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之爱》:一件套头衫应该穿多久?

陆支羽
2009-10-08 看过
导演:埃里克·侯麦
主演:贝尔纳·维尔莱,Zouzou,Malvina Penne 等

本片中,侯麦没有着重笔墨去描述女人的隐秘臆想,而是大篇幅地呈现了男人的“私房钱”,即“男人私底下的不为人知的盘算”。让所有已婚女人觉得恐惧的是,男人的这种“盘算”不仅仅只是“用下半身说话”,还顺便包括了思想的“红杏出墙”。——陆支羽

作为法国“新浪潮”的主推手之一,埃里克·侯麦势必是老资格的。然而,令人讶异的是,辛勤耕耘了数十年之后,他犹然义无反顾地在重述着他的第一个故事。有人视其为“法国的小津”,我倒是极为赞同的。
《午后之爱》是为侯麦的“六个道德故事”之一,全片絮叨地阐述了一场“蜻蜓点水”般的桃色艳遇,而整体剧情架构的着力之处,则在于其细致地探究了男主角面对这场出轨诱惑时的内心纠葛。
那注定是一个男人生命中的第二次情感重整,他们开始神情恍惚地对过往的生活采取了部分的否定,又而不明就里地新建起一些未曾来得及深入体知的“闹心事”。对于这番人至中年的“闹心事”,侯麦绝妙地释其为“午后之爱”。在我以为,“午后”之意正契合于此:人至中年的困顿、情至深处的降温。而经历过这一场“七年之痒”后,曾经的婚姻保鲜膜终于也将“寿终正寝”了,而后,被丢进时代的垃圾堆。
《午后之爱》在大段大段的闲唠中,同样一如既往地秉承了侯麦的锐性和冷幽默,数次出现在画面中的“螺旋形楼梯”则极好地昭示着男主角弗雷德里克内心深处无尽的欲望,简言之,即男人的“中年危机”。这欲望,于女人而言,是至为隐秘的存在;于男人而言,却是极难梳理的内质的矛盾。本片中,侯麦没有着重笔墨去描述女人的隐秘臆想,而是大篇幅地呈现了男人的“私房钱”,即“男人私底下的不为人知的盘算”。让所有已婚女人觉得恐惧的是,男人的这种“盘算”不仅仅只是“用下半身说话”,还顺便包括了思想的“红杏出墙”。
影片中,男主角弗雷德里克在咖啡馆中“红杏出墙”的臆想段落无疑是全片的经典桥段。
“我幻想着,幻想她们全都属于我……这是个童年的梦,或许是我10岁时谈过的东西,我想象……自己脖子上戴着一个东西。”
此时,画面镜头由其脸部特写切至其颈部那条闪光的项链状的饰物,突而,一种细小的魔幻感涌将出来。这样的感触是极少能从侯麦的电影中体味到的,即便有亦只是“画龙点睛”的寥寥数笔罢了,看过侯麦最负盛名的《绿光》的人大抵都是心中有数的,《绿光》中唯一的魔幻亦独独只出现在片尾那一刹那的闪耀。
弗雷德里克内心的絮叨犹在继续,系扎于其颈上的那串项链亦兀自被激发出一种引人的魔力。弗雷德里克如此这般陷入焦渴的玄想:“它(项链)能消除别人的自由意志,我想象自己用它来控制路过咖啡馆的女人,(有的是)漠不关心的,(有的是)匆匆忙忙的,(有的是)犹豫不决的,(有的是)忙碌的,(有的是)有人陪的,(有的是)自己一个人的。”
画面对应着弗雷德里克的台词出现虚妄的奇迹,幻想中那各种类型的女人一一陷入进他那神奇的臆想中。而后,镜头切至弗雷德里克站在路旁凝视四周的场景。此时,背景音乐中响起一道道幻境般的啸叫声,时而尖利,时而圆润;画面亦随之转入弗雷德里克去勾搭各种女人的幻想桥段。这一桥段中,侯麦如此漂亮地完成了其略带法式幽默的“意淫”。
不得不提的还有影片中反复出现的那件“套头衫”。“套头衫”意象初始只是被不经意地提及,随着剧情的深入却先入为主地成为故事中的重要一份子。“套头衫”第一次出现是在街市上的一家羊毛衫店,男主角弗雷德里克原初是想再买一件套头衫的,却在女营业员的一味劝说下“被购买”了羊绒料子的格子衬衫。这一置换“本初目的”的细节勾勒了弗雷德里克的犹豫的性格特质,一种濒近不惑之年的惶惑不安无端涌将上来。而那件羊绒料子的“格子衬衫”亦借着“套头衫”之名成为一种重要的隐喻。
试想下,一件“套头衫”究竟应该穿多久呢?或而是一辈子,或而只是七年。当婚后第七年那次“闹心”的发痒临近时,你究竟会选择继续穿着那件陈旧的套头衫,还是别出心裁地准备换一下口味而去购买更显时尚的“格子衬衫”呢?恐怕谁也说不清其中的微妙之处吧。
“套头衫”第二次出现是在影片结尾处,在情人克洛伊的公寓中,当弗雷德里克把他的套头衫拉到头上的那一刻,他兀自想到了他的儿子亚历山大(之前他也是用这样的动作扮鬼脸来逗乐他的),于是,他突然就执意地放弃了和克洛伊做爱的机会。
那天,他第一次在下午时间回家去看妻子。他抱歉地对妻子说:“你是那么让我感到不安,因为我爱你。”
24 有用
9 没用
午后之爱 - 豆瓣

午后之爱

8.4

1100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午后之爱的更多影评

推荐午后之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