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日本第一”

★☆☆☆☆
2009-09-28 看过

    上帝也是会犯错的,你看他不就创造了人类吗?
                                        ——题记1

    规矩是用来服务人、而不是用来烦死人的,可是很多时候,规矩却恰恰被用来烦死人。
                                        ——题记2

--------------------------------------------------

    《钢琴之森》的主题可以是任何一种解释,唯独不是所谓的“天赋与勤奋”——很多人的讨论都止于这点,恕我难以苟同。
    这部作品的真正主题毫无疑问是“独立与自主”,追求自我解放和思维独立,敢于挑战“权威”和“规则”,这才是本片所要表达的核心内容。
    都说“身心自由”,然而比身体自由更加难以解放的,是心灵的自由。

    老实说初看本片之时,我压根没有去联想作者为什么要用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K310来贯穿整个故事,后来看到了我的朋友Ericson_写的一篇观后感(http://www.douban.com/review/2037812/),方知该曲大有来头,放在本片特别具有寓意。
    到了网上查了一下该曲的资料,差不多也就是Ericson_所描述的那样:

    “片中那首贯穿前后两位主角都弹奏的参赛作品——莫扎特钢琴奏鸣曲K310——隐喻了导演的思想,莫扎特这首曲子创作于1778年,此时小莫的身份仍然是一名卑微的宫廷乐师,渴望自由民主的精神使得他最终摆脱了大主教的束缚,做他真正想做的思想意志独立的作曲家,然而,由于时代的局限莫扎特还是死于饥寒交迫之中,K310也成为他挣脱生命束缚、追求理想的代表作之一。”

    莫扎特正因为勇于摆脱命运的束缚,大胆地创新,弹奏出属于自己个人风格的钢琴曲,这才有了被世人奉为经典的K310,可是到了那些钢琴大赛上,K310却成了钢琴手们必须弹奏的死规则,基于自由理想的创新,却被当作不容质疑的权威来束缚他人,这不得不说是一大讽刺。

    莫扎特固然是个了不起的钢琴家,但凭什么必须非得以他——或者谁谁谁——的曲谱,来作为衡量一个人弹奏钢琴的绝对标准呢?凭什么非得弹得和他的曲谱一个样,才能得高分呢?
    我这么说,绝无任何一丝企图去贬低伟大的莫扎特,只是有一点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下,到底是莫扎特>钢琴,还是钢琴>莫扎特,亦或钢琴=莫扎特。
    显然这类观念纯属扯淡。

    孔子没有强迫别人非得遵从儒学不可,马克思没有蛮横地剥夺他人质疑《资本论》的权利,释迦牟尼没有说只有加入佛教才能去谈论佛典,耶酥没有禁止世人信奉基督教的同时不能信奉其他宗教,莫扎特没有规定只有西装革履的人才有资格弹钢琴,更没有规定只有按照他的曲谱来弹奏钢琴才能算是弹奏钢琴。
    可是后世的人们,却用他们的创新,来束缚他人,并且不允许被人质疑。
    是的,他们杰出、卓越,所以他们是圣贤,可圣贤并不是完人。不但圣贤们会犯错,上帝也是会犯错的,你看他不就创造了人类吗?

