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与叙事者

MONONOKE
2009-10-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个“征服欲”强盛的丈夫欺瞒妻子与情妇相处的过程中,丈夫以为自己很“成功”,因为一个女人“没有被他伤害”,而另外一个女人却依然为他寻死觅活。但是,来个猛烈的转折,当另一个女人真的死了,丈夫还能得意于自己情场地位吗?而或者发现,自己的妻子与自己的好朋友同床共枕呢?

继续这个故事,也许情妇没有死去,也许妻子没有同好朋友同床,故事会怎样进行?这个丈夫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一方面是他幸福美满的家庭,另一方面,他告诉情妇“给他多一点时间,他要与妻子离婚”。如果妻子相信了眼前的美满,如果情妇相信了这个丈夫的承诺,故事会怎样进行?

而或者,所有的当事人都知道了事实的真相?这便成了一场谁知道的更多的游戏。游戏的结束会快乐吗?

还有一种结局,那就是所有上述的故事可能全部实现了。伤害——成了话题的中心。谁是受伤的那个人?这个丈夫?还是情妇?还是妻子?还是好朋友?

故事继续进行。这个丈夫是五个男人的缩影,故事就影响到五个妻子,以及外在于妻子之外的五个甚至更多的女人。这场欺瞒的游戏会进行到什么程度。

一个五个男人需要守住的承诺和约定,被一具尸体打破。尸体是其中的一个男人的情妇。凶手是谁?这个故事又如何圆满下去?

“伤害”又一次出现,这次的伤害是所有共事者通过叙事共同制造出来的。

叙事者打破不了一个“无知原则”。作为个体的叙事者无法成为分身高手,这就让叙事的故事变得视角单一,也就是说,在你讲故事的过程中,你以为这是事情的全部,但是不是。因为你的注意力被你眼前的事情吸引开来,导致你不知道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而一旦身后的故事可能对你眼前的事件本身产生直接的影响,这下就复杂和糟糕了。不过复杂而糟糕的事情确确实实是现实。

五个丈夫中的每一个人不知道其余的人的故事,而其余的人的故事却又影响着自己的生活。影片成功地将这些人物背后的关系层层剥离开来,真相——谁是凶手——随着故事的多视角的还原,变得意义平淡。但伤害却是共同构建起来的整栋大楼,无人幸免于此。这场技艺高超的欺瞒者——叙事者——的角逐,因为各自陷入对自身背后事实的无知,而各自惨败。

影片中共同编造事实的四个男人并没有基于此种逻辑的伪造而成为赢家,另一方面,也可以说,这个故事就是一场“伪造”的揭露,所有人都在场参与其中。不仅仅是这四个男人,包括警察、妻子、情人们……

伤害烙印在各自的心里,没有人可以逃脱。每个人都看到了对方至于自己的伤害之举,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这场伤害自己也同时参与其中。不仅仅因为自己在另一个语境中摇身变幻成另一个讲故事的高手,还因为这场伤害是你自己愿意促成的。

信任,每一个叙事者都会希望听众可以相信自己的故事(当然,叙事者心中窃喜,以为只有自己知道事实的真相)。这里,并不能说叙事者们的希望就真的落空,因为情人受到的伤害在于他相信了这个丈夫的讲述,妻子的伤害也在于相信了丈夫的欺瞒,不过峰回路转之后,丈夫同样受到伤害,这次是来自朋友与妻子的双重重创……因为你选择了相信,那么你自然要承担这种伤害的风险。


7 有用
4 没用
阁楼 - 豆瓣

阁楼

7.0

954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阁楼的更多影评

推荐阁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