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可以和谐,如果真的知道SIN是谁的话

卡卡同学『弗洛Y德』
2009-10-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一度认为在解离性人格实验小电影上它的存在可以算是一个经典,它的经典就在于那些不经意的片段中也深具挖掘的价值啊,有些细节,重看之后心里老觉得有趣,那就挖出来扯一下吧。

【D1】那首贯穿主题的小诗的意义

    As I was going up the stairs 当我上楼时
  I met a man who wasn't there 碰见一个原本不在那里的人
  He wasn't there again today 今天他又不在那里了
  I wish I wish he'd go away 我希望...我希望他已经离开了

它一共出现了3次,每一次的出现都是有其特定意义的,第一次出现在片首Doctor与胖哥们的对话录音带中,Doctor问他“你从哪里学来的这首诗”“I made it up,When I was kid,I made it up”
这句话很有意思,这哥们一句话就给出了两个颇有意味的地方:一、Doctor错了,他不是学来的,他自己made up的;二、他made up的时候,是在小的时候。可惜中文翻过来就很难体现那一语双关的made up的意思了。这句话在开始出现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导演已经给出了答案,不管是对Doctor还是对观众,答案已经很明白了,从一开始Doctor就错了,他认为胖哥们的多重人格是在小时候受周围人的影响而形成的(这点从他那句“你从哪里学来的”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他才会做这个实验,目的就是为了消除那些影响后所形成的多重人格,唤回儿时的本我,重塑胖哥们的人格,可惜他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全片的结局也证明了他的错误,所有的这些其实在胖哥们儿时的本我期间就已经开始made up的,“I wish I wish he'd go away”这才是本我的希望,所以Doctor他的死亡也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多重人格中必有一重导师性人格起着协调沟通的作用,在这里Doctor实际上也就是胖哥们的这种导师性人格的借代,他的结局同样是要被灭掉的。这也和片尾本我的小朋友人格出现时,胖哥们又一次叨叨这首诗呼应了。
这首诗在片中还有一处出现的地方,是胖哥们那个有高度责任感的前警察人格叨叨出来的,当他意识到MOTEL中的谋杀不过是一场人格消亡的实验,而他是作为刽子手的帮凶存在的,对死者的愧疚感和生存的负罪感导致他会做出与凶手同归于尽的选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结局也是注定的,一开始他出场时,不顾一切的决定下车救人时他的那句台词就说明问题了,“这是我的责任”这哥们太伟大了,他觉得对每一个人他都是有责任的,所以直接和导师人格沟通,同意接受药物治疗的也只能是他了,他是媒介者,是他提供了每一种人格的线索和细节,只是他的这种被信赖的责任感伴随着幸存者的负罪感,终因造成了其他人格的没有回应而产生了属我责任的耻辱感。这哥们的结局,从莱维纳的“第一哲学”上来说就是“正是他人的死亡,我必须负责,以致于我自己也必须被包含在这一死亡之中。”
 
【D2】父的形象及其死亡的影射

片子里头关于父的形象还挺多的,有两层原因,一个就是胖哥们幼年时就过上了单亲生活,这点从片中继父哥们形容小朋友离家出走的父亲的话可以看出,他的父亲就是那样的,在某一天莫名其妙的就扔下他们母子俩失踪了,他对父的印象本就是模糊不清的,混淆与移情也是必然的。
另外一层原因来自于他作风不正的Hooker母亲(Hooker这词还真的是充分体现了他母亲的劣根啊,偷窃与那什么)。

那就来看看那些父的形象吧,一、新婚小夫妻中的那个被诈婚的小哥们,这里Hooker的妙用又一次体现了,偷窃总是伴随着欺骗的,小哥们会死是因为妻子把他关在了门外,这喻意其实很明白,作为替代母亲角色的那位妻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凶手,导致胖哥们幼年时父亲离去的真正原因也是因为此,母亲的Hooker与Close the door的行为,最后作为父亲角色之一的小哥们会那样的死在corner也是必然的(corner的妙用一在形容父亲的困境,另一是在影射父的形象就是个corner man)。
前面提到的胖哥们幼年时父亲的失踪事件在这里就有了一个延续,父亲其实已经死了,只是没人知道而已,在内心深处,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这点从后来出现的第二个父的形象也可以看出,就是那个从冷柜中倒出来的真正的MOTEL老板,没人知道他已经死了,除了那个假老板,就这方面来说,假老板的形象正是继承了父的子,是胖哥们作为继承而存在的一种人格,他有来自父亲的继承,也有来自母亲的继承,譬如此后出现的偷窃过气女明星钱物的Hooker行为,这种继承人格的他是深深厌恶Hooker的。

