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在為這場別離做準備

アカリ
2009-08-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這是我第一次,去看一場電影前,已經做好分離的心理準備。
  卒業、おめでとう。






  我去看了ルーキーズ的電影,一個人去看。
  看之前,打電話跟小花說,我已經準備好很多眼淚要流了,做好哭得唏哩嘩啦嚇死隔壁的人的心理準備,還覺得會從西門町一路哭回古亭哭回師大哭回宿舍。
  可是沒有,我很冷靜地看完了它,一滴眼淚沒流。

  這不是期待過高導致的失望問題,這就好像過去國中、高中時一樣,努力讓自己冷靜面對別離,不要流下清醒時的自己覺得矯情造作的眼淚,卻在那樣的清醒中更感覺自己的不捨。
  怎麼說ルーキーズ卒業呢?它沒有讓我哭,但是它教我分離。
  像是去見一個很珍重的朋友一般,在短暫的時間裡你們急著敘舊,過程中偶爾你覺得好像這一切不如你準備出發時那種期待心情般喜悅,分離後你卻發現原來你在那過程中是在努力記住,上一次分離到這一次相聚間別離的期間,朋友的變化,為了你們又將到來的分離。
  我努力去記,川藤幸一老師大喊時的臉,還有那頭捲髮。還有安仁屋壹介細長的眼睛跟獨特的嗓音、難忘的バーカ。還有御子柴徹總是充滿關心的眼,他觀察細膩又不吝幫助隊員。然後是檜山清起跟平塚平的鬍子,檜山的笑容、平塚翹很高的屁股。然後是今岡忍的挑染,還有出乎意料好聽的聲音。湯舟哲郎用力的喵了一聲,岡田優也首次沒有選對球還很用力地撞到了圍欄。新庄慶握著沾到若菜智哉血跡的球棒,若菜智哉忍痛更忍著上場的渴望站在一旁看著同伴為共同的夢想努力。關川的髮雕很強悍地總是讓頭髮站得很直,然後說,我們去甲子園吧。

  我們去甲子園吧。

  不是那麼簡單的,別離這件事。
  ルーキーズ卒業不是結束也不是終點,也不是騙眼淚的東西。我覺得它很努力在告訴我們一些事情,一些雖然嘴上說知道卻總是忽略的事情。
  我得說在電影中途我曾經有小小感到失望,覺得在步調與高潮的掌握有點弱,好像每一刻都想叫你感動,可是每一件事都不夠點。
  但不是那麼回事的。
  每一次它也很努力在告訴我們,這之後就跟ルーキーズ說掰掰了喔。
  從二零零八年四月起那麼多人被二子玉川棒球部的十個混混加一個笨蛋熱血老師感動了,然後是二零零九年它帶著我們往甲子園往夢想更進一步。

  
  御子柴問老師:「夢想的盡頭是什麼呢?」
  
  安仁屋幫老師回答了:「夢想是沒有盡頭的。」
  

  二子玉川棒球部前進甲子園的故事已經畫下句點了,但他們各自的人生還在進行著,我們的人生也是。解釋成故事中的那些孩子們還有各自的旅程也行,或者說是戲外那些演員將來還有各自不同的發展也可,然後我們也還有我們現實又冷酷的人生,不是關在電影院兩個多小時就能夠完成夢想的。
  它跟我們說掰掰了。
  不是很隨便地走向終點,它沒有忘記過去。
  One for all,或者是新庄的手心,或者是平塚跟今岡一起去看的保健室阿姨(?)的內褲,或者是安仁屋跟塔子的約定,或者是那一切的場景,一切的話語跟表情,它是在跟一路陪他們走來的我們說再見。
  它沒有忘記從前(他們沒有忘記從前),但是它必須告別了(但是他們必須向我們告別了)。
  我們還有各自的人生,在這可說長又可說短的人生裡,要一直一直有夢想。然後,不是只要有夢想而已,要為它努力,努力到你好像這一生只要完成它就可以死掉了。然後又是下一個夢想。
  ルーキーズ帶著我們邊往前走邊回頭注視看顧著我們的一切事物。不要忘記那些話,或者約定,不要忘記同伴,然後即使分離了我們還是繼續要走下去。


  湯舟說,等他有新的夢想,並且完成後,他會第一個告訴川藤。
  他們剛剛完成一件很偉大的事情,然後已經再為下一個奇蹟做準備了。


  我相信,這部戲裡所有的眼淚都是真的。
  戲裡戲外,都是分離啊。
29 有用
2 没用
菜鸟总动员:毕业 - 豆瓣

菜鸟总动员:毕业

8.3

252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菜鸟总动员:毕业的更多影评

推荐菜鸟总动员:毕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