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边缘人的无耐映射出时代的严肃和人置身其中的压抑

疯狂的大鲨鱼
2010-01-04 看过
     影片看完,苍蝇的嘶喊:“我宁愿做一次英雄也不愿做一辈子狗熊。”和警察们猝不及防且理直气壮的皮鞋脚步声在我脑际相互交织,徘徊不停。

   影片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此时的香港社会由于受大陆改革开放的影响,香港经济迎来了自50年代开始的工业化之后的又一次颠覆性的变革。转型社会的特征从影片几处细节可见一斑。

   虽为王家卫早期的作品,但已经能明显看出他的创作风格——对剧情的淡化和对细节的苛求。于是我也就几个侧重点来说说这部电影。

   追求梦想的狂热与辛酸:

   那是一个还算单纯是年代,灯红酒绿的歌舞团里歌女唱的还是情真意切的早期流行歌曲,人们在刚跨入现代社会时还没有完全舍弃朴素社会的朴素感情。万梓良在嘲笑苍蝇的时候用了一句,你回家耕田吧,这反映出对现代都市生活的优越感与满足感。华哥一次一次,义无反顾的、刚烈、直率的用酒瓶、用刀、用手枪径直的刺向对手的胸膛,在人头攒动的闹市,在众目睽睽之下奋力的奔跑,大失尊严的被人踢到在马路边,被群殴,这是多么辛酸多么不容易。然而对梦想对爱情对富裕生活的憧憬和向往又促使他一次又一次跑进象征着有利可图的地方的赌场。

   人置身社会的无可奈何:
  
   是否还记得华哥前女友说出的5年等待和她坚决的绝交誓言,是否还记得华哥听到她说她结婚后主动的冒雨离开,是否还记得张曼玉最后送走华哥时在车门前的低头不语和抬头时忧虑的眉头,是否记得万梓良在华哥逃走后对老板的低头哈腰,还有苍蝇婚礼上小弟岳父的埋怨,闹翻后小弟对妻子真诚的解释和道歉,还有华哥对张曼玉说的那句:我无法对你保证什么。。。。。边缘人在城市里是多么卑微和辛苦。
  难道主流社会的人就好了吗?狱警为了押解犯人送了命,在自己性命难保时还要保护住“高级刑犯”,急促坚定的脚步声难道是他们情愿的吗?张曼玉的医生在听说那晚她和表哥在一起后沉默的抽着烟而后骑单车飞快奔向哪?
  只有西装革履的“高级刑犯”被押解却平静而无所谓的微笑说明大资本家与大官僚是这个时代的“占有人”。

  公共汽车的红色是鲜亮的就像华哥为梦想奔命流下的鲜血,但鲜红映衬的是无处不在的灰暗面孔。

   还有那岌岌可危的感情:

   张曼玉是放弃了医生选择了自己心爱的华哥,但是华哥死了。。。苍蝇回家看望母亲,可是并未明确透露出的他继父对他冷漠是因为什么呢?苍蝇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小弟,可是自己死了,小弟也只能卑微的过活。




   这是一部让人同情的电影,就像它的英文名字《as tears go by》,难道值得同情的没有我们自己吗? 如今的中国大陆已经跨入了21世纪的第2个十年,经济转型社会带来的人与人之间情感的疏离越来越严重,房奴、杯具、蜗居族、钉子户自焚这些热门词汇说明什么?怀有纯真的我们难道不是剧中人吗?

   
189 有用
30 没用
旺角卡门 - 豆瓣

旺角卡门

7.7

114761人评价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4条

查看更多回应(24)

旺角卡门的更多影评

推荐旺角卡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