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撰组及其他——从《浪客剑心》说起

囧囧
2009-09-23 看过
养狗可以用饲料,养人可以用金钱,可是壬生之狼,却没有任何人养得了。
                                                  
                                                                        ——《浪客剑心》斋藤一 语
  

 
冷漠的脸庞,深邃的眼眸,修长的身躯,如鬼魅般骇人的刀法,当斋藤一说出上面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这辈子我是永远无法忘记这个人物,以及这个曾在日本的历史上留下动人传说的组织——新撰组。
 
明治11年,东京下町的繁华街头走来一位红发的俊美男子,双眸清澈,脸上带着十字刀疤,腰间悬了一柄长长的无刃刀,步履稳健,笑容温和的如同一抹阳光,这个男子的名字叫做绯村剑心,或者,他的另一个名字更能够代表自己的身份,拔刀斋。
 
是的,他就是拔刀斋。
 
那个幕府末年,为了明治政府开创新天地,而斩杀千人,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人斩拔刀斋。
 
和月的故事就从那条长街缓缓铺开,神谷活心流的阿熏,武士后代弥彦,赤报队幸存者左之助,惨遭火焚的志志雄真实……还有,新撰组的三番队长,斋藤一。
 
新撰组,讲到那个动乱疯狂的时代,怎么可以不提到有壬生狼之称的新撰组?他们出神的刀法,他们坚持的信念,他们创造的神话,还有他们年轻的生命,那为了幕府而展开的一场场厮杀,流淌的一次次鲜血,逝去的一条条灵魂……我可以讨厌日本,讨厌大和这个自大的民族,可是,又怎么能够狠下心肠,去讨厌新撰组呢?
 
那些人,本该幸福的活着的呵。
 
然而,他们却早早的离去了。最可悲的是冲田总司,这个剑术高超的美少年,有着天剑之称的一番队长,若是注定要死,他也该征战沙场,像个英勇的武士般倒在殷红的血泊里,让那场战争永远刻下自己的名字。可是,他却缠绵病榻,最终死于那场可怕的肺结核。
 
如果说,英雄应该有英雄的死法,那么土方岁三就要幸运许多。
 
毕竟,他是为了幕府,为了新撰组的荣耀而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直到枪声响起,这位年轻的“鬼副长”,才缓缓阖上从此再也没有睁开过的双眼,在他的心里,一定有许多不舍,许多的遗憾吧,因为,他的理想还没来得及实现啊。
 
随着那记残忍的枪声,倒下去的不仅是土方岁三,还有整个新撰组。
 
假若新撰组的存在一开始就是个悲剧,那为何还要有池田屋事变的辉煌呢?那个时候,他们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可是后来呢,大家一个一个的死去,新撰组的神话一次一次的被打破,组长进藤勇被明治政府捕获斩杀,那个时候他才三十三岁,是新撰组中年纪比较大的一个,十番队长原田左之助死时二十九岁(又有一说他没死,后来远渡中土,成了山贼,这个说法很有喜感),藤堂平助二十三……可悲吧,都是些年轻鲜活的生命呵,却无端的成了德川幕府用血染成的陪葬品,成了维新志士达成政治目的的踏脚石。
 
可是所谓维新,谁又敢说那不是另一个幕府时代的开始呢?
 
留下来的干部恐怕只有斋藤一与永仓新八两个人。
 
永仓新八,二番队长,他后来脱离新撰组,自创靖兵队,继续打击维新志士,幕府失败以后,遭到大赦,据说后来在一家武馆教授剑术,死于1915年(大正4年),享年77岁。
 
在新撰组所有成员中,最喜爱的人莫过于斋藤。传言他是个极其神秘的人物,一生中换过三次名字,而关于他的历史记录就只有寥寥数语,有人揣测他的资料是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被故意销毁,想来也是极有可能的。
 
毕竟,他本是一个暗杀者啊。
 
幕府推翻后,他化名藤田五郎,进入东京警事厅为明治政府工作。在这一点上,许多人对他的人格产生了疑问。
 
在中国,“忠臣不侍二主”是自古流传下来的铁律,有节气的人就应该“从一而终”,如岳飞,文天祥之流。尽管在如今看来,他们的做法实在是有些愚忠之嫌,然而大多数人的心目中,这依然是一种美德。相比之下,斋藤一就好象“朝三暮四”了许多。
可是谁又知道,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要秉持自己的信念呢?
 
——“不能始终贯彻自己信念的人,无论是生是死,他的人生都是一场悲剧。”
 
——“恶即斩,至死方休!”
 
在他的心目中,什么都不重要,幕府也好,明治也好,只要是能带给人民幸福的,就是正义。
 
——“狼就是狼,新撰组就是新撰组,杀手就是杀手,对吧,拔刀斋?”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新撰组的荣耀啊!
 
