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狮吼:不能举案齐眉,如何偕老白首

木儿
2009-09-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说到《河东狮吼》,很多人都会想起古天乐那首“来来,我是一棵菠菜”的歌,或者是张柏芝那段“从今天起,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真心……”的经典台词。
电影中,柳月娥最终仰头喝下忘情水,以绝情忘爱来解决困扰她的难题。而电视剧中,柳月娥拦下八王爷的官轿,将陈季常和苏东坡一起告上朝堂,只为争取与男人们公平相等的社会地位。
后者故事中的现实意义,无疑高于前者太多太多。但可惜,电影的关注度远远高于电视剧,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96年的贺岁喜剧,关咏荷凭柳月娥一角奠定无线“古装一姐”的地位。这部剧并不是经典得难以忘记,但多年后依旧为人津津乐道。
故事里的陈季常,并不算是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故事里的柳月娥,也不是嫉妒成狂的刁蛮恶妻。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男女,一对再平凡不过的夫妻。
互托终身,是因为彼此相爱;对簿公堂,是因为相处不来。
直到剧终,哪怕看到陈柳二人真情流露、殉情相陪,你仍是觉得他们二人并不合适。电视剧的情节比电影现实百倍,因为它会告诉你人情的薄弱、真相的残酷。
往昔的回忆再好,他们终究也不了解对方。柳月娥不明白为什么陈季常喜欢终日无所事事,只和朋友吟诗作对,她更加不会懂得才子们美酒配佳杯的风雅情怀。甚至是,她连丈夫爱吃馄饨不爱吃水饺、他最讨厌吃香菜都记不住;而陈季常也不能理解柳月娥严苛相逼的苦心,以及她孤身上告、坚持不懈的烈性,他不明白,她所尽力抗争的,恰恰也是他所竭力争取的,公平以及尊重。

他们的开始,他对她,存的是一份征服猎奇之心;而她对他,也只是感怀内疚之情。
都不是爱情。
在柳月娥的管束下,陈季常再无兴至挥毫的才情,出现在他手里那枝生花妙笔之下的,再不是流传千古的诗章词赋,而变成了冗长繁杂的陈家家规;他也再没了拼饮千钟的豪情,好友为他斟上一杯酒,他都得换成一杯茶。
在柳月娥面前,他不像是丈夫,倒像是儿子。做县令没人做得他这般毫无威信:回家必须走规定的路线,出门必须得有老婆的许可,连请好友上府作客都胆战心惊。凡事不能做主,因为稍不顺意,家中就有一枝青梨杖随时伺候,半夜顶着痰盂罚跪门口更是家常便饭……
凡事畏首畏尾,失尽男儿气概、丧尽丈夫尊严的陈季常,失去了自己。连倾心仰慕他的琴操姑娘都黯然地说,当年的陈季常,已经不在了。
别说是苏东坡,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同情他的遭遇。一个是刁蛮凶狠、不通情趣的河东狮,一个是温婉贤淑、才貌双全的知心人,陈季常的移情别恋是人之常情。
他和柳月娥,是偶然情动;而他和琴操,是相见恨晚。
不然,为何那幅“良日良辰良偶”的上联,始终没有下联相对?
 
在古代,早已默认了三妻四妾的平常。更何况,当那个曾在谈笑间轻松击退强敌的京城才子,被逼成为一个尊严丧尽、卑躬屈膝的老婆奴之后,这样难得被一个温柔可人的红颜知己重新唤回了昔日才情。
当他在晓风居里向夜光杯中重斟葡萄酿,在太白楼头酣畅再书诗章词赋之时,才是真正的他,真正的陈季常。
琴操绝对是个好姑娘。知书达礼、情深婉转,只要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可以不计较任何名分地位。如果她在之前与陈季常相遇,定是人人称羡的一对佳偶。
可惜,那个人不是她,而是柳月娥。
 
