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恶人最后的归宿

大灰狼
2009-09-09 看过

    有些人一辈子只会拍黑色电影,比如这位游走在好莱坞边缘的阿贝尔•费拉拉,就能轻易的把一场若无其事的棒球赛演化为一段彻头彻尾的丑恶杀戮。对阴暗面的理解与把握,不同的导演总有不同的解决方式,费拉拉的风格化在某些时候显得太过冒失,那些内在缺憾与题材敏感难免招来诸多的非议。《坏中尉》算得上费拉拉电影中的一朵奇葩,游走在肮脏粗陋中的镜头,把所谓的人性泯灭到一个令人绝望的高度,十字架上淋漓漫滴的鲜血是控诉也是诅咒,为恶之人即使幡然悔悟,也逃不过下地狱的黑暗厄运。

    《坏中尉》以低廉的成本和18天的拍摄日告诉人们什么叫“妙手偶得”的道理,这部电影入选了当年《电影手册》年度十佳,连蜚声国际影坛的大师马田•史高西斯也将其列为个人十佳的第五名。费拉拉崇尚暴力犯罪,嗜好低小成本,习惯于携摄影机出入肮脏粗陋的街道与阁楼,去披露社会角落里那些看不见的罪恶和天谴,《坏中尉》里哈维•凯特尔的角色彻底颠覆了警察正义的形象,成为作恶多端、五毒俱全的化身。阿贝尔•费拉拉用很简练的镜头勾勒出这个人物的生活状况,他酗酒成性、赌球上瘾、情绪暴躁、沉溺毒品、纵欲情色……除了电影开始在车内与儿子的一番对话,你很难从他身上发掘到作为“人”的一种成分,整部电影的气氛阴郁而又冰冷,让人在绝望中体验到透骨的死寂味道。

    哈维•凯特尔是电影唯一的主角,他穿游在城市里最肮脏邪恶的地段,用自己的无情覆盖着罪恶的一切。罪案现场的凯特尔总喜欢嚼着口香糖谈论即将举行的棒球比赛,似乎眼前的尸体和罪恶事不关己,即使是那个教堂里的虔诚修女遭遇了两个未成年人的疯狂蹂躏,作为信徒的他也同样以漠然来回应。如果说漠然只是冰冷,那么邪恶就是狂热,腰间的一把左轮枪原本象征警察维护正义的使命,到了此处竟沦落为满足个人私欲的工具,有了这个念头,他就可以把劫犯的赃款堂而皇之的放入自己的口袋,并在夜晚逼迫街边过路的女子给予意淫化的吹箫服务。一场三P的床底之欢后,哈维•凯特尔向镜头展示了一遍自己坚实而又雄壮的正面裸体,病态的面容配合强烈的配乐,将他亢奋背后的失落与无助展现的淋漓尽致。所谓的高超演技需要的不是外炫,而是不动声色的爆发,哈维•凯特尔奉献了一次教科书式的演绎,让这个外表强横骨子可怜的人物变得清晰可见。

    罪恶用来映衬善良,肮脏用来彰显纯洁,黑暗用来诠释光明,这是费拉拉坚定的信念,也是他个人笃信的道德观。对善与恶的理解,说起来很简单,想要去定义又总是太难,《坏中尉》用了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就是打破信仰去追寻二者之间的界限,于是它的代价是圣母像的倒掉、十字架上的滴血、修女在教堂里遭受惨绝人寰的轮奸……一个冷漠的基督徒在信仰面前无法承受罪恶的时刻,是他觉醒的开始,也是他宿命的到来。在粗糙而晃动的镜头下,一个决然间被定义为“恶棍”的角色用坚毅的神情把两个强奸犯送上了开往另一个城市的长途车,自己则在债主施舍的子弹下安然睡去。

    费拉拉迷恋第一人称的直白视角,手提镜头在摇晃与闪烁之间,产生了极度逼真化的令人惊叹的效果。《坏中尉》有着粗糙的毛边,算不上精雕细琢,哈维•凯特尔在教堂里撞神的一场戏也少不了唐突之感,不过整部电影的诚意足以掩盖其粗陋的小节。这部电影诞生后的第17年,德国人赫尔佐格的翻拍版在威尼斯公映,两位导演却为电影的版权问题打起了嘴仗,到底是谁是谁非如今还是难以定论,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沃尔纳•赫尔佐格选用尼古拉斯•凯奇做男主角,影片已经失败了一半。
8 有用
5 没用
坏中尉 - 豆瓣

坏中尉

7.3

26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坏中尉的更多影评

推荐坏中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