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道德即是没有道德

Juneau
2009-10-11 看过
影片的结尾,Louis和Maud在海滩上再次相遇时,虽然此时Maud正承受着感情的创痛,但她晒黑了的肌肤以及裸露出双臂并显出优美身形的裙衫却只不过是衬托出她愈加的风情万种,她依然机智,甚至洞悉,更加自信,却又不乏悲怜。而Françoise呢,在最初大教堂空广深辽下的美好剪影已褪化为包扎着头巾的普通妇女,她是金发,注定要为人妻,慈母,等待着被拯救,就像Louis看到她时那样。
这部影片颇令我困扰。它可同《莱昂莫林神甫》对照着看。虽然此片更倡导着所谓的人性及宗教的世俗化,在其中也有宥恕和天命,但我却对Louis怎么也喜欢不起来,甚至在看完片后的第一直觉是这是个虚伪的人,在后来仔细细想时也觉得并非那么可恶,或许这跟侯麦的演绎方式有关,因为急迫着要让观者了解他所要阐发的观点,而这些观点则是影片立足的根本,但总之又讲的不是那么透彻,对于一点不了解背景的人来说更会是云里雾里。Louis表现出的姿态——优越,这种男性优越在侯麦的几部道德系列中也一以贯之,并且附加上知识分子的矫情和自视甚高,不管“道德”会呈现出多么紊乱或悖乱的状态,仿佛这只是人性的附属而非自主的选择,表面的不动声色之下却是意识的问题;及他的“不选择”,实则这种结局在一开始即是注定的,他划了一道线,Françoise即是这条线要束缚住的猎物,因为“她命中注定将成为我的妻子”,因为她笃信,金发,似乎纯洁、温柔,而那时他们根本就不相识,而Maud虽也令他纠葛,但那不过是选择之外的游戏罢了。
在得知Françoise的过往后,Louis也自降身份地自暴“丑事”,甚至编出一段和Maud的关系来宽慰Françoise,他坚持了起始的目标,在平衡中不自觉地采取了精明的算计,却将Maud置于隐忍和可随意牺牲的地位。我始终觉得他不是很爱Françoise,他更关注的是他自己,在那一段孤寂难捱的日子里他需要一个女人,一个伴侣,Françoise在一开始看上去似乎更容易驾御;他爱的是一个幻象,一种虚拟的圣洁和净化,这种雌雄同体的偶像罩住了他,并逐渐显示出他自己的面目。在感召并打动Françoise的过程中,他获取的是自身的优越,而Maud并不需要他来拯救,来召唤,她明确的拒绝会使他的优越处于不尴不尬的地位,并且,她断言:她不喜欢不够坦诚的人。Louis厌弃帕斯卡尔的过分理智,但他自己呢?连帕斯卡尔提倡的所谓的可能性都取消了,在这一点上,Louis是个连自己的内心都审视不清的人。
多亏还有上帝,它不仅承担一切荣耀,也承担一切罪责。
58 有用
3 没用
慕德家一夜 - 豆瓣

慕德家一夜

8.4

910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慕德家一夜的更多影评

推荐慕德家一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