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道主义泛滥”(一):六助之死

Batseid
2009-09-28 看过
    本人平时胡吹闲侃的时候可没有像决定要为这部片子认真写个评论时觉得自己是如此才疏学浅。不过既然决定了又的确花心思写了,不管水准如何,勇敢地发出来接听外面的声音才符合交流─这个动笔的初衷吧。

    不少评论说,这部片子有些“人道主义泛滥”的意味。这种说法在细节上很容易找到论据:比如几个看护半夜在井边为小长叫魂的情节,别的病人不睡了么?简直有点儿像有些国家的“政治正确”了。类似的细节固然是硬伤,但被评为“人道主义泛滥”的原因,恐怕不在这种表面,也许是这部作品要表达的主题和汉语文化有一些距离吧。
    就从最表层的感官刺激说起。最让我目不转睛的,应该是六助之死(那个妻女被另外一个男人分两次夺走的泥金画匠)的特写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作为一个过程的死亡。所谓过程,就是不同于中弹倒地或者病人在床上脸突然地歪向一边的这种瞬间。镜头中只有六助一人,周围没有任何其他人甚至景物:他张大着嘴,全身,或者是整个生命所剩下的最后一点力气都被聚集起来,似乎只为了发出断断续续的沙哑声。说不清他是在挣扎,是在醒悟,还是要倾诉什么。所有的电影语言都着力在那生命的消逝之上,而这消逝又是那么的漫长,让人真真切切地发觉:原来死亡是一个过程,而并不是一个长度可以忽略不记的瞬间。这个长度,也许承载着不同于瞬间的意义在,不只是对生命终结的一个简单宣布。在吩咐保本照看临终的六助时,红胡子对保本说:“人的死亡是一件庄严的事,你要认真看着!”
    然而,这痛苦,这挣扎,这由生之欲生发出来的眷恋,如何谈得上庄严?似乎死亡的庄严,在很多人的心中,只有安心向死的临终者才具有。比如泰然圆寂的大和尚,或者平静剖腹的武士。
     情节继续下去,由一直在寻找父亲的六助女儿之口讲出了这位逝者生前的遭遇。他曾经有着热烈的爱,正因如此,妻女被夺走这一系列打击便给了他更深的痛,甚至令人难以想像出他的后半生是如何在飘零和苦寂走到它的终点─小石川养疗所。这样的一个人,在对生命告别的时候,发出的却不是怨恨。也许在孤独的人生旅途中,他艰难地明了了,抱怨不能救自己;能拯救身陷于人生之断裂的人的,只有爱。但没有人爱他,他只能自爱,尽力去爱这剩下的旅途。然而自爱不仅难以做到,而且似乎总是起不到足够的作用。到底意难平,而如此一生的人在临终时没有抱怨,也应该算是庄严的了。
    说到爱与救赎,这一主题似乎和基督教离得很近。人是需要拯救的,而爱便是拯救的,这大概是基督教的思想吧。而汉语里的仁爱,似乎并不是对别人的拯救,而仅仅是对自己的一种规范。布满仁爱的世界,是大同的,是完美的,是无瑕疵的,是没有裂缝的,是没有人陷在里面的,何谈什么拯救。然而这个乌托邦,也许只存在于经书中的过去,佞臣口中的现在,以及士子诗意中的未来吧。而似乎对于每个真实的人,对于每个人真实的时间,人生的裂缝都是存在的:在一人独处的时候,关于那些裂缝的往事,会轻易地从心底流露出来;在临终这个绝对个人的时间内,更会像潮水一样波次涌来。而面对这由自我经历汇成的洪流时,一个人要如何面对,六助之死便是一种答案。
0 有用
0 没用
红胡子 - 豆瓣

红胡子

8.7

876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红胡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胡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