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们永远追不上的摩托车

硬邦邦帮主胡子
2009-10-08 看过
文/胡子

我揪住一个男人的衣服领子,一拳又一拳的往脸上打去,“干什么呢?”一个吼声吸引我的目光,一个长头发的男人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说:“咋了?是不是找事儿呢?来来来,往我头上打,来,要不我帮你那块儿板砖?那谁拿块儿板砖递给他。”

然后我醒来就在医院了。这是我第一次和大虎见面。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我打的那个小孩儿是大虎的弟弟。大虎的名气非常大,属于一般人可以因为和大虎吃顿饭就耀武扬威一下子从小弟变得不可一世,我们这些所谓的混混也没几个敢上去的那种人物。

大虎比我大八岁,当我14岁,15岁青春年少靠拳头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和伙伴们一起揍过去的时候,大虎22。我其实挺鄙视这帮人的,这帮人几乎不怎么实战,一有什么事儿出来说两句话,然后就混一顿吃喝。

后来我和大虎认识了,原因其实特别简单,我和一帮人喝酒,都喝大了,看见一个所谓当时拿刀子捅人跟玩儿一样的狠角色在踢一个老太婆,热血沸腾将对方打了一顿,然后对方把大虎叫了过来,大虎不但没打我,把那个狠角色反而抽了几个大嘴巴子。

大虎总是骑着250大摩托出现在街道上,游戏厅,台球厅,带着不同的女孩儿上到搔首浓眉的年轻小姐姐,下到我们学校的女孩儿都带过。

我和大虎的关系比较奇怪,他属于爱喝酒的人,但是没酒量,所以后来只和关系好的人喝酒,原因有时候他把人家打了,对方父母好酒好烟家里摆上,喝了不到三瓶啤酒就开始滚到桌子底下给大家唱歌,颇为没面子。对了,是那种面对皇上一般献媚的笑容唱歌。

有一次西郊一个中学的人过来打我们学校一个小孩儿,那个小孩儿其实挺不错的,就是爱踢足球,属于那种运动男孩不惹事儿的,因为和那个学校一个男孩踢球对方赖皮,俩人打了起来。

周五一放学,学校门口三三两两聚了一堆人,当我和我们一群猪朋狗友热热闹闹和门卫打完招呼准备去喝酒的时候碰见了,我一向钦佩敢爱敢恨的人,或者说钦佩那些正直的人,何况那个运动男孩对我也总是不错。

我篮球不会打,体育课或者打篮球的时候我们都是翻墙出去不打球,打人或者喝酒,看录像,玩儿游戏机。那会儿我经常一头长发走到后操场,那个时候老打架,穿皮鞋无论踹人,踢人效果都比一般的鞋好,虽然最强武器是钉子鞋,可是那种鞋子通常样子奇丑无比。我把皮鞋一脱运动男孩把他的运动鞋给我,然后我灌篮,投篮将近十次一个都不进,灰心丧气穿上皮鞋就走了。

我觉得流氓的事儿流氓处理,混混的方式只用于混混,这事儿又在学校门口,结果诸位可想而知,对方被我们打的落花流水。

事情过去的很快,大约过了一周我带着我美丽青春还挺可爱的女朋友一起逛街,那会儿她刚下晚自习晚上10点多。就像所有偶像剧一样,我被对方围住了,我嬉皮笑脸给女朋友说你先回去吧,女朋友担惊受怕的问:“没事儿吧?你别打架啊。”我继续嬉皮笑脸:“回去吧回去吧,那都是我朋友,肯定又有什么坏事儿,勾引我喝酒还是泡妞去了,赶紧撤吧。”女朋友掐了我一下说:“敢看别的女孩儿我掐死你。”

女孩儿走了以后,我回过头摸着口袋里的钢锯条,表情严肃,这个时候再给点儿配乐就不得了,虽然当时第一个想事:完蛋了,今儿算是栽到这儿了这个女孩儿认识一个月还没有拉手没有亲嘴嘴没有做一些录像上看过的事情就他妈废了划不来太划不来了。

