斯被释放的一场戏里,导演通过《阿甘正传》式的方式将戈麦斯嵌入电视新闻画面中,这时德庇隆正在接受采访,她说到:“……而且也谢谢他们,没有他们帮忙我们不能办到这些,因为人们不能独自完成这些事。他们的帮助使一切上了轨道……”这时电视机中的黑白画面里,站在总统身后的戈麦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这显然是有所指的。总统的谈话究竟是在说什么无法得知,但是看起来像是在感谢戈麦斯们的所作所为。当然,这个场景即使在影片之内,也是出现于埃斯波西托小说中的内容,我们显然可以将其看做有意的安排。将故事嵌入历史并非只是做一个时间标定,选择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正是表达了导演和编剧对于庇隆重新执政时期阿根廷政治的某种评判。
在我看来,如果做一点有过度解读之嫌的分析,代表着历史伤痛的戈麦斯在司法和政府那里被“无罪释放”,却在人民这边被“绳之以法”;然而他仍然活着,只是被监禁,并且被剥夺了言说的可能性(但是他仍然会被发现);而一个执着于“正义”或者“真相”的人,必须要在面对和发现这段历史之后,才能真正化解自己内心的伤痛(埃斯波西托终于得以面对死去的萨尔瓦多,以及终于能够打破他和伊莲之间的隔阂);但同时,历史的伤痛却仍然需要要求不能释怀的人自我放逐并加以看守;遗忘不是救赎之道(25年后拉莫雷斯对埃斯波西托说“忘了吧,忘了这一切吧。”),因为这是切肤之痛;但最终,所有的人都付出了代价。那么救赎是否完成?影片在结尾只是给出了一个象征性的和解的开始——历史的真相浮出水面,伊莲与埃斯波西托迟到多年的谈话终于开始。今天的阿根廷要化解的历史伤痛仍然很多。

找回失落的爱
《谜一样的双眼》在视听语言上极为圆熟,多数场景采用手持摄影机,对焦点的控制极其精到。其中1:00:48~1:06:02的一个5分多钟的长镜头堪称杰作(这一点跟《赎罪》也很像,还记得那个敦刻尔克撤退的长镜头么?)。在真相浮出水面之前,构图大都是倾斜的不稳定构图,而影片的结尾,构图终于正了过来,音乐变得舒缓,摄影机也回到了架子上——尘埃落定。片中许多细节也很讲究,伊莲的姓氏——黑斯廷斯——显然是对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黑斯廷斯上尉的致敬;本片里的推理成分并没有刻意强化,最多算是个社会派推理吧,因为导演和编剧意不在此,他们试图完成的是一次疗愈的探索之旅。片中一个重要道具是缺少字母“A”的打字机,25年后埃斯波西托写小说的时候用的仍是这台打字机,他用手写上了所有的字母A。而影片最后,埃斯波西托在纸片上写下了字母A——于是影片开头作为埃斯波西托写作动机的Temo(我怕)变成了Te amo(我爱你),这是随着真相的水落石出而完成的。埃斯波西托和伊莲之间的感情在铺陈了许久之后终于在这里前进一步。影片中小说的结尾,是1975年埃斯波西托含恨避祸而去,伊莲追着远去的火车泪流满面;而在影片的结尾,写小说的埃斯波西托终于寻找到了真相或者小说的结尾,也寻回了本该属于他的爱情。

本文刊于看电影·午夜场2010年2月号
227 有用
39 没用
谜一样的双眼 - 豆瓣

谜一样的双眼

8.3

6491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9条

查看更多回应(39)

谜一样的双眼的更多影评

推荐谜一样的双眼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