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骨头》和《可爱的骨头》写在上映前

5只小熊
2009-11-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爸爸的书桌上有个雪花玻璃球,里面有一只围着红白条纹围巾的企鹅.小时候爸爸抱着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拿起玻璃球,把球翻过来,让雪花飘落在玻璃球的顶端,然后很快的把球翻转回去。我们看着雪花飘落在企鹅的身边,我想企鹅孤单单地在玻璃球里,我真替它难过.我把这想法告诉爸爸,爸爸说:“苏茜,别担心,他活得好的很呢;圈住它的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引自《可爱的骨头》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告诉网络上认识的人我叫苏茜,可以叫我苏。我并不姓苏,不叫苏茜。

 
  前一段时间在网络上看了《第九区》,内地影院上映时间是11月27日,我确信到那天大部分人已经看过了。内地的审查制度和延迟速度也不用我说什么了,这是我今年看到的最好看的新片,到目前为止是。

  今年下半年钱包缩水,一直在买的某电影杂志却在无情涨价,双重夹击,我战胜了自己的购买欲。学校也断网,我被电影抛弃,至少是被新电影抛弃,跌入靠积攒的老电影和单机游戏消遣的境地。可是我一直没忘记,有一部电影会在12月上映。很久以前我就想好了,我一定要去电影院看它,而且要一个人去,选一个晴朗的傍晚,最好我看完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抬头就能看到星空。

  可爱的骨头,《可爱的骨头》。

 

  去年四月,我买了这本书。大概是四月中旬,下着雨,那可能是去年的第一场雨吧。上午我坐车去医院的路过H市最大一家书店,到医院做了检查要等下午拿结果,我往回走了两站路去逛。那天很冷,我撑伞经过一个驻H市的部队门口,看到警卫厅站岗的兵哥哥穿着大衣,脸冻得通红。

  我在两本书中间犹豫,一本是《可爱的骨头》,一本是《铁皮鼓》,最后由于种种原因选了前者。这本书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在书店看到过,但是没买,也没有看过。交钱出来后走回医院,在等待拿检查结果的住院处走廊翻开读了几页。

  第一句是:“我姓沙蒙,听起来就像“三文鱼”,名叫苏茜。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六日,我被谋害时不过十四岁。”书作者是书作者是艾丽斯·西伯德,高中时我没买这本书,有个原因也是我看到了这句话和书的介绍,还有书扉页上说她“毕业于加州大学,1999年曾将自己大学时代遭受强暴的经历写成自传出版,被媒体誉为“最具潜力的作家”。我把它判断为一本阴郁黑暗的小说。书的开始描述了一个充满了土腥味的谋杀,虽然明知道如此,而且这一年的际遇让我觉得自己需要读一个这样的故事,但还是隐约有点后悔。

  突然一间病房里传来嚎哭声,医生护士咚咚咚跑过去,屋里冲出来一个穿粉色睡衣光脚丫的姑娘,浮肿的胖,披头散发,往我这边跑过来,我吓得往楼梯口跑。众人把她死死拉住,她又哭又喊,叫她爸爸。一个好像是她母亲的人哭着告诉她说她爸爸买东西去了,马上就回来。她不依,医生护士又抱又抬的把她搬回屋里去了。我惊魂未定,听着病房里传来的嚎叫声,又好奇的凑过去离得远远的看。她躺在地上,她母亲按着她,一个像是她奶奶那么大年龄的老太太跪在地上托着她的头,护士按着她挣扎的双手。她一直在喊,嘶声裂肺的喊,说她们要杀她,她爸爸哪儿去了,是不是不要她了。

  医生要护士去取镇定剂。我听到有人喊,你总算回来了,你姑娘又闹了,正找你呢。回头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瘦小中年男子,胳膊下夹着一张铺床的海绵垫子,低头快步走过看热闹的众人自动让出窄道进屋去。我看出他并不慌乱,脸上又种被众人注视后自然的窘迫,进屋后丢下垫子,去扶他女儿,让医生帮忙抬她上床。她却好像认不出他一般,不停挣扎、嚎叫。她终于被抬上床,医生给她注射的镇定剂,慢慢的安静下来。

  我取了检查结果后匆匆搭车走了,我很害怕。我来医院一是为了做检查,二是为了看看这个医院病房环境,然后决定是否在这个医院住院,我买书也是为了住院的时候看。我并不是害怕她,我怕的是我自己。我怕我有一天像她一样,在病痛无法控制后,也无法控制自己。她母亲的泪奶奶的白发父亲眉间的愁苦深深刺痛了我,我有点想哭,却没哭出来,觉得很冷,手里还滴水的伞也很重。

 

  那时候是四月。一月的时候,我得知我得了永远不会痊愈的病,二月的时候,我在某医院检查的时候被一个猥琐的医生占了小便宜,三月的时候,我外婆过世了,我刚出生三天她就把我拉扯到三岁的外婆,我却在她下葬后才知道。

  冬天已经要过去,我还是很冷。太多的变故,得知外婆过世的时候我刚打完那天的第二针吊瓶,我哭得快要晕过去,妈妈在电话那边说,你别哭了,我们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伤心,你身体又不好。第二天我拒绝朋友陪我去打吊瓶的建议,我没有说我前一天为什么哭,她们也猜到了吧,坚持要陪我去。我不哭了,我很伤心,我快要伤心死了,我不敢想她,我也梦不到她。我又伤心又歉疚。