就像很多人说的,我料到了这个开头却他妈没料到偶像剧的结尾,我并没有像英雄或者古惑仔一样一个人力战群雄,相反,我几乎才挥舞了不到五拳就被一群人的脚才在了地上。满脸是血,躺在地上动都动不了,嘴上骂骂咧咧,说:“有本事把我弄死啊,你们今天弄不死我,我改天就弄死你们。”对方也很听话,一脚下来,嘴巴就出不了声了。

这个时候通常是全城夜猫子,混混流窜的时间,大虎骑着摩托带着一个同样我不认识但是特别好看的小姐姐在我旁边停了下来。大虎对女人说:“你回去吧。”女人说:“干嘛呀,我好不容易遛出来的。”大虎不耐烦的说:“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你没看见我这有事儿吗?”

剧情依然没有像偶像剧里面一样大虎将我带到医院然后一群哥们儿在旁边一脸跟死了亲爹一样口中喊着谁干的弄死谁全家,大虎将我带到一个类似城中村的一个特别偏僻的小诊所,为了砍价还价让价格便宜点儿大虎跟医生口舌了很久,在口舌的这段时间内我从清醒的看着自己在流血到昏迷过去。

大病初愈的我在学校里跟伙伴们说了,我和我的伙伴们有的偷骑父母的摩托,有的借的摩托,我们一行人大概四五辆摩托,每辆摩托最少的两个人,最多的四个人准备出发。路上一个个面目神骏,手上领着西瓜刀,宿舍床上拆下来的钢管,木棍,板砖,就在我们以为自己要做一件伟大的事情的时候,路上碰见了大虎和他的一帮兄弟,这个时候大虎已经将头发剪短了,因为他迷恋上了李宗盛。

大虎看着我们一帮稚嫩的脸上挂着可笑的杀气的时候摸了摸我几个哥们儿的脑袋说:“回去吧,一群小孩儿能干什么。”我的朋友们见到大虎这么说一个个灰头土脸的走了,临走我所要一把西瓜刀被大虎训斥说那是没本事男人才干的事情。

大虎骑着摩托带我去那个学校,将围堵我的人的头头叫进了一个小巷子,他让我在外面抽根烟顺便看着摩托车。随即我就听见巷子里传来一声声板砖拍头的声音,是那种闷声,“咚,咚,咚”的声音,我数着大概有了六七块砖头的时候大虎出来了,双手是血。

从那以后我绝少见到大虎,都传言对方孩子父亲是高级法院的人,好像都在抓大虎。那是又过了几年,那个时候已经略微好点儿了,不爱武装爱皮装,我迷恋上了摇滚乐,有打架的时间都在练琴听歌。有一次我经过马路,看见一个男人拿着西瓜刀全身是血拿刀追着一个男人砍,旁边一个男人笑了一声说:“好久没有看到这种场面了。”

回过头去世大虎,我跟大虎打招呼大虎跟我偷偷挥挥手就走了。再后来听人说大虎去云南贩毒呢,反正传的神乎其神,我也有我的事情,所以逐渐想起大虎的时间少了,那个时候也刚刚明白爱人的感觉也总和女朋友在一起,大虎的名字被一群新的名字替代了,身边还在混的哥们儿给我讲述的时候我在旁边听的一脸不耐烦。

再后来大虎回来了,做了几次特别狠的事儿,听说是挑断了对方的手脚筋,还有一次将一个人表兄弟七个全部砍翻在医院只有一个表妹没有动手。我们这帮人似乎已经和所谓的江湖,所谓的混混们越来越少来往了,甚至有点儿腻味了,感觉没多大意思。

有一次大虎找到我什么话也没有说,那个时候我也已经开始上班了,大虎就在我家看电视,没事儿一块儿做个火锅,因为上班那几天大虎好几次要喝酒我都没有陪着喝酒。大虎走的第二天我家少了一把西瓜刀,那是我以前的工具。

过了没几天我听人说大虎叫人剁到医院了,惨不忍睹,听说大虎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拿着那种砍凉皮的大铡刀问对方:你们见过么?这叫什么?这叫做屠龙刀。

