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成心魔

Luc
2009-09-06 看过
相比银河的主将杜琪峰,罗永昌等人,郑保瑞的这部新片《意外》还是更偏向于主流的叙事方式。人物对话中暗藏信息,在巧合中设置陷阱,一步步接近谜底,最后来个大翻盘。

...

古天乐等人靠制造意外假象来杀人于无形,团队间巧妙的配合,有些类似于杜琪峰的《文雀》等片,可装置之复杂,机缘之可遇不可求,又像是只有动画片里才会出现。

布光和剪辑技巧上,郑导做到了完整和统一。

但最后的日食场面,有些草率仓促,没像之前沉住气。

一边拍摄,一边编剧本,港片常常如此,能做到这样已经不易。


节选
Luc,2009年9月于威尼斯


p.s. 当时的专访稿

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影片《意外》的导演郑保瑞接受新专访。郑保瑞称之所以要创作这样一部电影,是为了让人看到自己内心的一些问题,以及面对自己的心魔。他透露自己的最大秘诀,就是和角色一样去生活,一样去想象。

  记者:郑导演,《意外》是两部华语片里参赛威尼斯中的一部类型电影,我想请问,您的这部电影想表达的主题是什么?
  郑保瑞:我想靠古天乐这个人物,来看到每个人在自己心目中可能都有的一些问题。有一些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的,好像人生和将来,当有其他问题出现的时候,人会不自觉地就永远将这些问题放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当中。纵使你很聪明,但是你永远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它们慢慢地会把你推向一个可能收回来的地步。

  记者:古天乐在片子是一个怎样的杀手?
  郑保瑞:我一直在想怎么来表现他们做的事情,如何通过制造意外来谋杀人。在他们心目中,工作就是工作,道德标准很低,没有人比他自己更重要,他只是拿钱杀人。

  记者:为您这个片子担任监制的杜琪峰导演,他在之前也塑造过类似的人物,你对他的以往创作有过借鉴吗?
  郑保瑞:我没有想借鉴什么,纯粹就是自己在想,在往里发展,没有参考太多其他人的东西。每部电影我都想要有一点不同的地方,我一直在思考做“暗杀”和制造“意外”的人是什么人,可能性在哪儿,他们能够顺利地杀人一定很聪明,他们一定看到每一个问题了,但是我却反过来想,人能看到每一个问题,能解决自己的很多问题吗。他们可能设置了很多规条给自己,哪些是不能碰的,需要很小心地处理,但哪怕一直在思考,一直在不断警醒自己,也会永远有问题存在。

  记者:您怎么评价古天乐在电影中的的表现?
  郑保瑞:他的表现很好。我和编剧达成一个默契,整个故事我们跟着古天乐在走,他能理解这个东西,我们就能理解,他出过什么问题,我们就出过什么问题,我们一定要跟他一起去经历才能拍成这个电影。自始至终,我不太清楚这个故事究竟的走向,不清楚整个阴谋到底是什么,这个想法反倒让我很踏实。
  小齐来问我,我是不是一个杀手,我说,我不知道。
  每一次拍他都很辛苦,对白不能太多,在讲电话的时候不能说太多,听上去要很普通,但讲的时候似乎有一点东西,有一点小暗示,但又不能太过分。但往往他的感觉对了,但我的镜头又不对了。
  叶璇也是,她在停车场的那场戏,她问我,导演我要不要讲代号,我说,这个不要问我。

  记者:我看《意外》,看到了您在其中表达的一些宿命的想法。
  郑保瑞:可以这样说。

  记者:也表达了很多人内心存在的心魔。
  郑保瑞:他就是因为心魔才会开始的,他用“意外”的方式杀了很多人,他老婆死在一个意外当中,他知道有一百种人为的办法可以造成意外,所以他永远不相信这是纯粹的意外而并非成心的谋杀。

  记者:设置意外的过程,都很巧妙,我们在以前的一些电影里似曾相识地见过,但那些电影里都表达出一种喜感与机智,但在《意外》里,却感到很悲剧色彩。您怎么想出那么多起造成意外的过程呢?
  郑保瑞:杜琪峰找我去拍电影,跟我讲,我找你来,不是叫你拍杜琪峰的电影,我想你拍郑保瑞的电影,你要做电影,得自己放心去想。我就想到自己很喜欢二战时期,有很多人被暗杀,我觉得那是个很有故事的年代,怎么样杀一个人,然后又用一些方法把它套到现在来。还有就是,我每天打开报纸看到很多人死于意外,我不太相信报纸所说的那些消息,他们没有立场,只讲他们以为读者想看的,我就想,可能有些人会为了利益去杀一些人,但是杀人的过程要带一些技术含量的,不是直接的谋杀。

  记者:您对这个“暗杀集团”是怎么看的,古天乐后来把叶璇杀了,在银河映像以往的电影里,反而会强调兄弟之间的义气与团结。
  郑保瑞:我会想杀手是怎样的人,我觉得他们一定对自己、对别人很有保留,不能放太多感情在里面。比如叶璇,她真的很喜欢古天乐,她最后甘于为他而死,但是她偶尔也表现出不相信。这几个人都很悲哀,其中有一个比较幸运的人,就是阿白,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古天乐也一样失忆了,这个电影就不会这样子。

  记者:您觉得您的所有电影,哪部电影您最满意?
  郑保瑞:我最满意的电影还没有出现,对于感情来说比较好一点的是《狗咬狗》,论感情投入我也是最投入的。
  我现在开始放开一些东西,之前人们说很喜欢我电影里的风格,但实际上我觉得风格应该根据剧本走,不同的剧本会有不同的风格出来,我放开之后,大家可能看不出我的具体风格,但会说这个电影的导演是郑保瑞。

  记者:除了导演之外,您也是一个编剧。
  郑保瑞:我在导演的工作之外,就做编剧,但参与到某个具体的电影里,我跟其他导演不同的是,每部戏我会想找一个聚焦的功能,所以我一定要投入,电影里的角色在想什么,我就去想什么,这就是我的工作状况。我其实不是一个正式的编剧,我只是编剧里面的兼职。

  记者:您上次说,来威尼斯电影节也是一个意外,现在您到了威尼斯,有什么样的感觉?
  郑保瑞:我到威尼斯之后,发现这边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第一天我坐船,远远地看到威尼斯城,感觉很不真实,为什么现在还有这样一个城市在这个世界当中,这是一个意外,这吸引我现在慢慢去感受这个城市。
  今天你们看完《意外》,有很多“意外”的声音需要我慢慢去消化。在过去两年当中,我一直在聆听,开始打开自己的耳朵,听一听大家都说什么。

http://video.sina.com.cn/ent/m/f/2009-09-06/061452106.shtml
5 有用
4 没用
意外 - 豆瓣

意外

7.3

7569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意外的更多影评

推荐意外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