再来看第三个父的角色那位教条主义的继父,教条主义与实际无能的他的存在明显是带着一种戏剧化效果的,也正是因此导致了胖哥们的道德虚构主义情节,一方面他不相信所有的道德判断和道德言谈,因为认识到了它们都是荒谬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又仍保留着原来的那些道德判断和

道德要求,并且像演戏一样假装这些道德言谈都是真的,这哥们玩的就是那种乔依斯式的道德虚构主义策略啊。这点有假警察这一角色充分证明了,假警察是作为他道德虚构主义情节下的人格产物出现的,从头到尾就是在演一出逃犯假装警察的戏,警察的喻意太明显了,就是社会道德,而前面提到的那位责任感强大的媒介者曾经也是个警察,这个细节很有意思,这里想表达的是即使只是胖哥们他人格的一部分,但曾经他也是个有道德的人士,只是不被认可而已。人靠衣装,大众的判断依据还真都是这样的,披了警察的皮再怎么样的衣冠禽兽都被认为是道德代言人了,假警察他是个戏剧性人格啊。

同样都是作为反道德的存在,那位始终套囚服、戴着脚镣的真小人杀人犯哥们,他的人格形象在胖哥们心里就得宠多了,因为片中曾给了他一个很有意义的镜头,那就是逃离,MOTEL被甩在了身后,这个镜头很有意思,那就来看一下它有意思在哪里吧。

【D3】MOTEL被甩在了身后的镜头
它一共出现了两次,分别是出现在两个不同形象的人身上,可以说是两个极端的代言人,一个就是代表罪恶的杀人犯哥们,MOTEL甩在身后这个镜头出现的时候,谁都觉得他几乎是要逃离成功了,可后来他居然莫名其妙的又绕了回去,他是无法逃离MOTEL的,既然无法逃离那他的命运就注定了只有消亡,他的被杀就是紧接着发生在被逮之后的,这没什么悬念,在胖哥们的心里对他这人格形象其实是挺遗憾的,逃离也意味着解脱,某种意义上来说,死亡也同样有这份意思的。
至于他被杀的手法,这是个亮点,为什么要用棒球棍插在嘴里这种手法而不是直接爆头呢?一层意思可能也是因为他是个真小人,言行一致是真小人的特点,但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就会严重影响到假警察这类伪君子形象的光环,他是必须得死的,那意思很明白,祸从口出之前他就已经因此而死了,封口嘛。还有一层意思就是隐喻了胖哥们在口欲期发展阶段中“固着”了,这种没有得到解决的心理冲突导致了此后他的人格缺陷问题,注意他是个“胖”哥们,这个细节很有意思。

MOTEL甩在身后的镜头第二次出现,是在那位具有高度责任感的媒介者哥们身上的,也可以说他代表的人格特性就是善与道德的一面,而MOTEL代表的意思就能有意味了,到底是胖哥们内心的精神世界呢,还是泛指这个社会呢?不管是哪一种,都有共存与栖息依赖的意味,而它的悲剧性就在于不可逃离,唯有死亡才是真正的逃离。
MOTEL,简直太赞了,怎么能不让人想到Hotel California呢?

   And she said"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她说,在这里,我们都是囚徒。
  of our own device". 为欲望而自我囚禁着。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在主人的卧房里。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他们为欲望的盛宴而聚在一起。
  They stabbed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他们彼此间用钢刀相互挥刺。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但却杀不死心中的恶魔。
  Last thing I remember. 我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就是我拼命跑向大门口。
  I had to find my passage back. 我必须找到来时的路。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回到我过去的地方。
  "Relax",said the night man. 守夜人说“放轻松”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我们不过是照例在接纳一切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你想结帐任何时候都可以的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但你却永远都无法逃离

