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世家 金粉世家 8.4分

伊人何处?总在寒冷清秋。

人间有味是清欢
2009-09-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此处所有评论,仅仅针对电视剧而言。与原著无关。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
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悲伤;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
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

那么金燕西与冷清秋的相遇,究竟是哪一种?

难道不是对的人吗?可除了他们,谁又能爱的那么绚烂,那么明媚?

难道不是对的时间吗?可他们毕竟在一生中甚至无尽轮回中最好的年华相遇了。

他,还是总理府的七少爷,未经世事,纨绔子弟,心高气傲,一句“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变过”,道尽了毫无疑问的自信与傲气。正是因为这傲气,才会满足的用善意对待这世界,会谦恭的对待长辈,潇洒的面对同辈中的朋友和女人,会平和友善的对待下人。他不在乎阶级,其实正是因为他站在阶级的顶端。他生长的环境为他打造了一个天堂,让他的灵魂长成了一个白雪雪的任性的天使,他那亮晶晶的眼睛中,没有一丝怀疑。

她,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学生,才华横溢,十几岁的年纪,初露峥嵘的新式思想,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还有不可或缺的一点,就是她的美,曾借燕西朋友之口来描述,“雪白的皮肤,俏丽的鼻子”,沉静从容的态度,甜














...
显示全文
此处所有评论,仅仅针对电视剧而言。与原著无关。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
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悲伤;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声叹息,
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种无奈。

那么金燕西与冷清秋的相遇,究竟是哪一种?

难道不是对的人吗?可除了他们,谁又能爱的那么绚烂,那么明媚?

难道不是对的时间吗?可他们毕竟在一生中甚至无尽轮回中最好的年华相遇了。

他,还是总理府的七少爷,未经世事,纨绔子弟,心高气傲,一句“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变过”,道尽了毫无疑问的自信与傲气。正是因为这傲气,才会满足的用善意对待这世界,会谦恭的对待长辈,潇洒的面对同辈中的朋友和女人,会平和友善的对待下人。他不在乎阶级,其实正是因为他站在阶级的顶端。他生长的环境为他打造了一个天堂,让他的灵魂长成了一个白雪雪的任性的天使,他那亮晶晶的眼睛中,没有一丝怀疑。

她,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学生,才华横溢,十几岁的年纪,初露峥嵘的新式思想,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还有不可或缺的一点,就是她的美,曾借燕西朋友之口来描述,“雪白的皮肤,俏丽的鼻子”,沉静从容的态度,甜美可人的笑容。当她面对自己时(看花时),娇憨浅笑,温柔无限;当她面对他时,不卑不亢,漠然冷静。

这样的一个女子,像吹进他浮华堂皇生命里的一丝清风,在头脑来得及思考之前,就不可自控的向之飞奔而去了。

难道不是美好的爱情么?他为她,找遍了整个北京城,买下她家隔壁的房子,种满她最爱的百合花,到她的学校当老师,亲近她的家人,赶走潜在的情敌,收买她的朋友们。在这追赶的过程中,他也成长了。从随心所欲送人一堆上好布料,到百般谋划只为送她一双好鞋。他的眼睛始终炽热的注视着她的一切,她的样子,她的背影,她窗口的灯光。

她不能体会他曾经经历过的感受,虽然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月亮门下,望向她窗口的热烈的目光。但当她终于在某个夜晚叫住了正要离去的他,说,“送我回家吧”,那一刻,我听到冰晶粉碎,融化成一股暖流,扑面而来。那之后,她为他向寡母撒谎,穿上难得的新衣,花前月下,他们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假如他们一早就知道这结局,还会不会义无反顾的相信,“只要有爱,不一样的人也可以在一起”?

可惜,那时他们仍坚信着未来和爱情,于是,经历了层层相看,她终于还是离开了家,嫁入了层层桎梏的豪门,走进了深深深几许的庭院。空谷百合,终于还是与阳光下的向日葵依偎在了一起。婚礼上,我们多想说,“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像天空中绚烂的彩虹吧,正是因为阳光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照进了空中漂浮着的小水滴。可光线总在改变角度,水珠也总在随风飘动。所以,王子和公主不可能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像彩虹不可能永远挂在天上。

我们都像八妹一样想问,相爱而结合的两人,为什么这么快就偏离了彼此?可我们又都相信燕西的话:“我从未爱过清秋以外的任何女人,从来没有。”只可惜,葡萄架上的百合花,和失去了阳光的向日葵一样,总是要枯萎的。

燕西是无奈的,撑起他澄净天空的支柱倒塌了,这世界的迂腐与残酷毫无防备的淹没了他。不再是金府的七少爷,被世事逼着张开眼睛,他终于明白自己是无力的,无力改变别人,无力改变自己,无力改变一切。他并不是一个坚定的人,他要逃走。逃避自己,逃避曾经的自己,更要逃避现在的自己。清秋像一个不得不清醒面对的伤疤,提醒着他自己曾经是多么的无知,而现在又是多么的无力。所以他对白秀珠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在一起比较合适。”

清秋却是坚强的。她会默默的流泪,也会坚定面对自己的决心。离群索居,安之若素。毫无食欲的清秋,为了金荣和丫鬟的一句“为了孩子,您也得吃点啊”,勉强自己。孩子安然沉睡,清秋一身素色旗袍,静静地吞咽白瓷勺中粒粒米饭。无由来的微风吹动她的头发,秋水般的眼睛中,泪水无声的落下来,诉说无尽的悲哀。可是在在转头看向孩子时,依然会露出无限宽容的笑容来。

如果他有勇气面对自己,如果他有勇气走进小楼面对她,如果她能够看到他不顾一切的冲进火场来救自己,如果她能够听到他的呼喊,如果,如同他的幻想般,他们能够在车站相遇。

可惜,没有如果。

他走过落花胡同的房子,走过那小巷,那街灯,走过曾经的花店,走过曾经的向日葵田。夕阳晚照,燕过无痕。

南来北往的列车带走了擦肩而过的彼此。他带着她的照片,她带着他的孩子。他们曾经带给彼此最甜美的幸福和最破碎的悲伤,最后只留下看客们一声声无奈的叹息。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去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屋檐下,
秋叶已凋零。
悲欢离合总多情,
伊人何处?
总在寒冷清秋。
1093 有用
5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1条

查看更多回应(91)

金粉世家的更多剧评

推荐金粉世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