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 (Okuribito)

汐止小镇咖啡馆
2009-10-03 看过
入殓师 (Okuribito)

做为本年度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入殓师无疑赢得了不少人赞许的目光;然而、以往大家的焦点主要放在二位男主角本木雅弘(饰演小林大悟)和佐佐木(NK事务所社长)的精湛演技上。本文的目的在于讨论一些原本大家较少关注,但也十分有意思的地方(如剧本)。最后、如果篇幅允许的话,我还想比较一下入殓师和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 之间的异同。这两部片一东一西,但讲述的都是年轻人对自身及生命意义的探索,两位男主角有着相似的经历(不称职的父亲,不愉快的童年),只不过由于文化不同,入殓师被放在人际关系的框架下,而荒野生存则是在人与自然的背景下思索;二者最大的差异在于,入殓师的情节设计过于严丝合缝,一环往往紧扣着另一环,这给人的感觉就如同苏州的园林一般,美则美矣,但同时也大幅度地失真;“荒野生存”的可贵之处在于,它并不是编剧“编”出来的,而是在真实的事件上做少许更改,故而能引发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悸动。

本片最为人所称道的是演员们出色的演技,本木雅弘和佐佐木就不多说了。除此之外,我认为另外两人的演技也同样不可小觑,一位是中年妇女(和美)的丈夫;另一位是澡堂老板娘的儿子。饰演丈夫的该名男演员,形容消瘦却目光锐利,十足的日本硬汉本色,正是如此的硬汉,当他因妻子的逝去而伤心落泪时,观众也不禁要为之而黯然神伤,令人惊喜的是,该名演员对角色心境转变的诠释是如此地自然而流畅,在那一刻、大家会暂时忘记他只是一名演员,而仿佛剧中的人物就栩栩如生地伫立在我们面前;至于澡堂老板娘的儿子,他在片中的表现大体上只能称作中规中矩,但在母亲遗体即将被火化的刹那,他因懊悔而痛哭着向母亲道歉时,他那哽咽的哭声和哀痛的神情非常自然而传神,相信能引起大多数人的共鸣;或许会有少数观众觉得他诠释的力度稍稍大了些,然而即便如此,应该也是瑕不掩瑜。

除了演员的出色演技之外,此片能征服西方评委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西方惯常的叙事技巧(如插叙、倒叙)及隐喻(石头、大提琴、遗体)得到大量且巧妙地运用。对于西方观众而言,尽管大部分内容和思维方式是新异的,但结构的熟悉性使得他们更容易领略到其中的内涵。

其实,入殓师讲述的虽然是日本的故事,但却融合了一些西方的思想,举例来说,有一个场景是大悟在帮社长清理了已经腐烂的老太太尸体后,回家却疯狂向妻子求欢的画面;对东方的普通观众而言,其中的意涵并非如此地一目了然;然而对于熟悉佛洛依德的西方观众来说,这种因对死亡的恐惧及逃避而引发的性行为(生之驱力)却是再自然不过了。坦白说、编剧在情节的安排上如此学贯东西究竟是好是坏,恐怕也只能见仁见智了。此外、有英文影评说本片有着丰富的哲学意涵,但却没有浓厚说教的意味;不过,在我这个东方人的眼里,片中其实不乏说教的桥段,比如说那一段小林大悟凝视着河中的鲑鱼逆流而上的场景,或是火葬场里老人叙述自己是通往死亡的守门员的片段。

入殓师一片最重要的主题是什么?在我看来,当然是男主角小林大悟对自我认同的探索以及其对生命意义的追寻。大悟对自我怀疑的根源来自于幼年时父亲无情的抛弃,小孩子往往有一种错误归因的倾向,他们会把一切不好的事情都归结于自身的错误;因此大悟很可能一直以来便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是一个坏孩子,所以爸爸才会抛弃我们”。更糟糕的是,一个小男孩要顺利过渡到男子汉,其间必须要以一个成年的男性为榜样,因此大悟的爸爸在和咖啡馆的女侍私奔后,从此、大悟不但失去一位父亲,更加失去一位人生的导师。在他成长的历程里,缺少一个成熟的男性活生生地向他展示:男人的本质是什么?人生奋斗的意义何在?因此他生命里的困顿和疑惑便始终得不到解决。

既然大悟对自我的认同产生怀疑,那么其生命意义的重要性必然开始动摇。这个问题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答案,否则、他的存在也就失去了价值。如果父亲不是大悟生命意义的根源,那么什么才是呢?或者说,什么才可以代替?带着这个疑问,随着剧情的展开,我们情不自禁地和主角一同思索着。

大悟所在的乐团解散了,他决定和妻子一起回到他出生的地方。之所以要回到故乡,大悟给出的理由是:可以节省下房租,在我看来,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没错,他们是负债一千八百万,但在卖掉大提琴后,他们的债务应该已经偿还大半,况且他的老家在一个小地方,他在那里再就业的几率差不多为零。一个成年男子长期失业在家,即使他日后没有当入殓师,名声大约也好不到哪儿去,他难道不知道吗?因此、这个理由的说服力并不是太强。影片中唯一可以当做线索的是小溪中逆流而上的鲑鱼意象。小鲑鱼是在溪流中孵化,然后沿着溪流进入大海,当它们在大海长大并成熟后,它们会根据本能的呼唤,从大海逆流回到它们出生的地方;由于它们在旅途中历经艰险,它们在回到出生地产完卵后,通常便会筋疲力尽而死。

