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穿条纹衣服的男孩》

梯子
2009-09-15 看过
    在当时德国的媒介镜像里,《穿条纹衣服的男孩》可能会被如下叙述:布鲁诺,十六岁,帝国军官之子。忤逆顽劣,屡教不改。竟与犹太贼人为友,亵渎日耳曼民族形象,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党国安全。其父作为帝国军官深明大义,舍一己私情为国家安危,将亲生儿子火刑处死,以彰国法。布鲁诺之父所为,不愧为帝国军官楷模,三军将士当见贤思齐。正是因为拥有这样的优秀将士、百姓公仆,才有祖国之昌盛,人民之幸福。
    还好,我们并不生活在当时的德国,不在那战乱的年代。于是,当小布鲁诺悲惨的没能从集中营逃出时,我们能幸运的同情唏嘘。
悲剧的开头往往美好。布鲁诺和他的朋友们在路边滑翔机般拉风奔跑,天真童趣洋溢而出。布鲁诺的父亲得到晋升,母亲兴奋异常。在庆祝宴会上,歌舞升平的甚至有些靡靡,只是布鲁诺奶奶神经质的言语和整个气场格格不入,但其中流露的紧张与悲哀却预示着片中人物的宿命。
搬家,悲剧的起点。
布鲁诺失去了朋友。在森严的小院里,布鲁诺只能憋在家里。和自己下棋,这终归不是小布鲁诺的娱乐取向。远处穿条纹衣服的“农民”,外面得一草一木,甚至拿烟囱里时而飘出的呛鼻气味,都在挑动着这个八岁小孩好奇的神经。在一次尝试性的探险中,布鲁诺认识了穿条纹衣服的男孩施穆尔,两个孤独的同龄人惺惺相惜。铁窗内外,天差地别的他们体味着迥异但又都是痛苦的生活。
电影没有噱头的平述故事,然而灾难却在一步一步自然地临近。
有一天,布鲁诺在军官的淫威之下背叛了施穆尔,他唯一的朋友。布鲁诺想要补偿。而补偿的方式便是他穿上条纹衣服施帮助穆尔寻找他失踪的爸爸。这补偿的结果是布鲁诺、施穆尔和其他犯人一同烧死在父亲掌管的集中营内。
故事在结局之前,我一直心惊肉跳。我盼望着布鲁诺的父亲能及时赶到,拯救布鲁诺。不过,倘若,布鲁诺的父亲真的及时出现,那他会放掉施穆尔吗?会放掉其他人吗?肯定不会。那么这样结局,电影还算不算是悲剧。我想它不会算做悲剧,不仅如此,《穿条纹衣服的男孩》可能因此化身成一部让人有庆幸喜感的正剧。一群人的死是个数字,一个人的死是场悲剧。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无疑,这是一本精彩的书,一部精彩的改编电影。比起浪漫温暖的《美丽人生》。《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现实冷漠,却同样直触心底。不得不承认,这阵痛来得强烈,这悲剧写得精彩。
影片里,布鲁诺父亲制作的欺瞒检查的记录电影,骗过了8岁的布鲁诺。当布鲁诺认识到这个谎言时候,他已经死难临头。六十多年过去,那专营屠杀的集中营已不存在,布鲁诺的悲剧也已经可以直白的表达。媒体不会对事实作出从前那么虚伪愚昧的扭曲。至少在现在的德国,应该不会。
   那在哪还会?
0 有用
1 没用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 豆瓣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9.1

38562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