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境,小小东京

月半月贰
2009-10-03 看过
      15岁时我遇见星野和莲见,看他们的雪白衬衣逐渐染上暗红堕入阿鼻。诗织的手机挂件一直在高压线上吟哦,就像阳子后来一直戴她的帽子弹《月光》——也许,德彪西要等到老去才有和她一样的光头。

    那年我找到自己的以太只跟自己对讲。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仅只关于我一人而已。
    那年恨不得与全世界对峙,沉沉浮浮反反覆覆一时如溺水之鱼无处皈依。
    那年不再能听古典的醇厚绵长。
    一晃经年,真真是梦里花落知多少。

    再听见一个少年在阴影里奏响《月光》,万籁寂灭,只一小块明亮映射在琴旁。
    而我这里,则晨鸣啾啾,将是日出东方。
    全剧终了,卡司表覆盖最后的人声鼎沸和琴盖阖上的沉闷声响。我甚至想象离开琴房的佐佐木一家,连同准备从战场归来的阿贵欧尼将,都在仰头迎向太阳照耀的方向,表情淡漠清和。
    无论经历过怎样的波澜壮阔,终还是要风平浪静的。
    
    当理想照进现实,老徐坐在门口整夜整夜诉说。我尚不能上升至那种高度,只看到现实侵入理想后大部分人的沉默。临界点在哪儿。
    年少时我最想看到黑夜与白天交汇在何处。后来一直找寻一本叫“DAY MEET NIGHT”的书,意欲窥探如何落幕。我始终很唯心的相信两种事物间必定存在第三空间。就像有那么多人,迷失于理想与现实的国境。找不到平衡两者的天平。国境外,很可能正战火纷飞。
    国境。从大子房间一直延伸到二子房间的直线。向南是消极寡淡,向北,只能决绝。
    佐佐木家,就是个小小东京。是切成四分的圆。爸爸代表墨守成规的上班族和哥哥代表不顾一切的追梦族分据两端,妈妈和弟弟是在现实与理想中摇摆的人们。只是大多数人最后都将不得不屈从于现实,有道是:一文钱逼死英雄。
    我们改变不了什么。做不到某句名言的坦然豁达,至少还可以承担以及忍受。
    但周国平说,我们的接受已经包含着反抗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忍耐也的确是人最大的挑战。即使面对现实。

(据说黑泽清是拍惊悚片的,果然这类导演对光影的掌握炉火纯青到能用其变化作导索,纵以我这等LEVEL E的分析水平也能稍稍说出些门道。明明灭灭间又是几个起承转和。)

    佐佐木一家其实都很能忍的。

    比如佐佐木这家伙,极看重自尊这回事。倒不是好面子。他也只对家人如此。觉得喊他去别的科室重头做起是侮辱了身为总务课长的自己,所以自动离职。向家人隐瞒失业的事实是基于自己一家之主要养家糊口的大男子主义和责任心。恼火于大儿子的不逊,对小儿子管教甚严,说“说出来的话就轻易不能改变”“在孩子面前没有做家长的尊严那还得了”这样的话,更加不会道歉。
    不能否认佐佐木算是个勤勤恳恳的老实人。事事皆不如意的时候还是忍下来,甚至做了最嫌弃的工作。而认识的人中有相同境遇的,已然不堪重负自裁往生。
    如果没有捡到那笔钱,如果没有遇到妻子,如果没有遭到车祸,后来的佐佐木是怎样的?
    他跌进垃圾堆里哭着说“我想要重新开始”时是真的绝望吧?教育儿子要“诚实不欺瞒”的自己却拿了不属于自己的钱,往高里说那就是对灵魂的鞭笞叱责对自我价值的否定,更妄论是在妻子震惊的目光下仓惶逃离?!
    或许那车将从他身上呼啸而过时他真以为自己死了。活着,是不是真的太辛苦。
    然而当他醒来看见依旧晦涩的天空,很多东西却不一样了。死都可以了,还有什么不可以?那一信封的万恶之源丢进失物处,身上那身橙黄工作服也KIRAKIRA得多。恶俗的讲,他经受住道德的考验,自尊得以保全。抗战胜利,从此天高海阔,贫穷也贫穷得自由。
     
(由此请让我再次膜拜导演驾驭光影的功力。恰到好处的时间恰如其分的感情,画面明亮度得到提升,整个一豁然开朗心旷神怡。说句题外话,不知道为什么,香川照之这张老脸明明看起来穷凶极恶,为毛气场无比正直捏。。。)

    当然假如佐佐木家的妈妈不是那么淡定,佐佐木家兴许早就翻了天。其实阿贵大子劝妈妈离婚真的没错啊。这个女人,为人妻则善解人意贤淑通达,为人母则和蔼可亲宽容耐心,且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又有儿子支持,哪里需要委屈自己和个老刻板讨生活,又何愁不觅得好人家再嫁。可她笑的温温柔柔说“这个家没我怎么行啊,而且家庭主妇也有幸福快乐的时光啊”,眉眼满是知足。是不是到了那个年纪的女子,大多能反而超越了接受而变得享受起柴米油盐的生活?甚至不介意欺骗,替丈夫圆了对自己的谎言。
    其中有多少伪装。她大部分时候一个人来来往往,买菜,煮饭,打扫,假装没有愿望,任由生活将自己从如花美眷磨到春去人老。或骗骗自己说是南柯一梦,醒来自会有别样人生灿烂华年。但其实,她要的,也不过是一辆能自动开合的车,予自己一时半会的解脱就很好很好。
    如果没有小偷没有入室抢劫案没有劫持她上贼车;如果她没有见到丈夫最落魄的样子,后来的佐佐木妈妈会怎样?
她终于有机会抛开一切做回自己。敞开车篷油门踩到底,她要一路奔去尽头。忍耐了太久太久。她一直想有什么可以救她出水底,觉得自己快要窒息。她在黑暗里看到海的那头有条很低很低像星星的亮带。那是她的救赎。第一次,她终于能卸下冷静失声痛哭。
然后太阳逐渐从海平面升起,打在她脸上的每一寸明亮,都将带她出离长久的灰色世界。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说起来这组长镜头很漂亮,镜头,光线和OST完美COMPLEX!!)

    我花了好几年时间才终于懂得妥协其实也是种抗争。健二却在他六年级时就已经明白。说着“大人真自私”这样孩子气的话,还是黑犬黑犬放弃了不吃饭也要学习的钢琴,这少年老成的小子,老早就知道这只是战术,叫蛰伏。他始终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做自己认为没有错的事情。他第一个穿越过国境,不曾混淆现实与理想的距离,比其他家人都更早习惯过程中需要作出的牺牲和忍耐,并且似乎不看重后来。而后来的事谁都不敢说。


    我自己难得好兴致,看完电影还能胡说八道乱写一气。仔细想来已经很少会认真去看去写这些东西,事实上,离认真已经好远好远。佐佐木家不过是东京一角,是用着我最欢喜的倔强认真在生活。
然后我想到我的国境好像被丢在了过去。如今端坐在两极,不成气候。也罢也罢。

1 有用
0 没用
东京奏鸣曲 - 豆瓣

东京奏鸣曲

8.1

1855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东京奏鸣曲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奏鸣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