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谋杀

羽心
2009-10-07 看过
“孩子,如果你認識到一個好的猶太人,那麼你就是一個十分出色的探險家!”

當癡迷於探險的布魯諾欲知這世界是否有好的猶太人時,他的家庭教師如此回答。聽到書中“猶太之流詬吾族,誘吾族之敵”、“笑吾族文學音律”、“凡其所到之處,災害不斷”、“吾國必因其而亡,不遠矣”時,布魯諾想到了為自己包紮傷口的僕人帕維爾,想到了剛剛結識的朋友施莫爾,他不明白書中為何如此評價猶太人。

布魯諾終隨眾人一道化為藍天白雲中的一抹灰跡,直到最後一刻他還以為“農場”的人們進入毒氣室是為了暫時躲避遊戲時的壞天氣。雖名為《穿條紋睡衣的男孩》,可是影片卻是以布魯諾為線索,通過一個集中營外孩子的眼光去打量那個穿條紋睡衣男孩(施莫爾)的世界。

諸多人物,無非欺騙者和被欺者,施害者與受害者,還有像布魯諾母親一樣的覺悟者和像中尉那樣的愚化者(他威嚴的身份並未掩蓋他是一個制度愚化下的犧牲品)。可是影片之中讓我看到了三個師者的角色:布魯諾之父、家庭教師和布魯諾之母。

布魯諾的父親,一個納粹軍人,一個位高權重的納粹軍人。他代表並踐行國家意志,他是最高的教育者。扭曲的哲學認知釋放了邪惡,以他為象徵的國家意志要求每個人的臣服,要求對國家的無限忠誠,灌輸對猶太民族的無限仇恨;他又是一個像中尉一樣的命令執行者,雖信奉某種意識形態,但是倫理人心尚未喪盡,尤其是他像中尉隱瞞自己的父親一樣保護自己妻子時。這個教育者在家庭內部保留了自己的教育身份,因為他不僅需要一個“強大”的國家,也需要一個溫馨的家庭。

家庭教師是真正的師者,他講授歷史——最客觀而又粉飾最嚴重的學科,他是相信書本的,否則就不會有本文開頭那句話。他已是一個工具,經過愚化教育而喪失了獨立人格和悲憫之心的教鞭,並且以愚化他人為神聖之業的可憐蟲。此等人物不僅在藝術中是缺少人性刻畫的配角,即便在現實社會中也是人性盡失的皮囊,我甚至懷疑他們在操持異見的親人面前,是敢於為了“信仰”而大義滅親的——因為他們如若還有獨立的欲求的話,那無疑是一個“強大”的納粹。

最後是布魯諾的母親,這是一個覺悟者——其實她也從未沉睡,只是一直被欺騙和隱瞞而已。在她身上不知是母性還是人性使然,她發現了眼前的罪惡,她質疑這個荒誕的世界。可就是她,在偏離軌跡的女兒面前,在依舊純真的布魯諾面前,未能盡到母親之責而教育缺位。就這樣,女兒立志獻身“信仰”,純真的布魯諾帶著童真闖進了“美麗的農場”。

在罪惡面前,布魯諾的母親試圖去抗爭,卻遭到丈夫的阻撓,在他眼中,妻子的衝動是不現實的。可是當他發現自己的孩子也誤入集中營後,一切都已遲了。你可以為國家意志辯護,但當服從的是惡的意志時,人們往往是自私而短視的,直到當這種意志侵害到自己的時候。

某種程度上來看教育者可悲的,暫不論傳道授業,僅從所學智識而言。學以致用,智識所學以致用為本,如若所學為所授,意義何在!如此這般,歪理邪說均可為學,只要有人傳承有人學便是。教師者之本在於獨立自由之人格,理性悲憫之人心,如是,傳道授業方顯其靈魂塑造之偉岸;不然,就像那個家庭教師一樣,只是一工具了的教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005400100fbvj.html
0 有用
0 没用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 豆瓣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9.1

38614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