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变形更不是寂寞

花园里的皮皮
2009-09-06 看过
看完《District 9》还是有很多想法的。俗话说人有人道,那兽能?有兽道,虫呢?有虫道。要是人变成了兽,是该遵守什么道呢?变成了虫,是该秉持人道还是虫道呢?光是《变形记》的故事框架就非常吸引人了。男主角Wikus在最后一个镜头里面通过复眼,精心地制作一朵绝美的金属玫瑰,身下却是绝望的废墟和荒芜。反差很大,带出了所谓的讽刺。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中讲:每个人的内心,潜藏着对自身身份的一种难言的焦虑。9区的内在,表现的恰是如此的焦虑。问题是,焦虑的背后,本质又是什么?

先岔开一下,说说另外一个话题。在心理学界,曾经有一场战争提供了大量的心理试验的素材和模本,通过交战的双方。这就是朝鲜战争。首先有心理学家,通过美军的被俘士兵,他们在战俘营中写出的“悔过书”以及作出的反战申明,来测试美国国内的平民如何看待这些美军被俘士兵是真的叛变了呢还是只是唯心的谎言。大量的数据最后得出,老百姓如果只是听到录音的申明,对叛变的认可度比较低,但如果看见被俘士兵本人亲笔签名的文件,会大幅度提高叛变的认可度。

根据心理学当中“情境归因”的理论,心理学家维纳(B.weiner)对行为结果的归因进行了系统研究,从而得出,大部分的人都会对别人进行内归因。即所谓的将行为归因于个人特征(人格、品质、动机、态度、情绪、心境以及努力程度等)。认为这些被俘士兵都是内心真的出现不忠诚了才会作出这样的行为来。我称之为内变形。

而另外一个阵营中的士兵在战俘营中发生了更惨烈的事件,就是这些士兵在身上被对手文身、刺字、残害。而这些文字都是所谓的“反对”“打倒”“重新做人”等有针对性的话语。当这些士兵回到本国后,遭受到了比战俘营中更加残酷的迫害,对于这些士兵的内心来说,他们解释了千百遍,也无法让自己人相信,是在怎样的环境和背景下被刺了字、文了身。对此我称为外变形。

不管怎么变,反正都是变形了。身体变成了虫,或者心理变成了虫。对于变形者,我们是该以什么身份来对待呢?我们自己都在焦虑自我身份的归属、划分和统一。对于别人的身份问题是不是就更“欲说还休”爱谁谁了呢。从《District 9》里能看出不少这样的部分。虫虫们刚来地球的头二十年里,人类的好奇和友善都被消磨殆尽了。剩下的只是对这些“非我族类,虽远必逐”的不耐和厌烦。所以后面的恶劣行为也就水到渠成。直到,Wikus开始了变形,通过人类的“复眼”来重新认识虫虫们的文明和历史。

而心理学上为了避免归因错误,提倡大家看自己要多用内归因,看别人多用外归因。这和很多故事里以及本片的角度是一致的。回到焦虑的身份中去,大概本源就是我们认识自己或者认识外界的时候,信道单一。基本只能从一个纬度来思考和认识。我今天住不了大房子、不能成为成功人士就焦虑了,我今天工作不顺、失业在家、不能成为精英分子就焦虑了,我今天漂泊异乡、不为这个城市所接受就焦虑了。要焦虑的太多,只为都忘记了生命的本质是什么,时间的本质是什么。离开了我们单眼这一个视角,其它全成为死角。

我们再怎么变,也改变不了生命的根本和时间的根本。所以《District 9》最后,还是留给我们一个美好的景象,不管脚下是怎样的废墟,不管身体是怎样的变异,心灵深处的玫瑰花依然盛开,不管它是坚硬的金属还是柔嫩的芳菲。
21 有用
9 没用
第九区 - 豆瓣

第九区

8.3

35934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第九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九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