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宇宙会好吗?

姜海滨
2009-09-17 看过
1918年11月7日,梁济要出门去彭诒孙家的时候,遇到儿子梁漱溟,这个时候,梁漱溟已经以一篇《究元决疑论》被蔡元培聘为北京大学“印度哲学概论”、“儒学哲学”课程的老师。梁漱溟是来与父亲讨论关于欧战新闻的。“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济问道。梁漱溟回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梁济说罢就离开了家。三天后,梁济留下一篇《敬告世人书》(其中面对当时崇尚西方,打破传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局面,发问:“一切法度纲纪,经数千年圣哲所创垂,岂竟毫无可贵?”),投净业湖自尽。这一天,距离他的六十大寿只有四天。
人的认知结构决定了人对所处的世界和对自身意义的解释,并在这一基础上引导自己的行为,而生物的认知结构中自然的有一种机制(比如人脑中的镜像神经元)可以用来区分同类和异类,这是人类能够具有他心理解力的生物基础。但进化的过程是缓慢的,这种机制受到形成这一机制的特定生存环境的影响(现代人的大脑形成时期在约一万年前),主要解决的是小范围内的人群协调问题,比如越是具有基因相似性的越容易相互理解和相互帮助,亲缘的远近决定了合作的可能性(哈耶克,《致命的自负》)。而当人类的活动和交往范围逐渐扩大,远远超出亲缘范围的时候,必须有其他的机制来对原始的适应机制作出调整,图腾、宗教、伦理、法律、道德等等各自在不同时期发挥了作用。
虽然人类在超越原始的人际关系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人类毕竟是进化过程中的半成品,人仍然很难克服自身的许多弱点,更困难的是有些情况下这些弱点也表现为优点,比如理性与感情。不论是科学技术(理性思维)还是原始宗教以及迷信(非理性思维)都是人认知结构的一部分,用来解释现实世界。而在这些内部自洽的体系指导下,伴随着来自环境的各种信息的冲击,人的认知与行为也经常会发生扭曲,在它们的感召下做出损害异类甚至损害同类的事情,但是这一认知体系本身的自洽性要求使得人对自己的行为的正当性很难产生怀疑。
好在人类的认知结构是一个开放的不断学习和调整的体系,当外在环境发生变化,社会发展,人的行为与意义(对行为的解释)之间的关系出现一些微小松动的时候,人要对自己的认知结构做出调整,通俗的讲人会反省。反省是痛苦的过程,这是一种道德的纠结,是一种认知失调,是一种天人交战。而当这种反省受到外界强烈的刺激的时候会加速完成,因为将矛盾归于外因比归于内因更容易被人接受。正是人在一次次的面临重大抉择时不断做出的反省促使人类不断克服自身的弱点,不断解决自然给人类出的难题(大脑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所以人也在与自己的大脑中的一些思维定式做斗争),社会才得以存在和进步。
阿拉巴马州长乔治华莱士“segregation now, segregation tomorrow, segregation forever”(今天(种族)隔离,明天隔离,永远隔离)的话近在眼前余音绕梁,而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巨大的转变。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仍然面对着很多看来难以解决的民族之间的隔阂和冲突(包括中国)。一方面我们看到文明取得一点点进步是多么的艰难,另一方面又看到,不管多么艰难,人类总在努力用自己的心智应对自己的问题,虽然人的弱点使自己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这部近年来难得一见的超级震撼的电影,从头到尾都充满紧张、纠结、天人交战,似以隐喻的方式问出来梁济的问题,只是变成了:“这个宇宙会好吗??”

最后向推动人类打破樊篱、促进融合和进步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2 有用
0 没用
第九区 - 豆瓣

第九区

8.3

36025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第九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九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