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维多柯里昂。

2009-09-29 看过
          看完教父三部曲那个晚上我第一次听oasis的歌。他们早期的主打Supersonic用及其贴合你心意的唱腔,仿佛爬上你的喉咙呢喃。I need to be myself.关上灯,与黑暗对峙的是那个丢掉一个影子的echo。

 

         每个年轻的男孩心里都会有一个维多柯里昂。

         或许在那个时候大多数孩子还不知道他是谁,或许随历史变迁没人会再想起他。但我相信在心里有个模糊的影子一定可以用这个黑手党早期领袖代替。

          维多柯里昂,永远的教父。

 

          二七年南昌暴动后随革命党人打下江山的烈士牺牲都是为了一个主义。如果我今天把这个主义定义为共产,必遭众人哄笑。但事实上,有两千多万人为了这个主义牺牲。主义必定在某个时代某种气氛下成为一种推手,它甘烈甚于酒精,喷张猛过热血。

          古人心中忠孝,侠义,都可以被这样定义。

          我找不出一个具体形象为维多柯里昂下注脚,他是这样一种主义。年轻,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代,渴望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时代。渴望权利,以及对别人的操控。年轻的时候,谁都会想变成教父。他博爱沉稳,做事干净利落。重情并且救人落难。他不是塞万提斯笔下的斗士,教父是那么真实地存在过。有时候,觉得他的对社会的存在和艾伦金斯堡的处境相似。北岛这么说,他单枪匹马地和王作战......而这种对峙,本身就是一种胜利。教父对于整个美国社会的存在,已经是一种胜利。

           我也想成为教父,我是说之前。

           当高中结束后看了贾樟柯的任逍遥我忽然觉得我的这种想法无碍观瞻,在荷尔蒙刺激下谁都想做王,某个女孩的王,某个班级的王,某个地区孩子的王。或者说,这个王被精神化,成为一种象征,最好的诠释物就是维多柯里昂。

            我的柯里昂已经消失了,整个柯里昂家族在我的精神里已经走远了。

            在你青春里,是否有过许多其他人的影子?无论你是否成功地扮演了他们,但他们终究不是你,你在经过了类似教父等等的一个又一个人后,就像抽丝的蚕扔掉过期的茧,你会重生。

           

 

             古龙笔下也有如教父的人物,流星蝴蝶剑,孙玉伯。

             我喜欢武侠,文笔却独爱古龙。其他人都需炮制背景来写侠,古龙没有,他写的侠才是侠。另一个在我身体里驻扎过的人是他七种武器里的小马。小马用一双拳头解决所有问题,他是有头脑的堂吉诃德。

             其实,这些人都渐渐走出我的生命了。当然,有些人还不走,他们还要陪我走更长的一段路。但总有一天,他们都不会剩下的,到那时候,就是你成长完毕的时候。你会随着一个一个人物的离开而变得更强,他们既然在你的生命里驻扎过,就一定留下过痕迹。

            现在我在怀念维多柯里昂,实质在怀念我的一个过去,一个残篇断章。

           只是我以后一定会找到教父的,还会找回从我生命里走过的每个人。如果你看过失物之书,那就很明白,我会回到那个森林,找回过去。

          

 

              最后,向维多柯里昂致敬。echo.

 
2 有用
0 没用
教父 - 豆瓣

教父

9.3

7172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教父的更多影评

推荐教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