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一次悲壮的脱逃

2010-01-04 看过
  “因为我梦想,所以我不是。”

  “他们说我是法裔加拿大人,他们说那个疯子是我父亲,因为我梦想,所以我知道我不是。”在里欧•洛宗的梦想中他名叫Leolo Lozone,他真正的父亲是个在番茄堆旁手淫的西西里人,那堆番茄远渡重洋来到魁北克被摆在街边出售,而他的肥胖的母亲不小心摔倒在其中碾压挣扎让这只沾着精液的番茄跑近了阴道。

  加拿大导演让-克劳德•洛宗(Jean-Claude Lauzon)的这部半自传性电影犹如一场怪诞的梦魇,费里尼《我记得想当年》中的扭曲荒诞的童年回忆在此处被发扬光大。幻想与现实的界限,是或者否,对于里欧洛、对于观众,甚至导演本人来说都是模糊不清。电影将确凿的事实混入狂谵的梦境,却又用古怪的幽默感将叙事的严肃性冲毁,下流、邪恶、充满了挑逗与颠覆性但又绝对自省,《里欧洛》难以用语言描述但观之是一次独一无二的体验。

  “我将我的家庭变成小说中的一部分,我讲述他们的故事就好像他们是陌生人。”里欧洛深沉的独白贯穿着整部电影。我们的主人公、我们的12岁的小英雄里欧洛如堂吉诃德般固执的实践着“在别处”的梦想,绝望而徒劳的想要逃出这个疯狂、让他蒙羞的家庭。他的父亲信奉人体的健康来源于每日一次大便,“使劲!拉!里欧使劲!”父亲蹲在马桶上粗野的教育他;他的哥哥因为受人欺侮,而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了“恐惧”,他没日没夜的锻炼着肌肉,然后,有一天他再次遇到了那个欺负他的人,这个如绿巨人般结实的家伙却毫无预兆的哭起了鼻子,“那时,我明白了,每个人本心深处都隐藏着最可怕的恐惧”;里欧洛的最初性经验来自一块肝脏,随后那块味道奇怪的肝脏却被当作了他哥哥的午餐端上餐桌;他的祖父想要将他溺死在小水盆中,在窒息的瞬间,里欧洛却好似潜入海底寻找到了最丰盛的宝藏(《猜火车》中伊万•麦克格雷格从苏格兰最脏的马桶中爬出的镜头也如不过如此);里欧洛爱上了祖父的情人,他实施了一次缜密的谋杀计划,将祖父如一只白斩鸡一般从浴盆中吊起悬挂在空中抽搐;整个家庭中唯一正常的只有他的母亲,里欧洛躺在她浸满汗渍的肥厚的胸脯上才能得到一点安慰……

  性欲的觉醒、弑父的冲动……种种怪诞、极端而又不可预知情节充斥着本片,导演将愤怒、怜悯和柔情等等矛盾的情绪同时加诸于这群怪异的人物之上,或许这只是因为,影片讲述的本就是他自己的故事。

  本片的导演让-克劳德•洛宗(Jean-Claude Lauzon)或许是同时代最具天赋的加拿大导演,虽然他只拍过两部电影1987年的《夜间动物园》——讲述儿子为了满足父亲临死前最后的愿望,夜晚潜入动物园猎杀大象的故事——和这部拍摄于1992年的《里欧洛》。

  让-克劳德•洛宗,一个长发、瘦小、浑身充满着进攻性,多少有点放荡桀骜气质的年轻人。《里欧洛》曾入选当年的戛纳电影节,据在场《洛杉矶时报》记者Ken Turan说,要是当时他没有对担任评委杰米•李•柯蒂斯做下流的挑逗,或许金棕榈大奖应该归他所有。当时,他们在饭店的自助餐厅相遇,洛宗上前做自我介绍,并说,“电影里那小孩拿肝脏做的事情,我也想对你做。”

  对于洛宗来说,荣誉或者进入主流电影视野并不那么重要。拍电影之于他不过是缓解、排解其童年时代痛楚的方式。当然,如果他没有幸运的遇上他的导师、加拿大国家电影协会的Andre Petrowski(就好像特吕弗遇上了巴赞),这个“轻浮、爱惹麻烦”的家伙肯定还在街头过着小混混式的犯罪生涯。

  但或许《里欧洛》让他说完了他想说的一切,以后的5年,他没有任何新作问世,靠着拍商业广告、钓鱼来打发时间,最终在1997年因为飞机失事和女朋友死在了加拿大北方的群山中。

  就如本片的最后,一场象征性的死亡仪式(里欧突然患病,医院中他经泡在盛满冰水浴盆中的意象再明显不过)将里欧洛的灵魂永远留在童年,而后的日子,仅带着沉重的肉身成长、上路。
6 有用
1 没用
里欧洛 - 豆瓣

里欧洛

8.0

9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里欧洛的更多影评

推荐里欧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