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白毛女〉

[已注销]
2009-11-22 看过
(欢迎各位看官儿转载,麻烦注明出处,谢了先)

翻页评论便LZ直达http://www.douban.com/review/2782435/?start=100

看完此片的当天晚上和pollini发了条短信,说中国社会太畸形了。正好当晚她刚在帝都人民大会堂看完新排的歌剧《白毛女》,他回的短信原话是:《蜗居》讲的是喜儿傍上黄世仁,杨白劳跟着沾光,愣头青王大春则惨遭抛弃的故事。
一个字:精辟!学术老娘是专业出身, 咱不比,咱就一工科脑袋,就事论事的低层次思考一下。

先说海藻海萍代表的女人:
1.这部分女孩多数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或单身,或有小贝,但总体还是经济不富裕,而且还喜欢浪漫和虚荣(当然她们肯定不会承认她们自己的虚荣),那靠什么来填充?金钱和爱情。那什么人能给她们(她们所认为的爱情和浪漫),就是像宋思明这样的人,有钱,而且还懂点浪漫爱情的算是“有成”男人;
2.这部分女孩生活状态都不是很理想,她们刚毕业的理想生活与现在不符,她们也会幻想自己能遇到像宋思明这样的诱惑,她们可以嘴上鄙视郭海藻,但是心里难免会羡慕尤其在遭受挫折之时;
3.相当一部分家庭妇女,她们不喜欢宋思明的所作所为,但是她们喜欢宋思明对郭海藻的爱情(她们称为爱情,暂且这么说,因为爱情是不分善恶的),她们的老公对她们不体贴不温柔,而女人的情感需求很高,男人反之;
4.总体还是社会所迫,在大城市,挣钱工资不高不够房租花销,如果买房那只能像郭海萍那样,但是社会上像郭海萍那样的又有几个?她好歹老公体贴,她好歹还人帮她联系工作,好歹她还有很要强的个性和性格;而社会上不是这样,现在有多少女人得不到爱情得不到体贴(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情感需求也高),甚至没有地方住,甚至吃饭都需要节约?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满足不了的话,那么爱情情感需求只能靠幻想。所以,让她们说喜欢宋思明吧,痛快的幻想吧!!

再说小贝苏淳:
1.小贝的形象多是属于校园爱情中的男主角,阳光,幽默,上进,一心一意的爱自己的GF,这也是还未跨入社会的女生的理想BF,我相信苏淳在学校时肯定也是女生人见人爱的潜力股,聪明好学,要不然海萍那个人精怎么可能选中他?
2.但是人都是会变得,尤其是走进社会这个大熔炉,女人对另一半的要求就变得现实起来了,要房子,要体面的衣服,要昂贵得化妆品。所以即使像小贝这样并没有太多软肋的“经济适用男”在高消费城市(比如北京上海青岛厦门)中要运作爱情,显得如此力不从心,说“运作”实在是因为这样的爱情已经不是靠两人顺其自然就能继续发展的,必须靠努力的经营和双方的理解支持才能维持。能够在步入社会时依旧保持勤奋专情可乐观,对小贝来说实属不易,但从小“富养”起来的女人们的胃口其实远远大于他们的供养能力,只是她们选择隐忍,与男方共同经历过的酸甜苦辣的确能让很多女人心甘情愿的和男人携手享受“一起吃苦的幸福”
3.女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就像苏淳和海萍时不时爆发的小规模冲突,就像海藻对小贝的第二次离去不闻不问。其本质都是一样的,就是对男人的不满。但是小贝和苏淳做到了大多数男人做不到的事:一次又一次的忍受,一次又一次的主动和解,他们名事理,争吵之后说得出一二三,所以没有让女人的埋怨日积月累的加深。

最后来说宋思明,宋这个角色不能局限于他的银幕形象本身,它身后包含的意义太多太多
我曾想过,中国改革开放,不过是把苏联解体之后1年内的变化延长30而已,其本质是一样的:国有资产被私有化侵吞,人民利益被宋这样的上层社会所瓜分。上层社会不仅仅只有政府官员,同样还有绝大多数企业主,银行,国企,私企,外企的高管们,高校教授等等等等,有多少攫取人民财富的或者确切的说只要是依靠政府政策或者漏洞发家的人都被现实社会中视为“成功人士”的群体。畸形的中国,价值观极度扭曲的中国,二元社会人生观一元化的中国!当然,即使在上层社会中仍然存在严格的等级制度,比如陈寺服,就是一个连犯罪潜质都没有的“上层马仔”,拿他和宋思明相比那不值得一提,但拿他和小贝和苏淳比?对于MM的竞争力立马体现出来。多可悲的现实。

当然,上层社会的人物绝对不会只是一无是处彻头彻尾的人渣,相反要做人上人绝对需要在枪林弹雨的商界政界学术界毫无保留的奉献自己的IQ,EQ甚至脸蛋,身体,婚姻。男人也需要利用自己的所能,找个好岳父少奋斗20年同找个好老公少奋斗20年的道理是一样样的。因此,他们在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之后得到那些功名利禄,家庭,老婆其实在潜意识中都不过是权利的象征,他们最想要的其实都不是这些,而是郭妈妈所说的:他们在享受手里的权利带给他的那份荣耀,想他这种人荣耀压抑久了,不释放就会得病。。。海藻不过是他借以炫耀他成功的首段而已。。。海藻还口口声声的说爱他,这是真的爱吗?我看他爱的不是宋本人,是宋光环照耀下,对她所求所欲无不点头的一种畅快。

不难想象那些历经万难,就算马斯洛建了60层的人类需求理论他们都已经实现的男人一旦有了选择有了条件,一定会疯狂反扑,弥补他们缺失的那段。你想啊人家最青涩,最萧条的时光正是荷尔蒙最强的时候,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没有,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要权没权,能守住一个就不错了。可现在就像撒了欢的小狗,关了半辈子的猛兽,一旦有了选择有了条件,干嘛不成就青春时候的梦想呢。小贝,苏淳只是时机未到,指不定将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80后的小贝心碎之痛是否会变本加厉的转移到00后的MM身上?真的难说!