原本觉得,陈季常要纳妾是柳月娥咎由自取。
但当她遇到重重阻挠,依然执意上告,最终站在公堂之上严词相对之时,才陡然惊觉这个女子的真正心意。
她的刚烈,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毕生争取的,不过是丈夫的一心一意。只有凶蛮如柳月娥,才敢蔑视什么既定的大宋律例、伦理纲常,也只有她,才敢孤身站在男人们的朝堂上,向他们发出了“凭什么男尊女卑”的铿锵质问。
她在公堂上一番精彩有理的辩驳,连才学渊博的苏东坡都为之结舌。就凭这一番难得的勇气和坚韧,柳月娥也是值得另眼相看的。
然而在那样的年代,这样的质问注定不会得到答案。僵局的结果,是柳月娥毅然喝下皇帝所赐的毒酒,以死来维持自己的心意。倘若这世上真有什么忘情水,倒是件好事。可是没有,情之一字,再苦再伤你都永远会记得。如果要彻底了断,唯有一死。
柳月娥的决绝,震慑了现场所有的人。陈季常的悔,来得伤恸欲绝。他也是个情深之人,否则,终不会为了月娥,而负了琴操,也负了他自己。
世间感情之事,素来便无两全其美。可知团圆美满的结局,也未见得皆大欢喜。
柳月娥争取地位平等的胜利,始终是建立在另一个女子牺牲的终身幸福之上。你看琴操,临行前依旧情意切切,大方地祝福他们,还不忘鼓励陈季常,自己的伤悲只在转身的时候独自流露。
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子,何其无辜?

看到剧终终于明白,全剧所讲,无非是“平等”。
夫妻相处之道,是平等,是相敬如宾。尊重彼此的习惯,体谅彼此的感受,相扶相携,一心一意。
一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倘若不能举案齐眉,又如何能够同偕白首?
社会和谐之理,亦是如此。
 
题外话 关于陈季常
自东坡先生写下那首《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被后人误读附会成一出《狮吼记》之后,“陈季常”三个字就成了“惧内”的代名词。
在苏轼为数不多的传记作品中,有一篇《方山子传》,写的就是陈季常。苏陈二人相交多年,后来当苏轼身陷官场是非之时,陈季常早已抛弃世间荣华归隐山林。
《方山子传》中详细叙述了陈季常的故事:年轻时的陈季常好剑好酒,挥金如土,豪气干云。可十九年后,遭遇“乌台诗案”的苏轼被贬黄州,居然在麻城歧亭杏花村重遇故友。历经变劫的苏轼满怀沧桑,但故友的英豪之气却一如当初,他不禁感慨万千。
昔年二人俱是心怀壮志、豪情相纵,可后来自己在官场中从意气风发到心灰意冷,而故友陈季常本来拥有万贯家财、显赫身世,后来却“弃车马,毁官服”隐于青山绿水之间不问世事,从而依然保持着赤纯的性情。
二人畅叙别情,苏轼惊诧于故友为何在此,陈季常也有同问,当他知道东坡历尽官场沉浮的往事之后,“俯而不答,仰而笑”,盛邀东坡去家中小住几日。
杏花村里,静庵室中,东坡与陈季常小聚了五日。这五日,远离了人间纷扰,只余下恬淡心境。在这里,东坡不仅润泽了自己的心,更仿似为将来的路找到了一个重新开始的方向。而这两人高山流水的知己情谊,也这样流传了千古。
《方山子传》中有言陈季常家“环堵萧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甘于与这样一个淡定心境、雅洁心志的隐士相守一生的女子,自然深明大义、知书识礼,如此,方能夫唱妇随、白头偕老。
故事,终究只是戏说。兹录东坡先生的《方山子传》于后,为陈氏夫妇正名。

方山子传 苏轼
方山子,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朱家、郭解为人,闾里之侠皆宗之。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遯于光、黄间,曰歧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方耸而高,曰:“此岂古方山冠之遗像乎?”因谓之方山子。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陈慥季常也,何为而在此?”方山子亦矍然,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萧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余既耸然异之。
独念方山子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九年,余在歧山,见方山子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方山子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方山子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富乐。皆弃不取,独来穷山中,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佯狂垢污。不可得而见;方山子傥见之欤?
13 有用
2 没用
河东狮吼 - 豆瓣

河东狮吼

6.9

232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河东狮吼的更多剧评

推荐河东狮吼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