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知更鸟

苏凌然
2009-11-15 看过


冲着女主角看的这部片子,看完之后却觉得内心一阵冰凉。
上铺问我,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啊?我回答不上来。就是这点让我觉得最受不了。

记得以前看《朗读者》(同样是冲着女主角看的),觉得最该被审判的不应该是女主角汉娜,而是当时那个病态的时代。她是一个那么坚定不移的、硬气却浪漫的人,她的错误都是归结于她的无知和时代。如果可以,她也可以成为一个温和的母亲,每天听赞美诗,让自己的孩子给自己念当天学过的东西。找一个爱人,做一个最普通的德国女郎。
她说她参加纳粹什么的只是说自己总得有一个工作吧。在反驳法官的陈词时,她仅仅是用很认真严肃的语气说,他们付钱让我看住他们,难道应该把他们放出来?
她用着真正迷惑的语气问法官:“在那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法官默而无言。虽然当时在男主角旁边的那个学生说的慷慨激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男主角不能理解那个学生,他当然理解不了,因为他所认识的汉娜是那个一直叫他孩子,一直照顾他,一直和他温存,叫他好好读书,叫他读书给她听的,他爱的女人。
因为他懂得,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所以他才痛苦不堪。
因为她在问,“在那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没有经历过那种罪恶时代的人,拿什么来审判?良心还是法律?而这两样东西放在当时那个时代,审判者本身又能保证自己不会违背吗?所以他的慷慨也不过是一次愚昧的无知而已。
作者把汉娜写得那么普通,那么坚定,那么无知,无知的让人心碎。她用一生来隐瞒自己不识字的真实,慌乱得坚定得让我们动容。虽然她的罪过,无可宽恕——所以结尾才以她自己自杀而告终。
所以我一直觉得《朗读者》是对时代的一次审判。

《an american crime》完全打碎了我曾经的判断。
他们无知吗?无知是罪恶的资本吗?
他们贫穷吗?贫穷是暴虐的资本吗?
他们不幸吗?不幸是施虐的资本吗?
如果说存在那种以别人的痛苦为乐的人,那么他们理当坠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但他们都是普通人,普通得就像我们的邻居,我们的亲友。
主妇很痛苦,因为她生了七个孩子,每个人都需要自己来养,赚的钱那么少,还有一个姘头总是来找她要钱;大女儿很痛苦,因为她被已婚男人勾引,未婚还先孕;孩子们很痛苦,母亲神经质,父亲还抛弃了他们;女主角的妹妹也很痛苦,看着自己的姐姐被虐待,却因为害怕而从来说不出口。
他们都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坏人,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就了事。
普通人却能容忍罪恶么?普通人却能听见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喊而装作没听见吗?普通人却可以把愤怒发泄到一个柔弱的孩子身上吗?普通人能够在女孩子身上下那么大的狠心用烟头烫用可乐瓶虐待吗?普通人能够看到别人的痛苦还笑得快乐开怀吗?普通人能够在自己的姐姐被虐待几近死亡却连电话都不敢给家里打一个么?
可片子说得很明白,这就是普通人。
我一直都很坚定得相信着人性光明的一面,因为我看到过希望美丽的色调;可我也知道人性的另一面,残忍,暴虐,似乎无辜又冷漠之极。即使我那么不想承认,但人人心里都有魔鬼,是无争的事实。它似乎那么容易就可以出来作恶,并且还能让人在作恶的同时笑眯眯的。
似乎有了借口,我们的恶念就不再是恶念,而只是一种服从,一种认同,我们的恶念就会融化,变成和自己无关的。人人都这样做,我也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对吗?逃避总是有千百种借口的。

叔本华说,相当多数的人不能独立自主地做出自己的判断,而只是一味的顺从权威。
是的,我们总爱这样,有了过错可以找个人垫背,而似乎没有事情比这个再重要。错了的时候,似乎说一句“大家都错了”就行了。
于是当那些爱因斯坦被迫逃到美国的时代和老舍被迫沉于湖里的时代都再也无法审判。如果能把原因都归结到一两个或是几个人身上,那么你告诉我,你倒是告诉我,那些被误导的人们和孩子们有错吗?他们的残忍有没有一个理由?如果没有,他们又该不该被审判?

看吧,我们那么爱为不辨对错找借口和理由。


越长越大,越觉得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我们总习惯拍着同学的肩膀说我理解我理解。对的,我们开始理解很多以前死活不愿意理解的事情。对的,以前我们鄙视的东西,现在也想拿起来用了。我们开始跟很多事情和解,即使我们对这份和解也恼怒不已,却依然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堕落的脚步;
依旧有很多人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们只是一味地跟随着别人,如果鼓励学习就会努力学习,如果鼓励实践就会拼命实践,以获得良好的回报而高兴和自豪——“他们太容易被激怒和烦扰,因为他们无法正确地分辨什么是他们的兴趣什么是他们的虚荣心。”
那个时候,我背负着他们放弃的东西,像坚守一个空掉的城堡。他们以前说过的誓言和宣告,早就散落在时光深处,被自己遗弃了。我站在那个空旷的教室里,听着隔壁如潮水般响起的掌声,在黑板上用最大的力气写——“原谅他们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唯一的事,可我决定,不原谅他们。”
原谅就是妥协,或者我以后也要为活着而妥协很多事情。但“人”是应该有底线的。越过之后,我不敢保证以后我还敢活着。

上次跟学长他们出去吃饭,学长说了句我很久不能忘怀的句子——“到了他那个地步,你们也会那样。”说的是一位我们都很不齿的教师,旁边我的好友默然无语。
我当时跟学长碰杯,他一直都教了我最多的东西。
我说,“我现在的努力都是为了以后不成为他那个样子。”

最后借用《约翰 克里斯多夫》里,傅雷的句子吧。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31 有用
3 没用
美国田园下的罪恶 - 豆瓣

美国田园下的罪恶

8.3

3262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美国田园下的罪恶的更多影评

推荐美国田园下的罪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