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之一——恨君不是董建昌

echo
2009-08-26 看过
很多人都会喜欢董,但是剧终的时候,立华却选择弃他而去。

他见到立青,邀他晚上共饮,穿了美式军装有着斜口袋衬衫的董,样貌比剧中前面苍老了,模样算的上帅气的中年男人;立青穿了解放军的衣服,仿佛不懂情感毫无情调的样子。我深深的感慨,诉衷情的董选错了对象,可是他还能找谁呢?立华竟然其他而且了。当看到杨家的家谱上,有他的名字时,他的脸更加沧桑了,笑容里近乎能看到“慈祥”二字,也就是老态……

 

从始至终,董是唯一一个不被利用,不盲从、不冲动的人。

之于瞿恩,剧终已见高下,虽然更多的人喜欢把瞿恩与董分列“理想主义者”与“现实主义者”的标签。

廖仲恺被暗杀,立华是目击者。惊恐万状的立华在董面前显示出她最最真实无助,而董立时给予最客观与安全的建议和忠告,甚至是近乎要求和命令的——一如一个作为铁肩的男人该做的那样;

 

而瞿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瞿恩,在由于其ccp的中立身份而被蒋要求来调查此案,明知各方利益与不能改变的结局,而一定要为所谓的证词,而让立华站出来。且立华深为其动。

 

作为欣赏她、喜欢她,且要呵护她的董,此时似乎并不为立华的情感偏移而扯出什么不良情绪。只是很得体的找瞿恩谈此事,希望他权衡考虑。然而,理想主义者瞿恩愤怒了,受伤了,或者更多的是因为受伤而愤怒,于是迁怒与立华,给她冷脸,剧中瞿带着心事上了战场,在惠州城下准备赴死攻城时,巧遇立仁,希望立仁带留言给立华,话说道一半,被立仁拒绝(希望他能生还)。这算是一次死前托话,而后来瞿恩真的被杀前,托话的又是立仁,这个是后话。

 

另外,再说瞿的临终遗言吧,惠州城下的未遂是给立华;真的那次是给儿子非明。可是,这个时候看似因他误终生的至少还有两个女人吧,立华和林娥,却没有只言片语。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也许他真的把所有情感投注与他的主义(那个浪漫而虚无飘渺的东西,尤其是以今天的情形来看),而对面对他的真切的不能再真切的在他的生命里绽放的女人,此时都淡漠了遥远了。

 

立青带林娥回家结婚的时候,董不在。不明白编剧为啥让他缺席,剧中真正热爱生活,且擅长生活的那个人缺席了,这个最生活化的情节。不懂情感的立青,和隐忍且自伤的立仁还有心情在旁观中复杂,在复杂中惊悚于宿命的立华,焦灼的熬过了那个时刻。其中,有一个情节:立华在布置好的新房中,一边铺床一边与林娥闲谈。

立华先说,被面是某某夫人送的,现在的重庆物资紧缺,也只能将就了;又说到战争所致重庆容纳了早已超过其容量的居民,物价超贵;再接着说道,家里的事情,立仁从来不管,她的薪资到到黑市买了高价粮,一家老小要吃要喝……

“长子”之名时刻印烙于立仁心里,但他忽视了家庭中细节的东西;而反倒是董的另一个细节让他这个未名的女婿更显得爱生活与重视家庭,那就是帮杨家挖防空洞,举着铁锹。

就在董给杨家挖防空洞的时候,立仁同样在应对日本的轰炸机,但是细节于家中的,董表达了。

当然,董也并非胸无大志的居家男人,更有一个情节,汽车使到杨家,董从车内下来,细心交代司机:明天一早,还是这里,你来接我。我们尽量一天赶回去。

回哪里?当然是回董的战区。对战事情,董在间隙,长途行车回来立华家短聚,且这个家并非立华一人,是立华一家老小。也仅仅一天。
怎么评价呢?如果用铁胆柔肠是不是太矫情了?

之于立华,董有欣赏、有爱慕,更有呵护。忽然想起苏婷的《致橡树》,如果说董对于立华,他一直把希望立华是他身边的一株木棉,而非藤萝。
客观的讲,才华也好容貌也好,立华之所以成为监察委员,之所以拥有去苏联读书的机会,董的支持不容忽视。包括立华的所支持的杨家,难怪杨家老爷子一定要把董写入家谱。




说个很俗套的话:对于当下社会里,一众小女子又要自我价值实现,又要情感完满,那么大约把她们的男伴拿来与董对比,无非得出一句话——恨君不是董建昌。
 

 
41 有用
6 没用
人间正道是沧桑 - 豆瓣

人间正道是沧桑

9.1

3615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间正道是沧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