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20世纪和可怜的少年

kylegun
2009-09-15 看过
《20世紀少年》,浦沢直樹自《怪物》后的又一野心大作,其怀旧及庞大的世界观设定,感动过无数已经悄然老去的摇滚爷们,也感动过每个曾经在童年妄图拯救世界的大龄青年。话说,史提芬金似乎颇为擅长描写深刻永久的童年友谊,其经典改编的电影,无论《伴我同行》、《小丑回魂》还是最为失败的《捕梦网》,都让人强烈感受到了一种对过去时光的追忆和热情。这是很可以理解的,因为在那个充满梦想去拯救世界改变世界的岁月,通常总能结识到最知心的朋友。浦沢直樹很好发扬了这种史提芬金风格,顺便配上自己对人性二元论深入探讨的喜好,直接将故事的反面角色设定成一个名为“朋友”的神秘人物,此人盗用了主角们童年秘密基地的符号,成立了一个充满阴谋与恐怖的庞大组织,从邪教般的催眠鼓惑演变至入阁专政统治日本,并逐一实现着主角们小时候闹着玩所写的世界末日《预言书》;于是,早已分散在各行各业、许久未联系的童年好友重聚一块,被迫重拾拯救世界的梦想,历尽艰险,游离在现实和回忆中,只为寻找并解决掉这个用大家童年幻想来作恶非常的“朋友”。《20世纪少年》取名自七十年代美国T-REX摇滚乐队的经典曲目,故事完全在向着人类首次登月、爱与和平摇滚乐昌盛、以及对未来充满激情希望的年代致敬。该漫画的出现无疑为逐渐被青春期问题所弥漫的日本动漫界重新注入了理想主义光环,并延续着《怪物》中泛政治集体无意识、暗示催眠、心理分析等元素对人性社会性做出了进一步独到诠释。虽然最后有点收不住尾,但其中关于梦想、友情的刻画以及其扣人心弦的叙事节奏,已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其庞大世界观在故事逻辑上的漏洞。

无奈的是,电影改编,因为时间限制所删减的大部头人物旁支情节,以及导演对大场面控制的生硬做作,都使主线单薄得来严重放大了其中各种弊病。于是,一部本以严密剧情为卖点的作品突然变成脑残非常,而没看过原作的观众也多会因为其中人物众多而看傻了眼。即便演员基本都是日本一线演技派,第一集中光是名气大的就塞了三百多个,出场时间一平均下来能发挥的余地也够呛。第二部更是让几个偶像派担大梁成了主角,其日剧中的各种夸张做作习惯皆暴露无遗,看着难受,更大层度的剧情删剪和修改使故事幼稚到小学作文水平。然而,作为原作的忠实读者还是会等待第三部终结篇的到来,是不是不知不觉就陷入了资本主义第三产业的消费圈套中了?

话说咱小时候也是编过不少以亲戚朋友为主角对抗邪恶势力的故事,所以每每看到如此题材都顿感亲切感动。当儿时幻想的邪恶大机器人啊恐怖魔鬼啊外星大怪兽啊政府阴谋啊出现在眼前,总有种梦想成真的喜悦,这也许正是文学、漫画及电影的伟大之处吧。
3 有用
0 没用
20世纪少年:第二部 最后的希望 - 豆瓣

20世纪少年:第二部 最后的希望

6.7

465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20世纪少年:第二部 最后的希望的更多影评

推荐20世纪少年:第二部 最后的希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