  四月什么都还没发生,我过得唯唯诺诺,深恐又有什么不幸降临。我又害怕又难过,以至于公交车坐过站。我打消了马上住院的想法,一是请假难,二是,我觉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我祈祷过身体健康,我诅咒过恶人必有恶报,我每天求神佛让外婆安息。可是一点用也没有,身体不算什么,内心的折磨真让人疯狂。

  那时我还不期望一本书能带来多大改变。

 

    我带着嫌恶心看完前两章后,快速的把这本书看完了。它的开头让我不舒服。看到后面却停不下来,刚看完又从头看了一遍。苏茜受的侮辱、死亡,她和家人相互的爱,让我释然,给了我安慰。很神奇,我好像忘记了一直折磨我的屈辱感,对死亡的恐惧,和永远的离别的伤痛。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不要盲目相信评论,不要看简介,但是我依然因为这些原因暂时错过了这本书。但是我并不惋惜,有人说要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同样,也要在对的时候看到对的书。高中时无忧无虑的我,看这本书会看到一个怎样的故事呢?以前的我会为她的死愤怒,会讨厌她妈妈,会为找不到她的尸体耿耿于怀,会对这个故事有种种不满。肯定不会这么喜欢,说不准还会给出个不咋地的评论。

  看完后我把这本书推荐给朋友,她看了几章就放一边了,说慢慢看。后来推荐给别人的时候我就会说,如果你觉得你处于情绪低潮,那就读吧,读不下去以后再读,但是一定要读完。我好像一个热恋中急于让旁人知道我的恋人又多好,我又多幸福的花痴女子。我忘记了别人不是我,忘记了一万个人心里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原本我是那种人,某些我喜欢的东西我觉得别人可能不会理解或者喜欢,我就不会推荐给他,我有一种奇怪的私心。唉,罢了罢了,难得痴一回,随自己去吧……

  里面的祖父说的:苏茜,有时候即使你心爱的人已经过世很久了,想了还是会伤心掉眼泪。这句话让我得到一种温柔的抚慰,一种善意的让人心平气和接受的劝慰。过了很久的七月,我终于梦到了外婆。或许是因为这本书,或许是因为地震后真正理解了人有多渺小,或许两者都有。醒来我哭了很久,却像是得到了少少的原谅,和小小的救赎。

 

  看完书后我上网查询,得知彼得.杰克逊相中了这本书,改编的电影正在拍摄中,初步定于2009年末上映。那几天,除了小时候盼望长大外,我从来没有这么急切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快点到2009年末。

  看书的时候我担心过,这本书如果被一个不咋地的导演相中,拍成了不咋地的电影怎么办?(这种担心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冷山》,我看书的时候还没看过电影,但是电影已经拍出来了,书的封皮上是电影的海报,我不由自主的代入了人物的脸。最后看了电影后却发现,电影似是而非,删除了我爱的大多数桥段,编造雷人的恶霸看上花姑娘剧情不说,那年凭鲁比一角勇夺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蕾妮·齐薇格的演绎更让我摸不着头脑,难怪看书的时候代入不了她的脸[生气]。似是而非,虽然情节相似,但已经不是同一个故事了。)

  老天保佑,幸好彼得.杰克逊先下手为强。我非常喜欢《指环王》三部曲,也为《金刚》郁闷反思过,今年看的最喜欢的电影《第九区》他是监制。我真想拍他肩膀告诉他,你办事我放心!

  写到这里我心情突然开朗起来,回忆前面的某些段落的时候,我可是差点又掉泪的呢。我居然敢把只有我自己知道的难以启齿的秘密写出来。我承认我是个伤疤不好就能忘了疼的人,但这本书或许真的有魔力吧。

  盼望、期待、想起来就会心情好,真像是日本漫画里描述的恋爱啊。我喜欢这个故事,喜欢作者,喜欢她对天堂的解释,喜欢苏茜,喜欢琳茜,喜欢露西,迷恋霍尔,喜欢塞谬尔,喜欢卢安娜,雷·辛格,喜欢艾比盖尔,喜欢她弟弟,喜欢她外婆,喜欢她爸爸,甚至喜欢她家的狗。这或许就是恋爱吧。(依然是日漫的语气)

  八卦新闻(百度百科……)说:“《可爱的骨头》定于今年12月11日在美国公映。影片原本打算在今年3月13日上映,但制片方担心这个糟糕档期放映会‘浪费’此片,于是推延到了12月11日放映,以争夺第82届奥斯卡的相关奖项。”我知道期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对盼望了两年的这个电影想平常心却是不可能了,连八卦新闻都来参一脚,只能是再说一遍,难得痴一回,随自己去吧。

 

  “苏茜,别担心,它活得好的很呢,圈住它的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这的确是一个完美的世界。虽然生离死别不尽人意,虽然悲欢离合反复无常。

 

  居然写了这么长,惊叹。矫情的说,我猜没人能耐心看完吧……

  另外,别看百度百科的简介,我看到还以为我看的和他看的不是一个版本呢,这应该不是我情人眼里出西施。

   我等了好久的,2009年12月11日上映——根据《可爱的骨头》改编的《可爱的骨头》。可能我不会全球这么早在内地的影院看到它,可能我看到的会是阉割版本,我可以等,而且网络也能让我补齐。

   感谢网络时代。
367 有用
8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80条

查看更多回应(180)

可爱的骨头的更多影评

推荐可爱的骨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