和鲑鱼相似的是,大悟也选择回到出生地繁衍后代;不同的是鲑鱼死了,而大悟最后却由于领悟生命的意义而获得新生。

大悟在老家从事一种见不得人的行业,这件事终于再也纸包不住火了。而当大多数人都知道他在干着卑贱的入殓师工作,甚至他的妻子还因此离开时,他为什么还顽强地坚持他最初的选择?最常见的看法是,大悟此时已经逐渐了解了这份工作的重要与伟大。这样的说法当然是对的,但我认为另一个影响因素即NK事务所的社长,对他的去留应该也起了关键的作用。我们刚刚提到,大悟的成长历程中由于缺乏生父的参与而有所缺憾,而社长此时的出现,则恰恰填补了这一段空缺,并成为他精神上的父亲。故而推断他对社长产生濡慕之情,并且因此而舍不得离开,应该是合于情理的。

虽然在大悟的记忆里,父亲的脸孔总是一片模糊(部分原因是由于当时年纪太小,部分原因是由于压抑及否认对父亲的情感),但父亲存在的痕迹却总是推动着剧情的发展。大悟的父亲在他小时候曾告诉他一件事:人类在发明语言之前,会用石头来代表自己的心情,平滑的表示自己平静,而凹凸不平的则表示对他人的担心。当时大悟和父亲在河边交给对方一颗石头,父亲交给他的是一颗又大又黑而且坑坑洼洼的石头,这表明在他父亲的眼中,生命是如此沉重及灰暗;这颗石头同时也暗示着自己即将离去及对大悟的担心。大悟一直以为自己对父亲是充满怨恨的,然而他却在不经意间,将这颗石头和心爱大提琴一起尘封起来。

是的,就是大提琴。大提琴在这部影片中,有着非常丰富的意涵。首先、大提琴是父亲所喜爱的乐器,大悟之所以学习大提琴完全是由于父亲的影响和要求;然而,从事入殓师这个工作却是出自大悟自由意志的选择。两种职业的转换,一方面象征着大悟走出父亲的阴影,进而逐渐建立全新的自我;另一方面,两种工作之间却又有着奇妙的联系。细心的观众不难发现,大悟长大后虽然如愿以偿地进入乐团,但在乐团里、他就算不是滥竽充数,但是表现平平应该是可以肯定的;然而自从进入入殓师这个角色后,由于领悟了生命的真谛,他在艺术领域上的成就,几乎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到了后来,大悟在帮人入殓时,动作之流畅、优雅,处处充满了如流水般律动的感觉,而此时他的脸庞专注而沉静,确实能让人体会到那种天人合一的韵味。在那一刹那,虽然他手里握着的不是大提琴,但观众却仿佛可以轻易地听到,流淌在四周的庄严生命乐章。

最后,我想要对剧本做一个总结。我发觉、本片的编剧非常善于利用伏笔,并且总能首尾充分呼应。然而、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编剧对于整个情节的过度雕刻及铺陈,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无懈可击,实际上却隐隐约约透露出些许败笔。

随着情节的发展,我们会发觉斧凿的痕迹也愈加明显;比如、澡堂老板娘的去世,依稀便是为了让入殓师这个工作让世人所理解、接受甚至推崇而所做的铺垫;借由帮老板娘入殓,大悟的好友(老板娘的儿子)以及妻子(美香)终于深刻地体验到:入殓师并不是一个大发死人钱财的行业,而是一个帮助死者庄严离去,并且安抚生者的崇高工作。顺着这个思路,当大悟接到他父亲的死讯时,观众也就不会过于惊讶了,仿佛、编剧为了层层披露入殓师这一工作的崇高与伟大,前前后后着实牺牲了不少好同志啊!

借由亲自清理父亲的遗体,大悟发觉父亲手中仍紧紧握着他小时候送给父亲的小石子,他因此重新肯定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当初并不是因为他不好,所以父亲才要离开他们,其实、父亲一直牵挂着他,要不然也不会临死前仍紧紧握住那颗小石子。对大悟而言,这或许算是“迟来的正义”吧!

影片的最后是大悟将从父亲手里拿回来的小石子,放在妻子的肚子上。由于此时妻子已经怀有身孕,因此有人说这个场景象征着父子的传承,也有人说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轮回。在我看来,此景的象征意义在于大悟找回并重新肯定自我,因为那颗小石子当初是他送给父亲的,那颗小石子不但洁白而且光滑,象征着大悟幼年轻快且无忧无虑的生活,然而自从父亲交给他那颗又大又黑并且凹凸不平的石头以后,他那平静且快乐的生活便被彻底打破,而现在、他终于又重新拾回那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宁静生活。

 

 

 
2 有用
0 没用
入殓师 - 豆瓣

入殓师

8.9

46561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入殓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入殓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