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摇摆

爱真实不爱电影
2009-09-10 看过
                周渔的火车,周渔的追赶,周渔的爱。

       一部火车,一首诗,一句话,一堆瓷器,两个男人。。。

       火车载着周渔由三明驶往重阳,奔向她的诗人的怀抱。一周两次。


       为了让你听见我的话
   有时候变得纤细
   微风吹起鳝鱼的冰裂
   仙湖
   陶醉的青瓷
   在我手中柔软的如同你的皮肤
  
   它溢出了我的仙湖,
   由你完全充满,
   完全充满
  
   它象一团流动的水汽
   没有形状,难以言语
   不经意的舞蹈
   逐渐淹没了我
   淹没了夜晚,也淹没了她自己

   陈清写给周渔的诗,递给周渔后,酒吧里面的灯熄灭,陈清溜走了,留下他的书包。一首诗,指引着周渔去寻找陈清,寻找她心中的诗人——爱人。开始她每周两次的火车之旅。

   她追寻他,她为他买bp机,给他办诗歌朗诵会到处奔波,想法设法为他出诗集,她问他“陈清,想没有想过我们的将来”

     “没有,现在不挺好的吗?图书馆有书看,也没人打扰”

            “ 那我呢?”

             “哦“,他似乎恍然大悟,“还有你”

             “陈清,你告诉我,我是不是打搅你了?”

    
            而他问他“周渔,你是爱我,还是爱诗?”

             “我爱诗人”

     陈清说,其实,我那个时候并不懂得周渔。这句话,是正确的。这两段谈话中,已经暴露出他们之间的沟壑。周渔爱陈清,她想为两个人寻一个将来。而陈清,他以为她是活在他的诗中的,他爱的是他的诗,而不是他的人。他以为她的“我爱诗人”的回答,不过是一种机智。而在她,诗和人是截然一体,不分彼此的。


     周渔为陈清出诗集的事情病倒了,陈清留言,“病好了没?身体不好就不要跑了,反正我这边工作也挺忙,请保重,再联系吧。”他丝毫都没有提出也坐火车去看她。

     周渔亲手摔碎了那个张强想要购买的瓷瓶。而第一次那个碗破碎,是由于张强不小心碰碎的。无论瓷瓶还是碗,影片中都隐喻着周渔和陈清的爱情,张强的出现,这爱情的边缘破损了;而陈清的懦弱、自私、缺乏责任心,却让周渔亲手将其打破。她哭了。她在影片中第一次抽起烟来。


   这次旅行,她和张强一起发现了仙湖——陈清写给她的那首情诗里面的仙湖,他将她比作仙湖。雨中,她苦苦寻觅,可最终发现,那湖波是枯竭的。张强安慰她,说“心里有就真有,心里没有那就真没有了。”她相信了,相信了其实一直活在虚幻中的陈清的同样虚幻的爱。她见到陈清后,告诉他,他去过仙湖了,

    他转头,“嗯,哪个仙湖啊?”

     “你诗里写的”

     “真的,那你跟我说说。你去的那个仙湖怎么样?”

      周渔翻过身来,看着这个写情诗给自己的男人,咬了咬手指,又翻转过去。“很美。。。”

     她的爱那么忙碌和真切,而他的爱,却。。。甚至连一首情诗,里面的湖波都是虚幻的,他从来都不曾见过的。


    他乘火车去看她,她乘火车来看他。火车平行,错过。就如同他们一直错过的彼此的心声。


        她回来,遇到张强,她思索着那句“有没有”的话,她相信又开始怀疑。疑惑的人总会诘问人生,她请张强给他算命。张强说,命就在你自己的手里头。其实依然是“有没有”“心里有就真有,心里没有就真没有”。

     陈清是虚幻而自私的,是个梦。而张强是现实的。她在陈清那里受到伤害,她向现实寻找答案,而现实给予她的依然是唯心主义的答案。

     她去找张强,张强躲开她。她做了一个梦,梦中,陈清,在火车来临之时,将她一个人置于铁轨之上。。。陈清的单位,有援藏名额,陈清报名了,他要离开周渔。而与此同时,张强却找到周渔,他爱上了她。


   也许爱就是盲目地让自己也不明了。周渔还是选择了陈清,带着她的全部瓷器和自己,来投奔这个伤害自己又想要离开自己的人——她要用自己所有去帮助这个诗人实现他的愿望。诗歌朗诵会失败了,周渔留着泪,说“你可以的”,“我不行!”“周渔,不要逼我!”他疯狂地吻她,来掩盖自己的懦弱。她逃脱,再次去找张强,寻一个答案。张强让他现实一点,再次表示他爱上了周渔。

     紧接着,火车轰隆隆过去,周渔又来找张强。张强为她造了一座人工湖,充满了水。又送她玫瑰花。我无法猜测此时周渔的心情,可能那时她自己也不能准确描述吧,她转身离开了,接受了玫瑰花。

     下一个镜头,周渔扬起陈清发给他的信息,”什么意思?我要走了!”我才明白,这就是周渔找张强的原因。

    陈清走了,周渔仍然一周两次去重阳。周渔的爱没有了诗人的形体,可爱还在,她寄托在那永不停息的火车上,寄托在陈清住过的房子里面。

     她来到张强那里,为张强的朋友做饭,俨然一个妻子。朋友起哄,张强过去解释,吻她,她躲闪;她吻他;他再吻,她再躲;她捧起他的脸,他们拥吻。。。也许她就是想做爱情中的主角,她要控制一切,甚至接吻。而张强,显然不会是那个男主角。。。这是我的猜想,也或者,她不能像爱陈清那样爱张强,那么不需要考虑,那么顺其自然,她要认真地看着他的脸,然后吻他。

    她再次去赶火车,一路走着,张强无奈地笑了一下,挠着头,又故作轻松似地看看周渔。他不能再等,他买了去重阳的火车,他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吸引着周渔。而周渔,这次,没有去重阳,她开始尝试去爱张强,尝试现实。

    清晨,人工湖旁边,周渔坐倚亭子,目光投向远方。张强吟诵起陈清的诗,“你为什么说这个,你还不如什么也不说”—— 你这样,只会让自己失去我

       “我以为这是你想要的”

        “这是我想要的么” 爱人没了,空留下他的诗。

        “我该走了”


     陈清活在梦中,张强是活在现实中的。而周渔则是在梦与现实中摇摆,梦让她受挫,她求助现实,现实告诉她,心里有就有,心里没有就没有。她听从心灵的召唤,走回梦境。

   它象一团流动的水汽
   没有形状,难以言语
   不经意的舞蹈
   逐渐淹没了我
   淹没了夜晚,也淹没了她自己

   去天水看望陈清的路上,车翻进了湖里,淹没了周渔,还有她的爱。

   影片最后,仙湖的水渐渐涌出来,难道,真如张强所说,湖波也有时候枯竭,有时候充满?还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


   画外音,陈清的诗集是为一个女人而写的,我倒觉得那更像是一个女人在说自己,只是那女人的声音淹没在陈清缠绵而伤感的诗句里。

   我现在明白了,爱人就像一面镜子,它会让你更清楚地看清自己。


   张强,最后绝望地说“我真羡慕陈清”。羡慕陈清被一个人如此深深地爱着吗?

   秀,那个追随着这个故事寻访陈清的人,说道“我 真羡慕周渔” 羡慕她一直遵从心的选择吗? “心里有的就有”吗?。。。。

   



       
1 有用
0 没用
周渔的火车 - 豆瓣

周渔的火车

6.6

2539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周渔的火车的更多影评

推荐周渔的火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