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次雷击

今日
2009-10-08 看过
当他们再见的时候,一个老到神伤,一个天真懵懂。
她牵着他走在秋风里,她弯腰问他:“我叫什么呀?”
他的记忆不堪负荷,他对她说:“我仿佛有过一生一样。”
她抱着襁褓中的他,他注视着她。她想:“那一刻,我知道他认出我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相信时光可以穿越吗?希望可以越活越年轻吗?

他是上帝选定的宠儿,从老年活到婴儿。
他被视其为怪物的父亲遗弃在养老院,他有了一个慈祥的黑人妈妈,一个乐观的黑人继父;他在这里成天与不同的老人作伴,比如弹得一手好钢琴的,总是唠叨曾经被闪电击过七次的;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多久,他每天看着像他一样满头白发的老人们一个个进来,一个个离去。
虽然每个人的终点是一样的,但他却越来越年轻了。
他,遇见了一个有一双蓝眼睛的女孩,她。

他觉得自己长大了。他走上大街,他坐在码头若有所思,甚至跟着浪荡的黑人朋友喝了酒。
他要走自己的路了。他踏上了一条船,认识了那个有各种纹身并且自称是艺术家的色鬼船长,他踌躇满志,决定跟着船长开始人生。
他游荡各地,若有所失。他住在不同的地方,见识不同的人,包括红灯区的女人。
他自认为恋爱了,在1941年冬天午夜的俄国旅馆里,和那个贸易部长的妻子。
她,年轻骄纵,声色犬马,辗转舞蹈家的梦想。

他是上帝的试验品,验证人世的爱与光。
他回来了,在经年海浪中历练成脱尘的青年;她成功了,芭蕾舞姿盛放在纽约的大舞台。
他们终成正果,在人生的中点再次相遇。
他们疯狂地将一切甩在身后,在逆行的生命线上尽情交错,想要和不羁的时光赛跑;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他开始退却,他说女儿需要的是父亲不是玩伴――他毕竟知道自己是要越活越小的。

他为她留下所有的家产。他选择再次流浪,到达遥远的印度。
他又回到身体的起点,在儿童福利院等待再次轮回。
当他们再见的时候,她抱着襁褓中的他,他的记忆不堪负荷,她牵着他走在秋风里。
他死在她的怀里。

原来,时间是用来走向死亡的,无人能豁免。正如她说,“没什么是永恒的。”
而生命是用来经历的,这是上帝的奖励。正如他的妈妈说,“你有你自己的道路。”

“有的人跳舞,有的人是母亲,有的人是艺术家,有的人游泳,有的人被雷电击中七次……”
导演只给出六次雷击。也许剩下的一次,是他的,她的,也是我们每个观众的。
每个人都是他人的车站。经过了,不回头。
15 有用
0 没用
本杰明·巴顿奇事 - 豆瓣

本杰明·巴顿奇事

8.9

75464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本杰明·巴顿奇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本杰明·巴顿奇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