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男人也只能去Shi了

U 兔
2009-08-31 看过
最早听说这个名字是殳俏的小说,但是原文我还没读过。影片下了也是两年才看,一打开才发现是个枪版。但是能让我把枪版都看下去的片子实在是很不简单了。

也许是开始的概念性的东西太过精彩——“谁让他吃两家饭呢”——这么纠结复杂的一件事,一句话就说清楚了,甚至在道义上都无可争辩,真是厉害。既是对传统观念“抓住男人的心只有抓住他的胃”的精彩讽刺,并构成了非常有趣的戏剧冲突。可是当它真的打算以心理悬疑的模式进行下去的时候我已经失去了耐心,已经被寓言性的结构吸引了,真的来听故事就觉得有点平白。同样是讲婚外恋的故事,似乎《好奇害死猫》就更侧重剧情,所以一顺到底倒也没觉得像双食记这样难以拿捏。

几次我都以为这个片子要完了:把江一燕关在屋里三人生活、发现和很多女人的照片、三个人一起吃饭、浴缸里死去、在阳台上回忆婚礼…似乎每一个都可以作为结尾留给观众。结果剧情却总是坚强的进展下去,让我砸吧着嘴回味起初的紧凑与精彩的双关,却吃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片子的艺术性也许没有那么高,但是整个色调却很让我喜欢,现代都市特有的冷峻感,把情绪很好的表达了出来。而银龙鱼似乎也在形式中有了值得解读的东西——两条银龙鱼就如同这两个女人,其实活在同一片水域,却各自游着各自的路线,也都散发着悠悠的美,却都只能拘囿在那个被这个男人一手装点的鱼缸里。

余男的角色是个受害者同时是一种解决方式的实践者,但是她不应该是个变态,往死尸嘴里喂汤不是浪漫不是病态美学写就的诗,最后的她没有守住婚姻没有留住那个她一直试图抱在怀里的人,因为那个男人原本就不是她的。她只认识了他的舌头、食道和胃,这时的他只是无数照片中貌似眼熟的平面景象。

莫非是为了解除某些非女性主义的愚昧妇女对吴镇宇最后一点怜悯的武装吗?当我开始尝试思考这种状况的真实版本时,吴镇宇忽然由一个无助的淘气过头的孩子变成了心理变态的色情狂,用纯物质实验的方式“理解”着女人。这实在对之前近乎完美的“双食”结构旁生出一条拐弯,然后越走越远——当然也许有人会欣赏吧,把个体危机普及成了社会问题,这种升华似乎是很多经典文学甚至小时候分析课文时的惯用手段。

单单从电影的角度(跟现实感情完全没有关系,好看不好看的问题)解气也只是一时的,余男似乎开始是很强,一切尽在股掌,但剧情发展就这么不依不饶——你是个疯女,原来那个男人比你更疯更狂。永远不会有Hard Candy那样的大快人心,只是用一种好莱坞式的归于平静了断关于爱情、婚姻的一切刚刚迈出的探讨——江一燕推着婴儿车,旁白:对我来说一切都过去了。就好像《革命之路》里凯特的结局一个道理——爱情和婚姻的怪圈没有多少人能够走出,只好以这种方式艺术又无奈地打发了,但更像是暴露了导演或编剧的软弱与逃避。所以,吴镇宇这样的男人只有去Shi~~~

其实这些影片都没怎么严肃的探讨婚姻与爱情,也只能当个有趣的故事看看。毕竟大多数女人没有那么变态和心计,大多数男人也没那么无爱和伟大到用一生去实验女人的情感世界,所以这样的东西拍成电影才好看。我的婚姻理想似乎一下明了:20岁好好恋爱感情充沛放心投入、30岁结婚生孩儿恩爱持家、40岁吵吵架要不太闷了、50岁之后就相守到老成为彼此。这多好呢~~可是拍出来的话也许只能作inde小成本供熟人围观一下了吧。
2 有用
4 没用
双食记 - 豆瓣

双食记

7.0

6839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双食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双食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