大虎从我们的视线中,脑海里然后就消失了,一如当年录像带里勇猛的坏人让我们不再崇拜一样,慢慢就消失了。

再后来在劳动公园门口见到了大虎,右边下巴到脖子全是刀疤,坐着在木凳子上,旁边放着一个拐棍推着一个小竹车在卖骗小孩儿的玩具,就是那种一毛钱,五毛钱的那种小玩意儿。旁边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对着大虎骂来骂去,我过去大虎挤出一个微笑,就像当年我在学校门口偶遇他一样,说:“你来啦。”

都没有聊什么,我随便坐了一下,就站起身来把我的电话给他,我说有什么事儿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哥们儿现在也工作了,当年你帮过我,现在该轮到我了。大虎依旧笑笑将电话记在一个破烂的生字本上。

过了两个月我就听说大虎被两个16,7岁的小孩儿砍死了,听警察说是因为那俩小孩儿问大虎收保护费,大虎不给,翻大虎的东西,大虎的生字本上有我的电话,大虎家里没电话我是知道的。

当天夜里我第一次有了当年的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我跟老太太说:“妈,我出去一下。”老太太看着电视里的连续剧平静的说去吧,我突然想起以前每次我出门老太太生龙活虎给我讲道理不让我出去不让我惹事儿。

我一个人买了一把水果刀放在口袋里,在劳动公园转了好几圈,最后一个人坐在大虎摆摊的地方就开始哭了起来,那两个小孩儿被抓起来了,我连一个帮大虎报仇的机会都没有。我给15岁时候的那个女朋友打电话,那个时候我俩老被大虎照顾,期末考试快迟到了大虎和另外一个哥哥满胳膊纹身骑摩托送我和我那个女朋友到教室门口考试。

那个当年的女朋友在电话里听我说完问我:“你感觉大虎是希望你报仇么?大虎真的能让两个小孩制服了?”我突然想起大虎当年有一次被砍得不轻,没钱去医院,路上有仇人围堵大虎突然之间精神上来什么东西没有把对方四五个拿砍刀的人打翻了。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劳动公园门口喝得一塌糊涂,后来朋友们给我说我给他们乱打电话说了很多话,说我总是在怀念以前,说我说了很多我们以前的事情,和大虎一起的事情。我一脸茫然并不知道。

看《热血高校2》看的我回忆颇多,我身边还有当初一起混过的朋友在混社会,提起大虎无不竖起大拇哥说一声汉子。大虎究竟想给我们留下一个什么印象呢?那些朋友以大虎为偶像,超越大虎,或者做到大虎那一个级别那就知足了。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永远追不上大虎了,大虎一如当年学校门口走的时候油门轰到最大呼啸而过,而我依然和当年一样只能站在原地站着,摩托的尾气还在我们面前,可是大虎却早已经不见了。

如今也是,大虎走到了很远的前面,我们一群人穿着西装,穿着工人制服,穿着警服站在墓碑前,看着他远去,心中各有所思各有所想。我们的青春似乎就是那么回事儿,不像好好学生的青春,学习的知识以后工作,应聘都能用到,我们的青春被一把锋利的砍刀从中而断,虽然可能生活的更艰难,比一般人使的劲儿要更多,可是没关系,我们都是坐在后操场抽烟的男人,你们上课的时候我们不就得翻墙出校门么?那个时候,我们不就比你们使得劲儿大吗?

前天我们一帮人喝酒,我说还记着大虎喝多了唱歌么?一群人都挥手说忘了忘了,大虎老不跟我们喝酒怕自己唱歌,我却记忆犹新,我学着大虎的嗓音唱:总是平白无故的.难过起来,然而大伙都在笑话正是精彩,怎麽好意思.一个人走开,不是没有想过.随便谈个恋爱,一天又过一天.三十岁就快来,往后的日子怎麽对自己交待,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只有自己为自己喝采,只有自己为自己悲哀……

2009年10月8日大虎去世3年零2天,大虎的墓碑在遥远的郊区,墓碑上没有花朵,墓碑却常常散发出一股啤酒味儿,看来还有人和我们一样,只带去三瓶啤酒,不能带的太多了,大虎不喜欢喝醉以后给别人唱歌。

文章出处:www.huzibeer.cn
177 有用
18 没用
热血高校2 - 豆瓣

热血高校2

8.1

7605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3条

查看全部63条回复·打开App

热血高校2的更多影评

推荐热血高校2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