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之于一群孩子

Ruby
2009-09-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该片前期宣传非常简陋。某日我瞅见《中国电影报道》中有新闻说“发哥毫无明星架子,组织孩子们排队,一一耐心合照”。一见发哥演共产党员,我心就凉了。再一见是外国导演外国编剧,就生怕中国故事被外国人草菅了。提不起兴趣至今。

还是为了小姜的配音才耐着性子到迅雷上找了上下集下了来看。

如果早告诉我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年轻的牛津毕业生何克来到中国报道前线战争,阴差阳错辗转到了黄石照顾孤儿院,日军迫近之时作出大胆决定,重走丝绸之路。带着一帮半大孩子,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到达甘肃边线小城山丹。最后不幸染上风寒不治身亡。

俺灰常灰常喜欢的题材。早告诉我是这样的故事,不为发哥,不为配音,我就奔来了。

不说发哥和杨姐,他们只是配角(在我看来可有可无的配角,完全不必找明星来演)。也先不表外籍男主女主,他们的爱情故事太具商业性,我持保留意见。

最能出彩最该着墨的地方是孤儿院段落:一个男人之于一群孩子,更准确地讲,一个男人之于一群男孩,该擦出多少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火花啊。

这群父母被害、姐妹被奸杀(只能这样解释为啥没女孩子)的逃难男孩,聚在一个废旧的院落,只靠红十字会定期发放的一点粮食,由一个老妈子煮饭过活。白天无所事事,终日游荡,晚上抖抖索索,相拥而眠。毫不客气地讲,就如孤魂野鬼般苟活于世。

突然来了一位高鼻子蓝眼睛黄头发的外国小伙子,他们的生活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首先肯定是敌对。

石凯,年龄最大的男孩,从死亡线上徘徊回来的他,亲眼目睹全家惨死,心灵遭受极大的打击和扭曲。他对外界一直保有高度的戒备。他自封首领,搜刮一群喽罗,颐指气使,欺凌弱小。出于领地专属性的生物本能,他对何克这个闯入者,年龄大一点、经历多一点的新领袖候选人表现出明显的敌意。糊的窗纸,撕了;动力发电系统,砸了;半夜再忽悠你出去一阵暴打。

但他显然无法控制其他孩子对何克带来的清洁、篮球架、电灯、英文越来越深的兴趣和喜爱……他们对于何克作为一个成熟男人的越来越强的依赖。

而石凯,确实,还只是一个孩子。

当其他孩子(包括他曾经的喽罗)都规规矩矩地洗了澡,除了虱,理了发,欢天喜地地与何克玩成一片时,他静静地坐在楼梯上,取出随身携带的——不知关了多久都关麻木到不会逃的——蟋蟀,把玩着。

他的手每轻轻地抚摸蟋蟀一次,我的心就被小小地扎一下。他抚慰着同病相怜的一条生命,凝视着最后一个玩伴。他的孤独那么明显,冷在那里成了一尊雕塑。

他与何克之间的冲突是非常好的戏剧张力点。可惜直到他死,何克都没有将这不和谐的张力扭曲扳正。我不明白,何克为什么不赞成他拿枪去战斗。也许只有战争能将石凯一腔仇恨良性转化为动力和勇气,引导他正常地发泄,并接受血与火的洗礼逐渐成熟,摆脱野蛮在他幼小心灵打下的兽性烙印。战争并不单纯鼓励以暴制暴,战争首要目的是还正义一个公道,还世界一个黑白。

何克只是不允许他枪杀俘虏的日本兵,但并没有说服他为什么。自始至终,何克都没有把他当作一个即将成熟的男子汉,跟他进行一次男人之间的谈心,触及灵魂的交流。这本该是一个绝妙的看点,现在成为我心中最大的遗憾,也是片中塑造的何克完美之外的瑕疵。


然后是小青。纤细、内秀的文人子弟。拿着一本图文并茂的英文教材向何克请教,遂成为何克的第一得力助手。

他发出的蹩脚的“table”是第一扇向何克打开的心门。从这里,何克逐渐走到孩子中去,融化,如鱼得水。

石凯那边是一块坚冰,小青这边是一湾浅溪。有张必有驰,有矛盾必有和谐。你看小青跟着何克去镇上和女商人交易换回蔬菜种子;帮何克为护士丽端来馒头蜂蜜咖啡还有鲜花;还煞有介事地教其他孩子念英文……似乎一切都很温馨。

