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春去也

redstars
2009-09-10 看过
影片结束的时候,我瞥到安禄山的扮演者是一个乌兹别克斯坦演员,甚妙。
安禄山本粟特人,姓康,其母改嫁后,冒姓安。杂胡也好,纯胡也好,总之是个居住在中国高鼻深目的胡人。粟特诸国分布在咸海南侧,正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其后裔自然仍世居于此。若在全世界寻找粟特人后裔,毫无疑问乌兹别克斯坦人的血统最为正宗。
以乌国人来演粟特杂胡,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言归正传,大明宫无与伦比的壮观场面我想象过许多次。这唐帝国的一段传奇已荒芜了一千一百零四年。说来也怪,千余年前的史实,今人说起来仍然历历在目,弥久欲新。一场繁华盛筵竟成了千年绝唱。
盛唐并不是一个完美无暇的时代,固然群星璀璨,却也不乏满腹牢骚。只是后人太在意那段辉煌,才把盛唐一步步变成一场梦。真是如梦一样啊,来得热烈,去得也匆忙。
“只有艺术和爱情才会永恒”,我不知道影片里的这句话是不是玄宗真实所想。只是权势、艺术和爱情都太过于热烈,让人炫目,因此在失去的时候让人难以忍受。李杨的爱情一代代传下去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得感谢人们原谅了杨妃,还她这样一个貌美聪明的“解语花”形象。若李商隐诗中讽刺的那样“未免被她褒女笑,只得君王暂蒙尘”。说她祸国的程度还不够,君王只是暂时奔波,比之褒女害幽王身死国灭还差得远。世人未免也太尖刻了点。
直到黄巢再入长安,僖宗步玄宗后尘再次奔蜀,罗隐才能说:“这回休更怨杨妃”,却有些嘲弄世人的意思。
而黄巢之乱以后,大唐已如日薄西山,再无复兴的希望。
从某种程度上说,杨妃固然无罪,而她罪名的洗刷,却以一个王朝的覆灭为代价。

盛唐固然炫目,而中晚唐人却一直希望秉承这王朝的优良传统,皇帝和士人们没有一个不希望重新恢复盛世。唐德宗把年号改为贞元,就是希望追绍贞观、开元。那个清雅俊逸而倔强刚烈的宰相武元衡被杀之后,年轻的宪宗皇帝李纯满腔怒火,剿灭藩镇,不知是不是为了他的宰相复仇。

看着结局,黄巢一把火烧掉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烧焦了的残垣断壁彷佛梦醒时分的失落。一段繁华终于落幕。

春风吹皱太液池水的时候,梨园的梨花盛开,千株白雪簇拥着清幽的宫殿,琵琶声绕梁不绝。元稹《连昌宫词》曾写道:“春娇满眼睡红绡,掠削云鬟旋装束。飞上九天歌一声,二十五郎吹管逐”。那些花儿的埋葬之地又在哪里呢
0 有用
1 没用
大明宫 - 豆瓣

大明宫

9.0

1979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大明宫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