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少年——兼议纪录片《藏北人家》

sarge
2009-09-06 看过
  我从前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学校里的藏族人是一景,号称“藏班”,除了打架非常动物凶猛,无人敢逆其疯外,还喜欢结伴在我们男生宿舍楼的草坪上铺起床单,躺在上面晒太阳,估计是思念家乡的猛烈阳光,可惜京华阳光虽然干冽,但终不及藏地紫外线含量那么丰富。
  纪录片《藏北人家》的作者王海兵是我们学校82年毕业的学生,不知道那时侯学校里是不是有藏班,他们有没有交手,或者就此埋下什么西藏情结,故而以后以西藏为成名之地。今天看这部片子,总体的感觉就是解说词用的太多了,完全靠解说词来支撑故事,而藏北人家的话语权则被剥夺了,他们不是主角,而成为了某种表达纪录片创作者理念的道具,比较而言,同样出身于我们学校的段锦川在几年之后创作的同样关于西藏题材的《八廓南街十六号》似乎更加符合我们对纪录片的要求观念,角度更加平视,也能够更加在心理上接近藏人。
  我以前在学校认识一个高我们一届的藏人,外号“老人”,长的非常潇洒魁梧,沉静,不好勇斗狠,而酷爱踢球,比较符合我们脑海中“酋长”那种感觉,据某师兄说,一次看他写的信,信末提及向宝宝问好,众人问,宝宝是谁?老人答道,我儿子。这一众小孩皆骇笑。想来中藏青年间的人生差别不只是这么一点点。
  《藏北人家》中挑选的拍摄对象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牧民家庭,上有老人,下有孩子,中间的主要劳力是丈夫和妻子。片子对风俗介绍对对人物性格、心理刻画相对较少,比较成戏的一段是放牧的男人在蓝天下湖水旁静坐的时候,解说词给主人公加的旁白,如果是电影尚且成立,但是作为纪录片,我很难相信那是主人公的内心世界的想法。摄象机由外观之,犹如隔岸观火。影象有的时候竟然如此苍白无力,反不如文字可以揭示人心。人心没有不丰富的,但是丰富的内心要借助摄象机表达的时候,就需要提供丰富的表象,犹如成熟的外国导演拍摄的《战地摄影师》般的作品。而中国当前绝大多数的纪录片工作者需要借助穷山僻壤、优美的风景空镜头来表达一种称之为思想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又往往脱离了对象,变得虚无缥缈,因而冗长。由此可见,影象尤其是纪录片作为一门成熟的艺术,还有多长的路需要走。
  片中的男人,我猜想其年纪跟我现在差不多。他没有上过学,而且片中也提到他不会让自己的儿女求学,因为他认为那没有什么用,儿女将来和他一样靠牧羊生活即可。这是1991年王海兵在藏北记录的藏族青年的生活。早些时候,王海兵的校友时间拍摄了一部反映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的纪录片,名字叫《我们毕业了》,89年左右的作品。
  今天我看了一部纪录片,《藏北人家》;又看了一部网络小说,叫《此间的少年》,开始看地戏谑且快乐,慢慢感伤的情绪稍有蔓延,正如同那时。记得我三年前刚上网玩的时候,见颇多毕业几年的回忆大学生活的帖子,躺在草地上听《弥赛亚》的日子,小小的广播台等等其他,想来还有很多更有意思的没写,转眼三年,此间经历沉痛至难以提笔,但稍感欣慰不日将有机会回校盘桓,送研究生毕业的好友告别她们的校园,接她们到这社会中来。
 希望到时能看看时间那纪录片。
9 有用
1 没用
藏北人家 - 豆瓣

藏北人家

7.7

6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藏北人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藏北人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