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的亚当》:被别人和自己抛弃

尹白盐
2009-12-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金庸的《碧血剑》里有这样的情节,会友镖局的总镖头闵子叶为卸任的丘道台保镖回乡,闵镖头贪图丘家二小姐的美色,要在押镖途中设计杀死丘道台全家,然后将小姐占为己有。不想这阴谋被准备劫镖的金龙帮帮主焦公礼听到,焦帮主对闵子叶的无耻行为深恶痛绝,于是将其杀之而后快,为武林铲除败类,才引出闵子华率众为兄报仇的故事。
        
    原先,闵子华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是因为“图色害命”被杀,但在闵子叶的恶迹大白之后,他也自觉理亏。同时,众人皆认为闵子叶“死得其所”。
        
    这样的情节,与情与法都讲的通。其实很多武侠小说中都有类似的情节。总有人因为“不良作为”而被“逐出师门”,甚至落得“人人得而诛之”的下场。闵子叶是被武林抛弃的人,他并不冤枉,那么他被抛弃也是应得的下场。这结论是道德和法律(武林中人讲帮规)体系下正常的因果关系使然。
        
    但如果那“不良作为”是无奈之举呢?如果那“不良作为”并没有伤害别人,那么那个有“劣迹”的人还应该被抛弃吗?
        
    说到无奈。平民被无端裹入战争,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本能的向着生存的方向靠拢。为了活下去,人们会可能放弃与吃喝等生存底线无关的东西。放弃尊严,甚至人性。
        
    电影《苏醒的亚当》是取材自二战中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当年老的亚当安详的生活在特拉维夫,那时,他“不再关心自己的内心,情绪不再高涨,不再抵抗病痛,不再赴汤蹈火,没有真正的快乐亦或悲伤能够时刻映刻在内心,平静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礼物”。那时的亚当已经“苏醒”,时间和在幸存者收容所的生活治愈了战争带给他的创伤,但世上也再无亲人。当他平静的坐在窗前,很难想象曾拥有的美满家庭和开心事业的亚当,这个有魅力的男人,也曾被无情的抛弃。
        
    二战前,亚当是马戏团的演员。亚当会表演杂耍,会说段子,还会拉小提琴。亚当很有魅力,也讨人喜欢,女人们都爱他。他的不幸是生错了年代。如果生活在现今,他可能是一个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魔术大师,喜剧天才。但是没有如果,战争随之而来,亚当一家被抓进集中营。曾是亚当观众的纳粹军官柯林成了他的主人。那一年,亚当晚上住在狗窝里,白天带着狗链,他成了柯林的宠物狗,开心果。那一年的非人经历是亚当劫后余生中所有痛苦的根源。
        
    战争带给人的痛苦在当时可能只是生理上的,而真正让人发疯的内心创伤往往在战后才显现出来。战后,亚当在集中营做狗的经历已经天下皆知。他曾与大屠杀幸存者收容所的医生有过约定,永远不要在收容所见到狗。后来,亚当寻找大女儿长达四年,女儿却因为父亲在集中营的“劣迹”而选择回避。最终,女儿因此郁郁而死。
        
    女儿对父亲的抛弃是电影在逻辑上的最大问题。一个人被别人抛弃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那个人是自己的亲人,是女儿。女儿的抛弃导致了亚当对自己的完全抛弃,也让他被迫再一次回到收容所接受治疗。但我想,亚当在集中营为求保命,而被迫做狗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如果非要有尊严的选择的话必然是死路一条。在生存面前他选择放下尊严。这是绝对错误吗?何况,亚当的选择并没有伤害到别人。而且他无时无刻不再惦念着自己的亲人,他一次次在“主人”面前“撒欢”就仅仅为了自己吗?再何况,女儿自己也经历过集中营的生活,在那里恐怕用“人如蝼蚁”来形容也并不为过。她为何不能体谅父亲当时的无奈,反倒将他抛弃呢?
        
    亚当再次回到收容所接受治疗,电影完成了对他的救赎。在与“狗孩”大卫的相处中,亚当用曾经不堪生活换来的经验与其交流,让大卫从狗变回真正的人。虽然,亚当不可能改变被抛弃的事实,但在电影结尾,生活和时间让他变得安详平静,而那是一种苏醒的状态。
1 有用
0 没用
苏醒的亚当 - 豆瓣

苏醒的亚当

7.2

49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苏醒的亚当的更多影评

推荐苏醒的亚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