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呐喊,精神的拯救——牺牲

合纥
2009-09-01 看过

塔科夫斯基近乎绝望的电影 树 树可以是希望,正如电影开始时亚历山大所讲的故事一样,树没有了根却栽在那儿天天浇水,祈求它活过来从而带给人们新的希望和价值。但这终究是不可能的,树只能成为亚历山大希望的寄托,拯救不了亚历山大。树也可以是父亲形象的代表,这在许多电影里都是常见的象征手法,让人想起《雾中风景》最后的那棵大树。树的生命可能已经死去,但它的形象却还能长年不朽,电影最后亚历山大的儿子学着他的父亲去浇树,最后趟在树下,父亲的精神影响着他,就像身后的那棵大树,这棵树与电影刚开始的区别显然多了一层含义,除了希望外,还有父亲的精神或形象在里面,代表父亲给予小亚历山大的力量——电影就在这时说出了亚历山大的心声,也是塔科夫斯基的心声——给予他们希望与信心。 水气 不知道水在塔科夫斯基生活成长过程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塔科夫斯基的电影里透露了许多对水的意像的无意识体现。《伊万的童年》里潮湿的湿地,小伊万梦里下着大雨坐在苹果车上,雨后的海边马儿在吃着苹果;《飞向太空》里沼泽里水草舞动,配合了巴赫悠扬的音乐以及最后房间里下起的大雨,一个长镜头结束;《镜子》里的雨,水和牛奶的洗漱,还有潮湿的地面;《乡愁》里潮湿的沼泽地、河道,主人公的抑郁的情绪仿佛都寄托在这些湿气上,《牺牲》里潮湿的草地和主人公压抑的情绪和《乡愁》里非常相似,水或者湿气没有了前几部电影里的淋漓或悠扬的基调,而是令人透不过气的潮湿——堵气,是对周围世界忧心忡忡或绝望。正如中国的南方梅雨季节,天气潮湿把人长时间困在一个地方,引发人们的气候官能失调症,从而产生强烈的压抑情绪。而电影里的潮湿和昏暗的光线这些形象与压抑的情感溶合得再贴合不过了。 火 火是与水相对的一个意像。如果水是压抑、绝望或忧郁的无意识体现的话,那么火就是企图突破这种极度消极情绪,救赎的精神诉求的体现。《镜子》里的一场大火,《乡愁》里最后的自焚,都有这些意识在里面。《乡愁》的自焚作为救赎的意义更明显,这和《牺牲》最后的一场大火可以说都表达了一个相似的含义——精神上的拯救。亚历山大祈祷着上帝或者超自然的力量来拯救这个充满可怕危机和斗争的现实世界,亚历山大甚至相信了奥托的话,企图通过与他的仆人玛丽亚的结合来拯救这个现实世界。但是一觉醒来(这一觉使得他与玛丽亚的结合是梦境还是现实难以区分,但可以肯定的是亚历山大的精神世界因此发生了变化),顽固的现实世界还是在那儿,几近绝望的亚历山大最后采取了一场大火的方式来对这个世界做出无力的反抗和自我拯救。 玛丽亚 电影从开始到结束,经常穿插着以色列王朝拜圣母圣子的画作。这副画的宗教含义是基督耶稣的诞生,也就是基督救赎人类的开始。从这点来说,画作体现的还是救赎的含义,而亚历山大的仆人玛丽亚恰恰正是圣母的名字,尽管如此,亚历山大与玛丽亚的结合到底还是一场虚无,没有耶稣,没有任何的宗教力量或者亚历山大期待的圣灵的出现,残酷而可怕的现实世界还是在亚历山大第二天一觉醒来之后继续存在。在塔科夫斯基看来,可能宗教的救赎也像是一个苍白无力的梦,不能给人类以任何救赎的力量,甚至连给人类带来安抚都难。最后大火时,玛丽亚只能木然的站在一旁,看着疯疯颠颠的亚历山大。这世界到底怎么了,何去何从?悲伤绝望的亚历山大和塔科夫斯基都没能给出答案,我们只有继续去浇树,继续去寻找。 塔科夫斯基的电影叙述简单,但表意丰富,充满多意性,静静的看完可以让人感受其中的压抑、绝望和希望。

16 有用
4 没用
牺牲 - 豆瓣

牺牲

8.8

778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牺牲的更多影评

推荐牺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