前面说的杀人犯哥们的人格形象在胖哥们心里得宠也由此可见一斑了,在内心深处,他其实是想让杀人犯哥们逃离MOTEL这个意味深长的地方的,他一共给了俩个人这样的机会,极端的善与恶的代言人,因为在他看来也只有这两人是有资格逃离的,可悲的是,最后的结局却并非如此,无法摆脱唯有死亡,而他们的死亡也正是现实中代表导师人格的Doctor所要的,片首出现的Doctor的那些叉叉已经明确的把他们这两种人格的存在给否认掉了,Doctor的价值观也代表了这个社会的价值观,胖哥们认可的这两种人格之中的任何一种都是不被社会所承认的存在,一种作为反道德的恶被否认掉了,另一种虽然是善与道德的但却同样的不被承认,关于这点片中也有提到的,他说他曾经是警察,但后来这代表道德的身份被取消了,他被否认是因为他生病了,Doctor的治愈是以抹杀他的存在价值为目的的,既然代表善与道德的Ego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那就遵从代表欲望的Id吧。

【D4】Identity的致命ID之处
Identity在心理学上有着“同一性”的意思,从主观方面来说,埃里克森哥们关于自我同一性是这么定义的,“一种熟悉自身的感觉,一种知道个人未来生活目标的感觉,一种从他信赖的人们中获得所期待的认可的内在内信”,当然“同一性”也是有危机存在的,“自我同一感”就是解决这种危机的精神和谐状态了,如果躯体、自我和社会都运行良好,那么,那种心理上的Well-being就会出现了,埃里克森哥们认为从功能的层面来说,这是最佳的心理功能的一个方面,Doctor作为这哥们的门徒,很显然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是多希望能和谐一下胖哥们的ID啊,让他能找到那种Well-being的感觉,问题是到底是哪里运行脱轨了呢?躯体、自我还是社会呢?
Identity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身份的象征了,中文翻译就是根据这层意思来的,挺有意思的,胖哥们的每一重人格作为一个独立身份的存在确实是ID重重,片尾的小朋友ID也挺符合那种致命的意味,ID也是一种缩写,根据老弗的理论ID就是本我,避苦趋乐的它是不怎么理会社会道德和外在行为规范的,作为ID的小朋友,他也只有自我的准则,“Whores don't get a second chance”嘿,这小哥们还挺有原则性的啊!为了凸显他的颇具ID特点的原则性,导演就给几个他的杀人片段,也算是解释了一下最后存留下的他才是真正的杀手一角,虽然这解释有点牵强,ID再怎么冲动,再如何原始兽性爆发也要考虑一下年龄和发育情况决定的力量相差悬殊的问题啊,但是考虑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心理实验,谋杀也是建立在非BODY层面上的,这点基本上也就可以忽视了。

这语言游戏玩的很有意思啊,真有一套,这片喜欢玩这种PUNS还不是一点,譬如说各种出场人格的姓氏就分别代表了美国的13个州,还有五月十四日这个极具代表性的生日,老美的第一个空间站就是那一天升空的,空间站的名字能有意思,叫作“太空实验室”,这片子所讲述的也就是个人格实验的故事,五月十四日出生的胖哥们,他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人格实验室”,还有那高度责任感的媒介者哥们临终遗言对Hooker大姐说的那个“STAY”,可惜作为她儿子的形象存在的ID小朋友没有给她这个chance,小朋友还是给她发牌子了,因为是母亲,所以更无法原谅。
从一开始他想杀的第一个人就是母亲的角色,母亲的车祸正是他的原因导致的,他下意识的认为他的悲剧就是母亲所造成的,始于此那便也终于此吧,所以最后杀的也是母亲。
三个代表母亲形象的角色也都深具意义,第一个母亲是家长权威型的,习惯了从自身利益出发将孩子的他看作是附带品,这点从她在车中的训话和再婚一事可以看得出来,她和那位继父共同孕育了胖哥们的道德虚构主义思想,她不出点状况情节还真没法发展;第二个母亲是诈婚的小妻子,欺骗型的她导致了父亲角色的死亡,所以她是得死的,她的死也处理的挺有意思,在代表道德的媒介者哥们的促使下,她和ID小朋友一起跑向了汽车想要逃离MOTEL,这里可以理解为若是没有“道德”的促使她是绝对会不管不顾ID小朋友的,火化的连渣子都不剩就成了她的结局,看来胖哥们的怨念很深啊,确实,最后ID小朋友都追出来杀第三个Hooker型的母亲角色了,可见怨念有多深了,对他来说这就是个“the Sin of the Mother”的问题,呃...有感于老萝卜哥们那什么“the Sin of the Father”
这Sin,Doctor哥们没找对,但我怎么觉得关于这片的很多评论里也让我难苟同啊—____—
算我扯好了...苟有所感,故而扯呼。
187 有用
22 没用
致命ID - 豆瓣

致命ID

8.8

60992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致命ID的更多影评

推荐致命ID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