但是,作为一个渺小的80后我不得不同情小贝,为了我们共同面对的这个世界而悲哀。本来生存的压力就已经压得喘不过气来,那奢侈的爱情还在不满平淡清贫的日子而寻找玩火自焚的刺激。难道现在的大多数80后女孩都倾向于不劳而获免于奋斗仅贡献青春和肉体就能享受奢靡的生活吗?60后的叔叔们真的不甘寂寞,厌倦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琐碎需要年轻的身体来弥补曾经的缺失?我有点无语了。既然不能得到的缺憾都要在40多岁的时候用一个老婆一个孩子和无所谓的情人男朋友的幸福作代价的话,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效仿,暂时压抑着心中的不快,等20年后再用一个不爱的老婆和一个顺其自然的孩子,还有就像20年前的自己——情人的男朋友的幸福来做代价呢?嘴上还有理的说,我终于找到了20年前曾经缺失的真爱。
   
80后本来就不容易,孤零零的一个人闯世界,找到能给自己一点慰藉的爱情多难?还要和60后的叔叔们抢市场。真的很悲哀,真的很无奈。看过《蜗居》以后,我深切的觉得,爱情所不能承受之重经不起这些爱慕虚荣伪纯情生于同一年代80后女孩的打击。回过来幼稚地想一想小贝,原则性错误都能原谅这个荡妇,真感到扼腕叹息。耳边仿佛又传来宋太太那句话“希望你的爱人在若干年后知道了你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还能拿你当宝贝”。
   
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我真希望只是生活的个例。真切地希望所有的80后都能找到真爱并珍惜,热切地希望所有的70后都能早日脱离房奴、车奴、卡奴的行列,急切地希望60后的叔叔阿姨们都家庭和睦、步步高升!

======================

附记:我身边有那么几个朋友,不能说从小到大都在蜜罐子里长大,但至少他们的生活是这样的:家里有房子,读书时父母供得起他们的一切开销,即使他们低调不显摆,但他们的消费能力是这样的:从中学开始时ADI NIKE完全不在话下,大学时ipod,mac book air搞定,家里毕业给安排一个肥差,不要供房,有私家车,甚至不止一辆。男生买个citizen甚至tissot,女生用个雅诗兰黛甚至海洋之谜。 他们善良,聪明,优雅,单纯,工作勤奋 他们有个很爱的GF/BF,一切都很如意。

我身边还有那么一群人,勤奋,努力,但他们买不起奢侈品,一双鞋过1000绝对不考虑,用用小护士,不戴手表,手机不是最新款,他们没有BF/GF,因为眼高手低,他们在陌生的答城市只能靠自己,父母已不能为他们的“远大理想”添砖加瓦。他们偶尔郁闷

这些人的共同点是,向往或者正在享受“小资”的生活,他们的目光聚集在自己的将来,他们眼里的成功也无外乎早日实现 个人财务自由,不需要为钱所烦恼。 他们抱怨高房价但也只忍受,他们痛恨贪污腐败但仅限于动动口,他们偶尔喊着要移民不要在中国混他们看韩剧看日剧看美剧听小清新听独立听英伦。却没有人想过为什么这个国家会是这样,我的人生到底需要什么?他们空虚寂寞却依旧不知所措。

还是pollini说得好“《蜗居》里的喜儿是那样的清纯可人,冰清玉洁,黄世仁则成熟而又风流,充满“个人魅力”。大会堂里的大春和喜儿重逢,俩人的身影映衬在背景幕布拉出的巨大的红日里,这一在八九十年代被大加批判的情感逻辑让观众席里很多人笑了,但我真的有点激动。而二十一世纪的喜儿与黄世仁表达爱情的公式则是一句“人情债,我肉偿了”。在《白毛女》里,全世界受苦的人唯一所有的,是作为“人”的这口气。所以已经变成白毛仙姑的喜儿可以斩钉截铁地唱道:“我是人!”,而今天,人和鬼的逻辑被彻底颠倒了。当听到找老汉说:“现在这世道是他们的,可总有改朝换代的一天”的时候,我条件反射一般笑了出来。而公审黄世仁的场面在笑贫不笑娼的今天都要近乎矫情了。和任志强之流比起来,区区黄世仁算得了什么?学术界还在争论G那个Cparty的土地政策如何败坏了乡土中国的生态,新世纪的黄世仁早已变身成功人士,成为社会底层趋之若鹜的对象。在今天的中国,要当“人”,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唯一的途径就是搭上先富者黄世仁们的便车,行驶在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上。”
470 有用
13 没用
蜗居 - 豆瓣

蜗居

8.0

8549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3条

查看全部173条回复·打开App

蜗居的更多剧评

推荐蜗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