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神迦乐小舞
2009-09-29 看过

这部冗长的电影从头到尾让我印象最深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扮演门闩的纽承泽其实就是我童年时代最喜欢的电视剧《花木兰》里的小兵张喜的扮演者,所以时隔这么多年再次见到这位给我儿时带来无限欢乐的演员是非常欣喜和激动的,而且电影看到后来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也从当年那个痞痞的小配角上升到了一位货真价实的实力派演员,当然这是后话。另一处是电影中贯穿始终的一段音乐,每每在情节高潮处或是在人物角色发生冲突之时由弱到强响起,它是我有生以来在电影配乐中听过的最为绝望的旋律,不是说单纯的感伤,更多的是以一种尖锐的讽刺韵律去嗤笑每个遭遇不同且极尽荒谬的悲情人物,却着实将那种面对命运的无力感渲染得更为痛彻心扉。 1989年,正是我出生前的国内躁动不安的那一年,也是两岸开放单向探亲的初始阶段,作为台湾电影新浪潮即将落幕的中国台湾历史三部曲之一,【香蕉天堂】无疑是导演借“解严”时期,台湾电影审查制度逐渐放宽这一时机,通过深刻再现近代外省人沦落至台湾的悲惨遭遇,从而批判国民党在台实行暴力统治,以及传达对白色恐怖的认知与反省这个崭新创作角度的初步性试探。在台湾文学与电影课上,老师说由于这是战后第一部展现该种题材的电影,在对政权批判方面的表现力度无疑是不够大胆的,王童导演更多的是利用黑色幽默式的口吻去展现人物命运的怪诞诡谲,并没有直截了当,将事实一言道明,而我认为正是这一份含蓄的表现手法让观影者的内心在将近4个小时的电影欣赏中一次又一次地随着情节的起伏,将那个悲情年代的点点滴滴更为刻苦铭心地自我理解与消化。 新电影导演作品内容的特征里有这样一条是十分突出的:一些导演敏锐地察觉到时代变动对个体命运的深刻影响,对时代的表现,由战后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延伸到中国台湾一整个世纪的悲情历史。回过头来对照【香蕉天堂】,正是如此。美工出身的王童导演利用写实风格刻画了门闩与得胜这两个主要人物,在运用近代台湾历史搭配细腻环境描述他们的命运时,我们不难分析出在国民政府士兵撤退到台湾直至国民党在台实施白色恐怖政策这一段时期内,得胜展现出了一段一个鲜活的生命如何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思乡之苦,军队生活的性压抑以及国民党对红流的恐慌)而导致的人格分裂,终老一生的悲剧。在电影的后半段,主要再现的从“反攻复国”到“建设台湾”这一蒋经国政府政策的转变时期,门闩展现出了一段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民如何演变成为一名翻译专员,既而拥有家庭,拥有社会地位的啼笑皆非的喜剧。他俩一前一后截然不同却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两段命运相互交织,国民党军官兵早期的“军事转变”向实质上的落地移民这一段带着血与泪的历史得以重生。 另一方面,在外省人融入台湾本土生活过程中与当地人发生的联系无外乎是冲突与友情,而电影在这两个方面显而易见地侧重的仍是后者,想必这也是王童导演的一种乡土情结的另类展现吧。 最后谈谈电影里最深层的主题——探讨对省籍认同的身份与问题。由于电影本身的导演王童之于台湾就是一个外省身份,所以他在这个问题上加入了自己更多的思考。影片最令人无限感伤的片段就是片尾门闩与他的假借身份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李麒麟”的父亲通话的场景。 ”門閂完全被捲入真實的情緒狀態,就像他在與自己的生父交談一樣,聽到母親已經去世的消息痛哭失聲,難以自己。在此高潮戲中,呈現的是雙方受苦、內疚、哀悼、不幸的多重歷史經驗,交織在此刻,一點突破,決堤式的湧現出來。祖父悔恨他無法扮演好父親照顧子女的角色,還得召回愛妻死時不能瞑目的傷痛記憶,來告訴遠方的愛子。門閂不斷的重複 "兒子不孝啊!不孝啊!爹...",他不僅是在釋放他自己無法照料雙親的罪惡感,同時也是在活出他長期壓抑掉的哀傷。受到感傷氣氛的感染,下一代的耀華與淑華,在淚水的交織中,體認到上一代的苦痛,也就在參與中「傳承」了父母親那一代的感情結構。這也就是為什麼本省人與外省人,或多或少,在不同的深度上,接續了上一代的感情結構,成為作為「本省人」與「外省人」的情緒基礎。“ ——摘自台湾电影数据库(http://www.taiwan123.com.tw/song/movie/movie11.htm) 错位的情感,呈现两代人的悲欢,外省人在把”台湾“是认作”他乡“还是”家乡“中摇摆,而残酷的现实却是,请你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台湾就是现实唯一的家乡。 ”大陆探亲的开启,把这代人无法安放的往昔重现,注定要以借来的身份终老一生。” 看到大屏幕上打出的这一句话,无奈只能是一声叹息。

14 有用
2 没用
香蕉天堂 - 豆瓣

香蕉天堂

8.3

19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香蕉天堂的更多影评

推荐香蕉天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