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恶梦

Z尼玛
2009-10-2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课上看了Hubert Sauper 的Darwin's Nightmare/《达尔文的恶梦》。看得心里堵得慌,觉得透不过气来,但是没有人哭,连一声哽咽也没有。沉重的真实反而让人哭不出来,只有美国那种配着“isn`t it horrible?”式旁白的煽情片才喜欢把人弄哭。人真是一种有趣的动物,经常就被自己给感动了。

这部片是一部很好的人类学电影。也许一些民族志电影的原教旨主义者可能会跳出来反驳,但是这部电影的确以人类学的视觉,展示了如何“深描”,将事件整体 地深度地描述出来,不带价值判断地讲好一个故事。如果不做到一定深度,你只有被忽悠的份,例如那些俄国的机师一开始会说飞机飞去坦桑尼亚时是空的,只是为了把鱼运回去; 然后会说,是一些“大箱子”或者“仪器(equipment)”,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最后说出其实是从欧美走私来的军火,作为交换,将非常暴利的鱼肉运回去。坦桑尼亚周围的苏丹卢旺达种族屠杀的武器哪里来的?就这里来的。现在很多人拿到一个主题,就急于批判、“解构”,结果连完整地叙述一个故事的能力都还没有。就算要后现代,这个基本功夫 我觉得还是要掌握的。

片子的名字起得很好,因为在Lake Victoria所发生的,无论对生态物种,还是对曾被坚信的社会进步论(现在新达尔文主义比之要复杂得多),都是沉重的一击。现在的生态灾难往往也是人道灾难。鱼肉加工厂老板说,这只是business.但这business带来了湖里其他物种消失,农民土地丧失、过渡倚赖渔业,自己不能生产粮食工资却低得买不起食物,只能熏长满蛆的鱼骨吃,熏出来的氨气腐蚀眼睛,妇女被迫向机师卖身,HIV散播,街童问题.....为什么一条鱼可以引起这么多社会问题?因为这是business.现在的所有社会问题都真离不开政治经济学,将“人权”单纯地当作话语(discourse)的话--而且很多时候是道德话语--它很容易就被架空成一个抽象概念,被反用来反对人权。很多人权活动分子会标榜去政治化。但我说,去了政治化就啥人权问题都解决不了。其实现在大部分人权问题还真的在国家框架内解决。想想,国际人权宣言最初可以说是为了犹太人弄出来的,但聪明的犹太人知道比起国家相比起来才是保障人权的主要渠道。而坦桑尼亚,基本是个failed country,它无力维持社会秩序调控市场,更无力阻止走私自欧美的军火大摇大摆地降落其领土。全球化已经渗透到每一条支流,封闭式小社会只存在于人类学家的玫瑰色幻想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而国际事务的主体除了各种NGOs,最主要的就是国家。没有国家作为主体,你连协商的资本都没有。欧盟到坦桑尼亚开会讲来讲去核心要求就是“我们要干净的鱼肉”,坦桑尼亚代表只有鼓掌的份。而且欧盟还可能说,他们偶尔运过去的食品和药物是人道救济。当然这绝不等同于“为了国家安定要牺牲个人权利”。

那么这种人间地狱都已经到了地狱的地步,是否就没有办法解决我们只能抹两把泪就算了呢?看看卢旺达的例子,从没完没了的种族屠杀到现在基本成功建立民主政府,改变是可以发生的,当然有些国家要负起责任。欧美是不是就不知道他们的军火被走私了呢?你一家公司货发到哪里你都一清二楚,而那是军火耶。国际干预也是必需的,卢旺达的改变少不了联合国的协助。

总的来说,人权问题还是要通过政治渠道解决,至于如何与国家主权取得平衡、干预的度在哪里,就是具体的政治技术了。政治可以快速改变社会观念,以及所谓的“文化”。法国40年代给予妇女投票权以及开银行户口的权利后,短短几十年,法国女人一个个从结婚前必需是处女,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开放的女人。所以当你用“文化”来为人权状况辩护、反对干预的话,想清楚你说的“文化”具体指什么文化,伊斯兰社会妇女正在争取权利就是伊斯兰文化,我此时此刻胡说八道,也是文化。

很喜欢Christoph一句话:“Politics is complicated. Don`t be niave.”

P.S.我很爱吃的鲍鱼原来大部分也来自非洲东岸,当地的状况和片中坦桑尼亚的情况也差不离了。从此只能含泪与鲍鱼告别了~
20 有用
1 没用
达尔文的恶梦 - 豆瓣

达尔文的恶梦

8.6

69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达尔文的恶梦的更多影评

推荐达尔文的恶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