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浮动月黄昏

2009-09-14 看过
她,一如一盏幽兰,守在他的身旁,静静地,默默地,便这样悄然绽放在烟花巷陌,漠然他人惊艳的目光,轻掩门后,一心只愿与他剪烛窗下。

她是懂他的,甚至他的每一个习惯,他不必多言,她便已将一切料理得妥帖。

她不是他的妻子,因而她连一句“相公”都无法与他相称,只是称他为“大人”,如同其他所有人,他只是她的“恩客”。

她亦不是他爱的女子,或许在那个女子出现之前,她有过愿景,可以与他这般淡然地度日,所谓名分也许并不那么重要,倘若可以永远这样聆听他诉说他的娘亲,诉说他的忧愁,可以轻柔地去抚平他的伤痛,也足矣。

他是那般温存体贴,她只是众多爱慕他的女子之一,然而她不曾服毒求病,留得他的照顾,也不曾泪水涟涟,苦口相劝,甚至连一抹酸酸的醋意,都被深藏进她轻浅的微笑之中。

他永远在宽慰着周身的女子,悉心照料,也以看透世事之心规劝她们,而在历经不顺,心中的苦痛再难以排解,他才会想起她。每每此时,她便会暖上一壶酒,清酒或是浊酒,为他斟上,凝视他感伤的面庞,倾听他的一字一句。

他不曾亲手为她画下丹青,她的峨眉樱唇,不是他心里深刻的印记,也不曾为她精心制作走马灯,让她在无睡意的夜晚安然入睡。

她没能死在她的怀里,也没能和他相拥葬身火海。

她有过的,只是始终夹带的浅笑,聪颖如她,从容如她。

她抚着他的手,他在背后拥着她,她问,大人可知每天为你打点起居的香浮脸上哪一边有痣?听到短暂的沉默后,便轻轻转身放开他的手,微笑着说,其实香浮脸上并没有痣。

他魂不守舍地神伤,不经意被暖酒的沸水烫了手指,她担心地握过他的手。他说,你让我喝吧,她用方巾抚过他的手指,微笑着说,香浮从未想过不让大人喝,只是借酒消愁要一杯一杯慢慢喝,每喝一口都会痛,痛完就会累,累了醉了也就睡了,醉了醒了便也就一切安好了,喝得太快,只求快醉快睡快忘情,便也来不及痛,也无法舒泰。

他倾诉,想见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女子最后一面,她浅笑。他问,怎么不为问什么想见她最后一面?她莞尔,你自己清楚是想见她这最后一面呢,还是只是想见到她?既然大人自己也不清楚,香浮又何必多问。

她望着他,微笑着说,香浮只是青楼女子,感谢大人这些年来将香浮当作知己朋友,可是香浮做不到,香浮没有办法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为了逃避他爱的人才来到我身边。浮在脸颊之上的,仍是浅笑。

了断得如是决绝,没有哭诉,只是始终淡泊的口吻,爱和苦,都被那抹浅笑藏得太深,深无可测。

或然以后的岁月,花前月下,她便也随风尘而沦落,如同往昔过后悄悄折落的花朵。

也许她永远不及后宫佳丽三千娇艳,却似幽兰,暗香浮动。

如同她的爱。

 

 

54 有用
1 没用
金枝欲孽 - 豆瓣

金枝欲孽

8.9

10461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金枝欲孽的更多剧评

推荐金枝欲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