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牛津迷案Los Crimenes de Oxford到阿凡达Avatar

salome
2010-01-06 看过
看完电影“牛津谋杀案”,讨厌得要死。找来小说看看,虽然谈不到极其出色的侦探小说,而且有着数学家、逻辑学家一贯的枯燥,但枯燥得严肃、认真,自有思辨的活力。作为一个从小听着“毕达哥拉斯、哥德巴赫”伟名长大的女生,我能够充分理解一个数学家把幻想献给先辈的热情。
小说推荐指数:四星。
如果我有一个女儿,一定买这本书给她,从侧面激发她对数学的爱好,对逻辑的美的追求。

电影推荐指数:两星。
也不知道电影把数学家丑化成那样,是出于白痴们对数学、对一切自然科学、科学技术的无限崇拜,或是掩藏着恶毒嫉妒的诽谤。不过看看市场上热销的所谓科幻片多数有多么伪科学、反科学,就难免让人有掀起一场“焚书坑儒”运动的欲望。

对蝴蝶效应的滥用已经成为一个最扯的搪塞借口。天啊,混沌学中,那些非线性的关系也仍然是逻辑关系。可如果有人相信,书店里数学、药物学和社会新闻能够堆放在同一架上,中年护士熟读维特根斯坦,校车司机深知毕达哥拉斯的符号学,理性与逻辑也就无处容身。上帝啊,那不是牛津,那是天堂,还是九重云霄以上那一层,(绝不是老Seldom折腾的七重罪!)

还有,我要愤怒地控诉那些牵强、恶心的n角恋:22岁的留学生,上了中年护士的床,那个中年护士又和老年教授有一腿。还有一个晃悠在青春尾巴上的大提琴手,杀完人,居然有心情醋意纠结地勾引小白脸。天啊,如果编剧、导演们在我眼前,我一定会极其刻薄地问:“如此意淫,精虫一定都爬到大脑里,下半边不行了吧。”
Oops,作为一个未婚女性,好像不应该这么直接。那么巫女莎要祷告:“伟大的先贤毕达哥拉斯啊,把这些罪人都扔到火里烧死吧。”

昨晚去看了阿凡达(Avatar):一流的图像,三流的故事。Thank God,里面的三角恋没有引起情杀、汉奸等等常见文艺情节,给了苏泰一个冷兵器英雄的死亡。
宽容地说:从无谓地恐慌外星人入侵,到主动地检讨人类的侵略性,电影故事的变化就体现了一种人类的进步。
刻薄地说:绝大多数的人还是只能理解金融的贪婪——毕竟相比于任何科学,数学难度几乎限制在心算的金融学更容易被懒惰的大众理解。而科学,科学的积极性,只有积极、勤奋的人才能看到。作为一个理工科出身的“书蠹头”,我愿意相信绝大多数人仍然有着善良、和平的意愿——这也是煽情电影卖座之基础。只需要正确的科学引导,地球不会毁灭,生活总是越来越好。

就像牛津迷案的结局。谋杀案的发生是偶然的,一个错误;掩饰谋杀的过程是刻意的,出于真情。不告发,因为刑罚并不等于绝对的正义。在贝丝的案例中,法律的审判可能破灭了更多人的幸福。比如无辜的迈克尔。贝丝,甚至Seldom教授之下半生,必然生活在惶恐的检讨之中。这其实是作者,一个数学家的人文判断,他给罪犯、给读者都留下忏悔的余地。
数学、一切的科学,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进步。这种自我否定、自我救赎,是人类可以给予自己最宽容、也最严格的救赎道路。
8 有用
2 没用
深度谜案 - 豆瓣

深度谜案

6.7

202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深度谜案的更多影评

推荐深度谜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