直到……小青在大家离开之时,突然,上吊。

由于缺乏必要的铺垫,小青的自杀显得非常苍白和突兀。自从看了《无名的裘德》后,我对小孩上吊自杀的情节有了一定的免疫,除非能给出一个比“我们人太多了”这样更震撼的理由,否则都会莫名其妙。

我不认同护士丽一句模糊的解释“我们其实还不了解他们的内心”来为何克开脱,这实际上质疑了何克孩子王的合格程度。在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之后,却还只是给了他们表面的快乐,摈弃了表面的恐惧,而没有舒解他们心中真正的忧虑,对战争的厌恶,对失去家园、亲人的悲痛……这是加诸在孩子身上的又一个悲剧。

我宁愿相信是导演忽略了展示一些必要的情节。


玉林是一个亮点。一位地道的农村孩子,在观望何克播种以后,终于按捺不住:“你这样会毁了种子的!”然后祭天地、焚香、磕头,祈求老天爷保佑好收成。

这个小小的细节令我惊叹导演抓住了一根中国人的魂。千千万万靠天吃饭的中国农民几千年来亘古不变的固执、胆怯和谨慎在玉林这小子的血液里流淌得那样缓和又沉稳。

一看玉林锄地的姿势就知道他是个好把式。如果不是颠沛流离,这个男孩一定早早承担起种地的重任,小小年纪就能养家了。如今有了用武之地,他如何不倾尽全部心血呢?

金色的向日葵,红色的西红柿,绿色的青菜,生机勃勃中孕育着希望。男孩浇水时的小心翼翼和痴迷,复苏着中国人与世无争的田园牧歌的梦想。也许,也是何克的梦想。

当告知必须要离去时,玉林恋恋不舍自己亲手栽培、养育了多时的瓜果蔬菜。这一次,何克终于有了一句安慰:“以后我们再辟出一片菜园,好不好?”

最终,玉林还是动用了孩子的任性,在离去之前践踏了所有的蔬菜,与其来不及收割,不如不能收割。

真是中国农民的缩影。隐忍但也有爆发。这个孩子的形象塑造得最完整。我很喜欢。


最后是老四。一个几乎还在吃奶的孩子,一旦被何克抱住了就不愿离开他的怀抱。夜晚,何克要放他到床榻,让他自己睡觉。一句撒娇的哼哼“不要不要”令何克不忍撒手,“哦,老四”!剧中几次出现了这样的情节,最后他还钻进男主女主的被窝来“打岔”。

不怕你笑话,这个小细节很能挠倒我。孩子被男人抱在怀里,并不出奇。但一个刚失去母亲乳汁的孩子对一个尚未婚娶的男人生出这样的依恋,一份模糊了性别的父(母)爱正是战争时期的传奇。相信很多观众跟我一样,在那一刻,不仅脸上会心地一笑,心里更是暖暖地一动。


总体说来,导演还是很花了一番心思来刻画何克与孩子们的感情进程的。何克之于这群孤儿,不仅是老师,是保镖,还是领队,是父亲,是朋友。非常遗憾的是,这条主线在另一条大人们感情线的缠绕下淡化了。好多地方都只点到了穴位,却未打通,差了那么一点点。

孩子们的表演都很朴实,他们的模样本身就憨朴清秀,大概都是江南孩子。可惜流露的些许京片子有点偏移。还有,终归是受外国导演调教,跟外国人搭戏,稍显生硬。

男主角总是让我有一点跳跃,想到《面纱》里的诺顿。那个有着温和脸庞、以及柔顺眼睛的诺顿,是不是更适合一位爸爸保姆的形象呢?何况我查了何克的真实模样跟诺顿相似度更高。

好了好了,国际大明星诺顿咱们就别奢望了。这个Jonathan Rhys Meyers长得还是蛮帅滴,我恰好不久前看了他演的《八月迷情》(声梦奇缘)有了不错的印象,一双大眼睛很能说话嘛。查了查,他似乎没有任何专业背景,但表现力绝佳。该片中差点被日军杀头的惊恐,筛糠似的抖动,紧张得动人心魄,这就是天赋吧。一回生二回熟,留存到关注名单再看看。

PS,我是冲着配音版去的,但感觉原版一定更准确更有味。一位外籍记者到寡言少语的中国孤儿中,语言障碍应该是一开始交流的最大看点。缺了这份生涩和尴尬,就少了好多有趣和感动。
1 有用
1 没用
黄石的孩子 - 豆瓣

黄石的孩子

6.7

1872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黄石的孩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黄石的孩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