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们都哭了——记我的《一碌蔗》2007/08/24 21:03

路人一枚小深酱
2009-08-2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其实,我看不懂真正的好电影。

           我知道《我老婆唔够秤》里的马yoyo很可爱,也知道《花都大战》里的蓝翎很漂亮;可是仅仅知道《情癫大圣》里的岳美艳很可爱,《公主复仇记》里的陈蕙贞很漂亮。

           我不懂为什么有人看《情癫大圣》会泪流满面,也不懂为什么《公主复仇记》的结局没有给出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

           我还看不到它要告诉我的,我还不能理解它所诉说的。

           电影,其实是很私人的事情。

           第一次看《一碌蔗》是小学六年级。

           那个暑假,牵着妈妈的手去音像店把《这个夏天有异性》、《一碌蔗》、《我老婆唔够秤》、《下一站天后》通通借了回家。

           六年级的小孩是不可能看得懂《一碌蔗》的,当年的我亦是。很闷的剧情,很丑的造型——四年来我对《一碌蔗》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此,就是在那个夏天形成的。唯一让我产生好感的便是那首让所有人都喜爱的插曲——《Melody Fair》

           后来我读初中了,因为数奥一等奖免去建校费而骄傲了一年;后来我进入到一个不算好的班级,但交到了可以引为今生知己的朋友;后来我中考失败,又在转角遇到希望;后来我离开家,到外地求学。

           初二那年我到了论坛,认识了一批和我一样喜欢Twins的……可以说朋友吧,虽然更加应该叫一声“哥哥/姐姐”。我发现几乎所有提到《一碌蔗》的人都只说,难得的好电影。当时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电影。也许,当时看这个电影还不是时候?

           然后今年,高一的暑假,无意中发现了放在抽屉里一年不曾开封的《一碌蔗》。思索着好像是一个恰当的时机了,于是我把它放进了影碟机。

           我始终相信,所有的事情只有经历过才能真正明白、了解。就像金庸在儿子自杀后说的“谢逊的丧子之痛我写得太肤浅了,因为那时的我还不懂得。”

           16岁的我正在经历着,所以,我似乎终于懂得了一点《一碌蔗》所说的,青春。

           对于全片,现在的我更加喜欢的是《梨涡浅笑》出现之前的部分。那个时候故事已经发生,但一切都尚未明朗。月会要求凡带她看《殉情记》;南会拿着跌打酒去找凡却在看到明时把它藏在身后;凡会回头看二楼阳台挂的黑色文胸;明还在扎马步练火眼金睛……一切的一切,都在盈盈的等待着跃跃欲试的我们,去开启,去实现。是的,我们,现在的我和那时的他们。

           青春正是这样的,身体刚刚成熟,心智还未发育完全,就已经渴望着变强。对爱情会有憧憬,对外面的世界会有期待,但其实对什么都只是一知半解。在懵懂中跌跌撞撞地前进,即使撞个头破血流也不后悔,胡乱地处理一下伤口又继续向未知的前方摸索。

           至少我正在经历的青春是这样的。

           我会羡慕电影中的他们。物质匮乏,精神世界反而充实。会模仿电影里的一招一式,会拿弹弓打人的生活已经离我太遥远了。这也许就是七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的区别,那时候连老鼠药都没有。现在的我甚至觉得片中GIL姐SA姐的造型是那么好看,尽管我同样喜欢《明爱暗恋补习社》MV里的样子。它们其实没有可比性。它们放在一起,就是青春的前世今生。

           我很庆幸12岁的我看了《一碌蔗》,也很庆幸16岁的我又看了《一碌蔗》。

           从不喜欢到喜欢,从昏昏欲睡到意犹未尽,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成长。成长是一个过程,影片中的阿凡、阿月、阿明、阿南好像已经走过,又好像还在继续往前走。我不认为结尾时阿凡回头看到神秘女子的出现就是最后的结果。

           也许有一天,我再看《一碌蔗》时,会为大丧在沙滩对儿子说的话泪流满面,或者在第二遍《Melody Fair》响起时,心里会涌起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剩下久久的无言和浓浓的叹息。

           也许,那个时候的我,还有阿凡、阿月、阿明、阿南,才是真正长大了吧。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

           后来的我们,再也哭不出来了。
 
18 有用
0 没用
一碌蔗 - 豆瓣

一碌蔗

6.8

790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一碌蔗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碌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