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影《三里洞》的讨论

民间.乡愁
2009-09-17 看过
《三里洞》作者林鑫,是一部长达三小时的黑白电影,这是一些由老矿工的讲述为主体的纪录片,这些老矿工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们是五十年前从上海到陕西铜川的煤矿采煤的。
当年,还是毛头小伙子的他们,被上海市干部的花言巧语、被党的光荣号召动员到了煤矿,到了那儿才发现一切皆非所言。于是有人想到了逃跑,结果在列车开动前被抓了回去,这就有点象山西的黑砖窑里的少年劳工的遭遇了。不过若是逃回去下场更惨――后来有几个人费尽周折逃了回去,回去才发现他们的户口都已经被注销了。在当时的中国上海,口粮都是定量供应的,他们在自家在亲戚家蹭饭吃,都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于是只好灰溜溜的又回到了铜川当矿工,连为祖国献身的光荣脸面都丧失了。一代人的命运就这样被注定了。
因为电影太长,放映完毕已是怨声载道。
主持人说: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无论是什么样的想法,都可以真实的表达出来。――反正作者也不在。
大家都推举主持人先说,因为他是一个主流媒体的编辑,大家可能很尊重他的职位吧。他还要谦虚一下:我还是不先说吧,我当然有自己的看法,但我怕说出来……
我刚好坐他旁边,我说:没事,你说吧,我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于是他开始说了,带着有所保留的给作者留着面子的口气。到底是在主流工作的人,做任何事都留有分寸,透着人家有修养的劲。他说:我只是从纯技术的角度说几个关于这个电影的硬伤,首先,就是这个片子的表现形式太单一了,从头至尾都是那些矿工在那儿讲述。另外一个,就是结尾的时候,加了一段作者自己的朗诵,非常主观的表达作者自己的感情。这是纪录片的大忌,纪录片应该是站在一个绝对客观的角度,应该是真实客观的纪录,而不应该加上自己主观的抒情。
旁边就有人附和,说的确太长太沉闷了,作者难道没有考虑到观众的感受吗?
一个曾经见到过作者的人说:在此次云南影展上,很多人都跟作者提到过这个,但是作者好象并不接受观众的意见。
一个人简直因为片子的沉闷和长度而非常气愤了,他说:他看到中途出去下楼买了些吃的东西回来,回来后发现片子几乎没什么变化,只是换了另一个被采访者在讲述。他听说作者对别人意见的态度,就气愤地说:既然他把片子拿出来,就应该对观众负责。
我说:他不听别人的意见是很对的,一个人做自己的作品,根本不需要对观众负责,他只需要对自己的心灵负责。
这引起了更大范围的愤慨,几个人同时抢着说话了:他又不是拍给自己的看的,他当然要对观众负责。他当然要尊重观众的意见。
我说:那他也许是对另外的观众负责吧。沉闷是沉闷了点,看你想从片子里看到什么?想找到娱乐、快感,还是好莱坞的节奏?我想看到的是最真实的东西,是从这种真实里看到人本身,我看到了,所以我觉得片子很好。
我想起我上学的时候,老师讲一本电影理论:虎头,猪肚,豹尾。想起来挺好笑的。我们都被这样作品把口味给同化了吧。
于是讨论到作品的思想内容。一个年纪很轻穿得象刘德华的帅哥说话了:这个电影里写到那些矿工苦难的生活,写到他们现在的处境依然很坏,我想说的是,无论任何条件下,都会有人脱离那个环境出人头地,他们之所以还在那样的处境,说不好听的话,只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本事。在这时,我想跟大家说一下涛涛。涛涛当初从清华毕业后在XX地,那也是中国的边疆,他施展不了自己的才华,后来他认识了一个高干的子弟,经常到人家去走动,也算是套关系吧,后来才走了出来。人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有超出他人的才能。
我听了半天才知道他是在说胡XX。什么东西,大家讨论艺术作品,他说起什么涛涛来了。显然是要把这位涛涛当成全民的榜样。难道让人人都做一个投机的商人或政客吗?
我打断他说:任何时代,任何境遇都会有人出人头地,那我们就没有必要讨论社会公平,讨论人权、自由。你看慈禧的时候还有曾国藩,八股取试的时候还有纪晓岚呢!
可是有一个更年轻的人很认真的从桌子对面问他:你说怎么才能有超出他人的才能呢?
好,这都要改成财富大讲堂了。
是啊,在人人都怀着一个发财的梦想,怀着一个出人头地的愿望想要超出他人的心态下,谁有兴趣听着那些老矿工讲述他们的历史呢?大家看一个片子,是想学会他特殊的拍摄技巧,他用了这个办法,也可以换得同样的所谓成功。他看片中的人物,是想看到人物的特异之处也好学到点本领去出人头地,或者受到人物精神的鼓励,目的当然还是出人头地。这就是一切的目的。还有社会关怀者从中发现了社会问题,立刻想到他们应该通过什么渠道解决这些问题,民政局,还是中华全国总工会?或者是,在中国目前的国情下,这是无法解决的,因为无论民间资本还是国家财富,都不离开底层民众的牺牲。因为党解决了全国十几亿人民的吃饭问题,这就是了不起的成就。
没有人提到在这部电影中那些有关于心灵的细节。
片中的一位老人讲到一个已经死去的矿工,逝者便是作者的父亲。他说:你爸他苦了一辈子啊。有一天,我下班去食堂转一转,看到他一个人在喝酒,要了一盘牛肉。他一个人在吃肉,喝酒。我对他说:酒是凉性的,牛肉也是凉性的,这样吃对身体不好。他叹了一口气说:唉,吃吧,吃吧。后来我知道,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患了结肠癌。
这让我想起自己的父亲,也想起那些在苦难中生活的人。一个人就算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也是有心的,他的心也是会疼痛的。一个人也许自己可以出人头地,逃离这可怕的生活,可这并不能改变另一些人依然在痛苦中生活的现实。如果他有良心,但愿他记得这种苦痛,如果他有能力,但愿他能改善他们的生存,但更多的,可能是他开始与强权和暴力结合在一起,他为自己的成功而沾沾自喜,然后说,是他们自己不争气。
一个劳动者,一个最普通的劳动者,是谁在左右着他们的命运?又是谁在左右着我们的命运?
那不仅仅是制度,更多的是我们的心在做怪。如果不是那些当年的上海人,也会有别人承担这样的命运,因为那时没有人想到矿工的安全和生活质量,大家想的是出煤,是国家建设。而现在,一个矿主可以为了几百吨煤,让矿工去明知有危险的井下采煤。他衡量着死亡赔偿和经济利益的得失。这都是我们的心在做怪,是欲望在做怪,也许就是那个出人头地的目的。
还有片中,几个小孩站在废墟上吃零食。还有两个小孩在路上相遇了,他们莫明其妙的打了起来。
童年生活的地方会在一个人的心中留下永久的记忆,无论那地方是甜美的花园还是荒凉的废墟。
5 有用
0 没用
三里洞 - 豆瓣

三里洞

7.9

19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三里洞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里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