虽然时代变了,那些人都已经远去,可他依然执着的佩带着日本刀,要让新撰组的精神在维新政府也能够延续,因为,这个混乱的时代,还需要他们呵。
 
再后来,他从警界退休,成了一名女子高校的校工,想想也真是有些悲哀呢,少年时叱咤风云的新撰组三番队长,居然成了一名毫不起眼的校工,从他身边经过的那些年轻的少女们,又何尝知道这曾经是一位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呢?
 
不知道在那个时候,他的心里是否也有那么一丝苦涩?如果当时胜利的是幕府,是他们新撰组,那么此时此刻,一切都不同了吧?或许,他的身边正围着许多同伴,那个有着纯净如孩童般笑容的清秀少年,会不依不饶的叫嚷着“阿一,阿一,我们来比剑吧……”,还有近藤勇,土方岁三,山南敬助,原田左之助,藤田平助,市村铁之助……
 
这些家伙,不知道变老了,会是什么样子呢?
 
记得看过一篇《浪客剑心》的同人小说,结尾好象讲到斋藤与永仓新八两人一边翻看伙伴们的画像,一边回忆他们过去的容貌,然后新八说:“斋藤,你觉得奇怪么?这些人居然都已经死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几乎是鼻子一酸,是啊,这些人,明明感觉还活在身边,可是,他们都已经死了呀!
 
在另一部以新撰组为主题的作品《新撰组异闻录》中,开场气氛显得十分轻松。
 
十五岁的市村铁之助扛着告示牌,吵吵嚷嚷的叫着要加入新撰组,然后机缘巧合,在冲田总司的帮助下,终于成了新撰组的一员,副长土方岁三的小侍。
 
故事到这里,我以为一切都会沿着“铁之助成为小强”之路前进,那么整部作品就将成为典型的热血励志少年漫画,故事轻松活泼,情节有趣搞笑。
直到吉田的出现,我才知道,我错了。
 
果然,阿步死了,死的那样凄美。吉田也死了,那一晚,池田屋的血光笼罩了京都的整个夜空,壬生狼的名字从此惊艳于历史。看到铃抱着吉田的头颅,用一种带着奇异哭腔的声音说“老师,我们回家吧……”的时候,我第一次为新撰组以外的人死去而感到心酸。再后来,总司染上了肺结核,伊东加入新撰组,使得新撰组内部产生分裂的危机,新八和斋藤相继离开……一切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一切了……
 
据说最近还会将这部作品的第二部TV化,如此悲情灰暗的场面,真不知该期待还是该叹息呢。不管怎么说,就是不忍心看着总司看着土方看着所有人在自己的眼前一个一个死去,他们那些人,就好象是自己的朋友,亲人,看着书便仿佛看着他们走过一生,无论哪一个离开,都会牵扯心底的那一抹痛。即使那个人不是最心爱的斋藤。
 

 
还有必要一说的是那部大河剧,《新撰组》。
 
在看这部电视剧之前,曾在网络上看过一篇不错的评论文,说是小田切让饰演的斋藤一扮相俊美,颇有惊艳之感。当时大为心动,马上从某论坛down了后面几集,千呼万唤,终于在一个月高风黑的夜晚,这位神秘的斋藤大人突然登场,还兀自头戴斗笠半遮面,语调冷酷沉稳,果然惊艳之极,刺得我双目为之疼痛,却又忍不住要多望他两眼。
接着差不多用baidu搜索了整整一个星期,翻遍所有关于新撰组的论坛,终于断断续续的down了24集,然后花了2个晚上,反覆看了N遍。
 
只能说,小田切让确实让我的视觉好好享受了一把,俊朗的外形,精湛的演技,几乎完美的演绎了我心目中的斋藤一。
 
看着寒冷的刀光在空气中挥出一抹幽蓝,映照在他冷漠的面庞上,耳旁响起的是那段他与总司的对话:
 
“杀人并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所以就应该后悔?”总司疑惑地问道:“斋藤的话,杀人时是什么感觉?”
 
“既不会开兴也不会后悔。”
 
“难道没有一点感觉?”
 
“你在吃饭的时候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么?对我来说,就是这么回事。”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去,萧索的侧影仿佛一匹行走在黑暗中的独狼,落寞的让人心疼,而小田那双深邃忧郁的眼眸又恰倒好处的诠释了斋藤的冷漠,孤僻,他总是游离于所有人之外,独自静静地躲在一个角落,一言不发,要么擦着刀,要么雕刻木头,甚至是睡觉,平静的感受着周围人的喜怒哀乐,除了一直坚持的信念,好象什么都与自己无关。
 
就像他所说的,我不在行,一帮子人一起饮酒作乐。
 
我也难以想象,《浪客剑心》中连点烟动作都酷到掉渣的斋藤,跟一群人一起谈笑风生
会是什么感觉,或者,就不会那么喜爱了罢。
 
可这世上不会有天生孤独的人,哪怕是斋藤,兴许,他也在期待那一份属于自己的信任与友情呢!
 
