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与受虐狂

一九八四
2009-09-01 看过
阿一

    一个男人。有些木讷,工作总是出差错,经常被老板训斥。有一天,他把客人的咖啡拿了回来,老板扔出一把刀,叫他去自杀算了。他从小就被同学欺负,甚至不敢向小孩子还手。他胆小,爱哭,常躲在被子里发抖。

    另一个男人。杀人如麻,任何坏人都闻风丧胆。他杀人时比疯子还狠,血肉横飞,从不留全尸。他总是穿着印有“1”字的黑色紧身衣出现,像蝙蝠侠一样。每次杀完人后,他就消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阿一就是这两个男人的混合体,在懦弱与冷酷之间发生了人格分裂。很难想象这两种特质会存在于同一个人身上,但可以用一个理论来解释——平衡。就像阿一,如果杀人时的快感能够弥补受欺负时的屈辱,那他就找回了平衡。

    寻求平衡似乎是人类的本能。对于阿一来说,受了欺负,就杀了欺负自己的人;受到的欺负太多,就杀了所有欺负过自己的人;爱人受了欺负,就杀了施暴者;陌生人受了欺负,就杀了所有坏人……

    这个模型适用于所有人。当上司劈头盖脸地训斥你时,你有没有冲上去抽他的冲动?这时,女朋友打电话说,逛街的时候被小流氓欺负,你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打个鼻青脸肿;下班了,钱包在公交车上被偷,你开始诅咒扒手;回到家,你看到城管对小贩施暴,又有了“除暴安良”的冲动……于是你感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公平?如果我是个强大的人,我一定会狠狠地教训这些混蛋。

    可惜你不是,我们都不是,所以我们只能通过意淫来满足心理的平衡。阿一是个强大的人,他把意淫变成了现实,来实现真正的平衡。所以在阿一杀人时,那种血肉横飞的场面让人觉得过瘾,如果三池崇史拍得再美丽一点的话。

    现实中,职业化似乎是找不到平衡感的重要原因。职业化意味着你要在不同的角色间转换,这无疑是件痛苦的事,况且还常伴随着压抑与屈辱。于是,“表面上拒人于千里之外,心里却早把别人强奸了100遍”的“闷骚一族”诞生了。按照这个标准,阿一就是个十足的闷骚。

    然而,即使杀了很多坏人,闷骚的阿一仍然没有找到平衡,他始终是痛苦的。原因有三。第一,他无法杀光所有的坏人。第二,他无法解脱。第三,杀人不能解决问题。

    屈辱感的根源在于长期以来的心理创伤,使用杀人这种“报复社会”的手段,显然不能解决问题。所以,作为杀手的阿一在杀死自己的“哥哥”后,在痛苦中无法自拔,哭得像个孩子。很显然,“强大的人”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力量更重要的,是内心的强大。

    影片的结尾,“教唆”阿一杀人的大叔在树上吊死,阿一却回到了少年,与一群孩子一同离开。这似乎意味着,过去的创伤,只能回到过去来抚平。

    但我们是无法回到过去的,那么,三池崇史的这一隐喻,是在提供一种解决方案,还是在表达自己的无奈呢?我想兼而有之吧。

垣原

    “常人会有虐待和被虐两种欲望,看你倾向哪一面比较多。”对于这个问题,还是当事人理解得更透彻。

    垣原的两种欲望都很强烈。虐待的一面自不待言,用钩子把人吊起来拷问、在脸上穿刺、割乳头,这些极尽变态的手段,对黑社会干将垣原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他还有被虐的一面。在脸上开道口子、割下自己的舌头,这种加之于自己肉体的痛苦更让人毛骨悚然,垣原同样满不在乎。

    相比于虐待的倾向,垣原被虐的欲望更加强烈。安生大佬失踪后,他一直在寻找,并相信安生还活着,原因就在于“爱上他的纯暴力和当中的痛楚”。这也是支配垣原行动的最终欲望。

    可惜大佬死了,这种欲望无法得到满足。他一边在寻找大佬的过程中发泄施虐欲,一边意外地发现,残暴的阿一是最能够满足自己受虐欲的人。接近阿一之前的那种兴奋,真正反映出受虐狂的本性:“我很害怕。”“连大哥也有害怕的时候吗?”“不,我害怕的是自己。我充满了期待,满怀期待与不安”。

    这种极品变态男最容易吊起观众的胃口。不,吊起埋藏在观众内心深处的施虐欲或受虐欲,因为垣原就是这种欲望的代言者。而正如文章第一段所说,常人都有这两种欲望。

    常人当然不会割自己的舌头,也不会在脸上划开两道口子,但这就能证明没有受虐倾向么?当你明知道对身体不好却纵欲、酗酒、熬夜、嗑药时,当你很享受练跆拳道时被人摔在地上的快感时,当你很喜欢纹身中的痛楚时,这算不算一种自虐?

    施虐欲同样常见,只是很少表现而已。因为一旦发泄出来,就马上成为千夫所指,像网上的虐猫者和虐狗者一样被骂得狗血喷头。

    如果还原为人类作为动物的本性,似乎不难理解这两种欲望的同时存在。动物在争夺食物、配偶、领地时,总会伴随着厮打与伤痛。久而久之,当习惯这种生存方式时,也就种下了这两颗欲望的种子,并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平衡。

    对人类来说,文明打破了这种平衡。“施虐”很自然地被排出文明的范畴,因此,同样在残酷环境中生存的人类只能选择“受虐”来排遣。用心理学解释就是,当失去了对外发泄的渠道时,就只能选择对内发泄。对内发泄的工具通常是酒精、毒品等,也有用来自残的手术刀,在我国的教育制度中,这是典型的反面案例。

    作为“骨灰级”的受虐者,垣原根本不满足于轻度的虐待,所以,割舌头这等皮肉之苦实在不够刺激。垣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施虐者,来实现他的终极“享受”——虐待致死。

    阿一就是这个人。他不仅给垣原的脑门上开了个“天窗”,还迫使他从大楼的天井中摔向地面。摔死之前,垣原还大呼过瘾,“哗!感觉真好。”

    但事实上,垣原尸体的额头上没有任何划伤的痕迹,也就是说,阿一并没有对他施暴。垣原的死,源于臆想中与阿一的搏斗。这只能说,受虐的欲望压抑太久,只能靠臆想来满足。但对于一个极度受虐狂来说,这种死法也算体面。

    影片最后同样给垣原一个镜头:在一间挂满铁链的灰暗的房子里,垣原独自靠墙坐着,张了张硕大的嘴……

    房子很空虚,他也很空虚。
11 有用
7 没用
杀手阿一 - 豆瓣

杀手阿一

7.4

285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杀手阿一的更多影评

推荐杀手阿一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