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的佐罗和粗糙的柴可夫斯基

贝迦
2009-09-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此文成文于2005年12月)

明明知道看这个电影会有失望的危险,但我还是鬼使神差地去了。
结果呢?也不能说是失望,因为我还有理由可找:比如不是原声啦,比如自己看的不专心啦,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但有一点是我绝对失望的:那就是这个片子太过干净了。画面清晰无比,视觉就是一切。一切都仿佛被修剪过一样,就连漫天飞扬的尘土也会有棱角。也许导演成功了,他意图把我们带入一个他营造的世界里——可他对于我却彻底失败了,因为我无法进入他的世界——这个干净地有点虚假的世界。

我把原因归于他的叙述。他需要讲一个故事,讲一个我们爱看的故事。画面和情节是他的两大法宝。没错儿,他就是这样判断观众的,观众需要“美”的画面来享受,观众需要“曲折”的情节来忘记自己。可是为什么,我更喜欢《小山回家》那样粗砺的画面,可是为什么,我更喜欢侯麦电影里两个女人只是站着谈话,好长时间,只有风吹过绿色的葡萄园。

急于叙述乃是现代的一大特征。你去看那些被低俗的流行音乐喂养长大的人,如果一首歌曲开始了一分钟以上歌手还没开唱,他们就会不耐烦,问:这是啥呀?到底唱不唱啊?他们所希望的,是一首歌曲像一次焦灼不堪的偷情——迅速地进入主题,迅速的达到高潮,然后草草地收尾。叙述很快就完成了,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度过这段难得消遣的时间——生活已经足够复杂,让我们在叙述中放松一下吧。

而有一些电影,有一些艺术,并不急于叙述,并不急于喷射。它们或显示出一种优雅的从容,或显示出一种作者与作品的紧张关系。但这些东西却能直达我的心灵内部,让我能够在每一个瞬间都能体察到自己的被打动。

他们是抒情的。他们也许嗓子不好,歌声不优美(比如BOB DYLAN),但他们是抒情的。当年柴可夫斯基的《悲怆》在莫斯科上演的时候,有的评论家说它是“粗俗”的——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是说我的大师太过粗糙,不事雕琢。但是,恰恰是这个粗糙的柴可夫斯基,书写了真正的俄罗斯,书写了19世纪最后的浪漫。
1 有用
2 没用
佐罗传奇 - 豆瓣

佐罗传奇

7.0

2789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佐罗传奇的更多影评

推荐佐罗传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