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机与民主

[已注销]
2009-10-15 看过
据说,印刷术和造纸两样这东西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
遗憾的是,就象我们发明了指南针和火药一样,在我们这里只具有民俗学和机械复制的作用,而到了西方,却具有决定性的革命作用。
整个西方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即由印刷术的普及运用所产生的革命,从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到美国独立战争,圣经与革命小册子在西方历史上的意义是不可估量的,欧洲现代革命就是建立印刷机与打字机上的,经由激进的知识分子而席卷普罗大众。而美国就是一个建立在报纸和新闻上的新国家。
在美国许多优秀的作家都出身于记者,美国记者是当代的约翰史密斯船长,集冒险家与传教士于一体。这个职业同推销一样乃是纯粹的美国精神完美的体现,集合了宗教狂热与追逐个人价值,信仰与执卓。

坦率的说,假如本片不是请了这样两位著名的演员,尤其是我喜欢的金发壁眼的雷德福来演出,很难看下去这样一部情节枯燥对话乏味毫无娱乐与商业价值的记录式的电影。影片节奏紧凑,切换坚定,整提风格严肃而凌厉,通片充斥着打字机的巨大声响。
这就是民主的声音。
而使我惊异的,是影片那种非常理性与冷静的结构与风格,没有我们中国式的所谓为民请命的悲情与壮士一去不复反的豪情,只有两个看上去很普通的记者面无表情的在不停的打电话和外出采访。一切都是公式化的,职业化的。没有一点戏剧化的热情,一切都是冷冰冰的,没有感情的逻辑推理。而现实中的两位记者也不过是风光了一时,很难再有他们的新闻面世。
我就想,这大概就是民主的真实面孔。
而在我这样一个被洗了的脑子里,民主是一种要么很虚幻很遥远要么就很伟大的牺牲,至少也是台湾的红杉军的架势和名嘴的刁毒。但是影片给予我的感触是深刻,那就是民主与自由绝对不是可以是戏剧与风格化的,象是台湾的议会的打斗,而是一种渗透于每一个公民血脉的习惯。
民主是一种习惯性的思考方式。
两个普通的美国记者并没有 什么豪言壮语和成就个人英雄主义的野心,一切都是那种对于职业的虔敬与默默的推演,在他们看来,顺藤摸瓜逮住了总统是很自然而然推理的结果,这里面没有什么个人感情,而一个总统也是一个人,做了坏事就要认罪。
这是一个民主国家普通公民的逻辑思维。不是两个记者把总统搞下台,而是这个国家人民所制定的制度把一个撒谎作弊的公职人员撤换下来。
悲哀的是,在台湾倒真的是依靠着几个知识分子和记者才把真相告诉人民,更悲哀的是,在我们这里连这样的记者都没有。

一个时期以来,我们总是期盼着我们之中会出现个把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勇敢的把丑恶说出来,把真相告诉大众,在旧有的体制上做积极的改良和调整,但是这种期望看来是幼稚的,沉默不是大多数而是全体。所有的旨在治疗和改变这个病入膏肓的肌体所做的努力,只要是改良主义的,不诉诸暴力和企图温和革命的,都将是幼稚可笑的。因为已经错过了社会改良最佳时期,社会的利益集团已经各自形成了其庞大的领域,社会资源分配殆尽,没有任何回旋与再分配的余地,而且他要试图将其合法化与永久化,世袭化,所以将来社会变革必然是充满暴力与血腥的。有些真相是必定要讲出来的,不过只要讲出来就会是天翻地覆性质的大动荡。

水门事件过去许多年了,而美国人还在不厌其烦的探讨此一事件,尼克松即使去世了也难以逃脱身后不断的追讨和问责。有时候,我真是觉得西方人是很得理不让人的,颇有痛打落水狗,甚至以怨报德的倾向,几个窃听器,一个麦卡西说起来没完没了,说的我这个外国人都烦了,可是他们还是不停的说。想来我们中国人的心态是太好了,记性很坏,不论是自己别人欠自己的还是自己欠别人的都很容易忘记。看来,美国是一个充满刁民的国家,这些忘恩负义的刁民有认定只要把手按在圣经上起了誓,就是神圣的,不管是拉练松了还是安了几个中国小孩子抽屉里还有的窃听器,都不可宽恕。而且是终身的被判处道德上的惩罚。可见刁民难惹!


出版和言论自由绝对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空泛的和无所谓的自由。他是一切自由的前提。
人人都不吭声的的社会只会会把我们带到一个暴君的脚下。
可惜的是我们正是在这样的处境之中。
96 有用
9 没用
总统班底 - 豆瓣

总统班底

7.9

55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总统班底的更多影评

推荐总统班底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