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的《枪火》细节研讨

独行的猪
2009-09-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每次兼差教书匠,《枪火》总是必备,一段段看,一节节讲,一帧帧停,几年下来10多遍总是有的。每一次看,都会有精力非常仔细的品,踅摸着还有什么新发现。而每一次,那些牛逼闪闪的细节突然跳出来,都会让你觉得自己是哥伦布,发现了冰山新的一角。

一、兄弟
  1、阿信的悲剧第二次登场时就已经拉开序幕了,那个猥琐地望向秘书小姐腰腿的眼神。一个幼稚到在社团里意淫秘书的愣头青,和一个老公遇刺第二天浓妆艳抹跟“妈咪”吃饭的大嫂。啧啧。
  2、阿来大约是第一个知道这段奸情的人。阿信回别墅,把外衣扔在桌上,阿来放低报纸,俯身观察。谁比他更了解自己的小弟呢?何况还有日后“她有没有勾引过你,她有没有勾引过你,她勾引过我啊”的喷饭演出。他自信。太自信。
  3、阿鬼的处事周到不在杀老鼠,而是在替阿来叫了那辆出租。深更半夜,枪声甫平,你是司机你往那鬼地方开?这份周到,以前是为了文哥,后来就不知该为谁。最后的晚餐,换枪,击倒阿信,阿来枪响,这时候阿鬼的表情大约是等待终结,大不了是一命换一命。这种觉悟,是不是值得一句谢谢。
    所以还是剪头发好,有掌控感,出了麻烦也就几十块钱,不会要命的。
  4、所以阿肥是阿鬼的小弟。如果社团是社会,阶层越高的越了解这个系统运作的本质,反之,亦然。阿鬼根本不会去做恳求文哥的无效幻想。而阿信几天前还天真地自豪“我是跟来哥的”。阿肥大概是居中的角色,不好亲近,但还抱着江湖人的情义。与他结交的唯一前提是,你够格。
  5、阿mike是第一个够格的人。也是这部戏里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人。南哥介绍五人有次序,阿mike尚在阿肥之前。既然社团就是社会,你大概明白我要举什么关于社会主义的反动例子。
    绝顶高手,风光一时,而今是个地位最低皮条客,无帮无派,孤零零坐在会议桌的一角。过去这些年里阿mike到底经历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应该没什么再能失去的了。如果每个人来这次mission有目的,对于阿mike,大约是一个容不得失去的,机会。于是南哥提到钱,他眼神炽热;阿来揍阿鬼,他最后起身;阿信登船,光影斑驳中他举起了枪。幸好,只是纠结。

二、社团
  1、阿来的暴躁是狂放,南哥的暴躁是做秀。只对小弟的秀。对大哥,对叔父,对大嫂,毕恭毕敬,一本正经。对了,还有钱。“不这么做,以后没人怕我们了。”
  2、文哥的惺惺作态大家都已经识破了。一杯咖啡收得四保镖心服口服(阿鬼不在!阿鬼果然不在!),几万港币差使旧保镖肝脑涂地。你看,用暴力和恐惧做不到的事情,这几招化骨绵掌轻松搞定。什么叫讲政治,这就是讲政治。
  3、。“为什么现在社团是你们姓洪的打理?”。肥祥的困惑迎刃而解一文一武,一剿一抚,几千年政治传统都在这洪家兄弟身上了。阴谋不如阳谋。杜大炮这不是搞政治影射,是白描。

   丝丝入扣,见地。信手拈来,功力。神作。

三、穿帮
   1、阿mike和刺客对决的时候。有块玻璃被子弹击穿,但下一个镜头又击穿一边,不同位置。
   2、肥祥毙命的时候。阿九开枪时桌上水杯剧烈跳动。切回肥祥正面,水面是平的。
   3、阿肥的独白是大陆版后加的。因为按照剧情,阿肥不会再开头说出那样有层次的话。阿肥对社团的理解,是目睹处决大嫂之后才跟上阿鬼的。这也是为什么阿鬼的子弹甩给了阿肥,而不是别人。

   很久不行文,手生的很。起不出标题,又懒得拼凑一个结尾,其实更没必要结尾。因为还要接着看,有新发现,再贴上来就是。
891 有用
81 没用
枪火 - 豆瓣

枪火

8.7

16483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2条

查看全部142条回复·打开App

枪火的更多影评

推荐枪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