    《钢琴之森》这个故事,其实正是三个钢琴手摆脱命运束缚的过程,他们都被不同程度地“束缚”着。
    小海不必多说了,刻意的模仿阿字野老师的弹奏风格结果遭到了批评,于是天生叛逆的他,开始寻找自我突破之路,他成功了,他赢得了几乎所有人的掌声——除了几个思维死板、自以为是的大赛评委。规矩是用来服务人、而不是用来烦死人的,可是很多时候,规矩却恰恰被用来烦死人。这场钢琴大赛的评委们,遵守着最为死板的规则,把原本应该是朝气蓬勃的比赛搞得死气沉沉,硬是将一个天才拒之门外,从而收留下了那些遵照他们的意志去行事、却缺乏“自我”的选手们。大赛的狭隘,已经容不下充满朝气的小海。那个在世人眼里高高在上的“日本第一”,在阿字野老师的眼里,只不过是日本第一而已。小海的舞台不该局限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更广阔的天空才是属于他的。
    誉子的情况和小海一样,只是表现形式有所不同。其实观众们都知道,她的弹奏能力完全不在小海和修平之下,把修平视为“威胁”,是她首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就如修平将小海视为“威胁”一样。然而阿字野老师却认为,钢琴其实是不用比较的,每个人都只需弹奏出属于自己的风格即可,还是那句大俗话: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对此就不多说了,不然又得扯出一堆你我皆知的大道理。
    修平是被“束缚”得最深的一个,出身于钢琴世家的他,注定了他不能辱没家族的“盛名”,从小就在父辈的说教下弹奏着沉闷的曲调,成为钢琴家是他必须的“任务”。在修平的内心深处,钢琴简直就是他的敌人,是剥夺了他心灵自由的敌人,为了讨好大人们,他不知因此牺牲掉了多少本该属于自己的时间。弹琴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儿,而只是一种“责任”,那些耳熟能详的大道理——“乐在其中”、“兴趣是最好的导师”、“关键就是要让自己快乐”等等,不知跑到何时何地去了……如果没有遇到小海,不知修平会否真的如他所推断的那样,总有一天会恨上钢琴呢?

    莫扎特不断地自我突破,成了一代名家,他被后世人视为“权威”和“真理”,神圣得“不可侵犯”。
    于是乎,某某钢琴手这段莫扎特的曲调弹得好,那段贝多芬的曲调弹得妙……
    搞了半天,除了复制与模仿,还是复制与模仿。殊不知莫扎特们并非天生的。
    然而实际上,所谓的“权威”不也就像世界纪录,是为了被挑战而存在的吗?所谓的“真理”,不也是经受了一次次的验证,才能证明它的正确性吗?
    没有对华罗庚的挑战,何来陈景润的数学定律?没有对亚里士多德理论的纠正,何来咖利略的铁球落地?孟子尊敬孔子而不盲从孔子,朱熹则将孔子奉为零缺点的神明,所以孟子能够成为孟子,而朱熹则只不过是朱熹。
    真理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被质疑,因为它驳不倒,所以不怕被质疑,反复验证只能证明它的确“驳不倒”,只有伪真理,才会害怕被质疑。
    曲谱正和文学一样,是积累了各种生活经验,才被不断地创新出来。狄更斯不是马克吐温,歌德也不是凡尔纳……正因为有了百家争鸣,文学的世界才会精彩。我并不懂得钢琴,但我认为音乐也是如此。

    音乐本来就是开明的、无国界的、没有死规则的,而贝多芬更是以一曲《命运交响曲》提倡人们不该被规则绑绑得死死的……音乐是为了丰富人的生活而存在,而不是为了成为一种负担。不断的创新才是音乐生命力的来源,难道不是么?

    《钢琴之森》这部作品我已经看过好几遍了,它带给我的感动绝不是很多人所说的“天赋与勤奋”,而是那种自我超越、追求独立思维的精神。


附1:片中的《致爱丽丝》

    小海说到他老妈的八音盒播放的曲子正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我想这个情节具有一定的隐喻。
    关于这首曲子,网上的资料如下:

    “伊丽莎白·罗克尔是德国的女高音歌唱家,也是男高音歌唱家约瑟夫·奥古斯特·罗克尔的妹妹。1807年,14岁的伊丽莎白跟随哥哥来到维也纳,很快就被贝多芬所接纳,成为他身边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伊丽莎白后来嫁给了贝多芬的朋友。贝多芬在创作这首乐曲时,两人保持着亲密的友谊,显然这首曲子是献给她的。那段时间里,在贝多芬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叫爱丽丝或伊丽莎白的其他女子,爱丽丝是伊丽莎白的昵称。可以确认的是,贝多芬十分喜欢她。”


附2:《钢琴之森》的主题不是天赋与勤奋!(文:Ericson_)

     http://www.douban.com/review/2037812/

8 有用
8 没用
钢琴之森 - 豆瓣

钢琴之森

7.9

1830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钢琴之森的更多影评

推荐钢琴之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