那次进藤派与芹泽派的人比赛相扑,当斋藤最后赢了又三郎的时候,左之助与新八高兴的抬起他,众人围着笑啊闹啊,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斋藤笑的如此欢畅,他的笑容就如同寒冬里忽然吹过的暖风,原本莫无表情的面庞居然显得这样生动,除了几分可爱的腼腆,似乎还带着一丝孩子般的单纯,快乐。
 
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浑身散发着杀手气质的男人,除了拥有一身骇人的刀法,阴沉的个性,竟然也是懂得笑的,而且还笑的这么好看,这么迷人。
 
相比之下,该剧的其他演员就没有这么抢眼了,笑。
 
香取慎吾所饰演的进腾勇扮相一般,演技也算到位,只是颇有些刘备的感觉,温文有余,狠劲不足,大有惺惺作态之嫌。
 
好比土方和山南强烈要求暗杀芹泽时的那一段,他明明知道芹泽的存在对新撰组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心里也确实有意铲除芹泽,但表面上还要作出万般不忍的样子,甚至眼眶通红的掉几滴鳄鱼之泪,到最后,还不是对井上说“我已经变成了鬼”,并且用恩人的口吻命令斋藤放弃保护芹泽,理由只是一句“你的刀今后只为幕府而战”。
真是可笑!
 
土方岁三的扮演者长相倒是清俊秀气,可惜气势全无,完全找不到“鬼副长”迫人的威严,若由他来饰演藤堂平助,可能感觉会更好一些。
 
此外,出演冲田总司的就是《大逃杀》中担纲男一号的藤原,刚出场时给人一种十分清爽的感觉,一派稚气未脱的纯真少年,眼眸清澈,纯净如水,既没有斋藤的冷酷漠然,也不见永仓的沉稳内敛,更没有山南的冷静智慧……他就是那样单纯,单纯到让双手染满血腥的芹泽妒忌的想要毁掉他。
 
“只有从来没有杀过人的人,才会有这么美丽清澈的眼睛呢。”
 
“我讨厌美好的东西,所以只想毁了你。”
 
芹泽的语调十分低沉,莫测高深的表情让人分不清他对眼前这个可爱的少年究竟是厌恶还是喜爱,或许,是有那么一点羡慕。
 
杀人杀的那么多,那么久,那么不留情,也感到累了吧。是该停手为过去深种的罪孽忏悔不已,还是继续挥刀斩杀呢,芹泽呵芹泽,你曾有过半点这样的犹豫么?
 
仔细想来,他跟斋藤两个人还真是有些相似。
 
同样都是为了生存而杀人,杀到只剩下麻木,却怎么也杀不了心底的寂寞,于是一个变得阴冷孤僻,一个变得高傲乖张,让旁人难以亲近。
 
——究竟是他们错了,还是时代错了?
 
原田左之助的扮演者也曾在《大逃杀》中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没想到酷酷的他居然也能将原田这样爱闹爱笑的角色信手拈来,倒真叫我大吃一惊了。两个字,喜欢。
 
永仓新八这个角色是不能拿来跟《新撰组异闻录》里的那个小屁孩做比较的,一个沉稳内敛,一个可爱搞笑,不能说永仓演的不好,只是动画中的那个新八已经更早一步的走进了我的视线,我更乐意相信新八是一个快乐的孩子,爱跟原田一起打闹,一起作怪,尽管动画到了最后,他的眼神也逐渐沉重起来。
 
这些人,不论演员如何,我都是爱他们的,爱扮演者,更爱这个曾经在日本的历史舞台上轰动一时,现在仍让许多人魂牵梦萦的组织,那面血红的诚字旗,那一身水葱色的衣衫,是我此生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象。
  

 
人生五十年,
与天地相比,
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
梦幻似水,
任人生一度,
入灭随即当前。
此即为菩提之种,
懊恼之情,
满怀于心胸。
汝此刻即上京都,
若见敦盛卿之首级!
放眼天下,
海天之内,
岂有长生不灭者!
  
借用织田信长最心爱的《敦盛》来结束这篇文章,人生五十年,岂有不灭者,新选组在历史中存活的时间或许连五十年都没有,然而它留给后人的怀念,又何止区区五十载?
9 有用
0 没用
新选组 - 豆瓣

新选组

8.6

301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新选组的更多剧评

推荐新选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