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八十年代系列评说五 转自 盛放

阑珊~~
2009-08-24 看过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晃悠VS小猫
 
 
    晃悠,本名黄优,任帅饰演。这是这部剧集里我唯一熟悉的演员——别笑,夏雨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居然没有看过,左小青的《天道》,我家先生买了碟,家里的人轮番看了好几遍,偏偏就我一直抽不出时间,只看了个开头:一开头,她就挂了。故事以倒叙的方式进行。一直出演村官的张洪杰老先生,由于我关注农村题材比较少,竟然也没有印象。不过,他的戏真好,赞一个。事实上,这部戏中很多人的戏都非常非常好,且由于我对大多数人都没有印象,所以接受起人物来一点干扰和障碍都无。现在看到夏雨照片的第一反应就是:“啊!段玉刚!”但是,任帅不同。从《闯关东》开始神交,到《生死线》片场相逢,由网友落地为实体。且,在《生死线》组里,他是除了子煜千米以外,给我照顾最多的那个人。跟他现场的时候,我笑着说:“帅哥,今天我是你助理,帮你拎椅子。”结果,那张椅子由帅哥拎进拎出,却几乎一直我在坐;我忘了带剧本,看帅哥的;衣服薄了,穿帅哥的;没烟了,抽帅哥的;收工以后,还和帅哥、岳暘等人一块吃饭去……呀,在这里再感叹一次,横店那家熏肉煎饼着实不错,谢谢帅哥。是的,我们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在一次又一次的长谈中,连他喜欢抽什么烟,家里有几口人,老婆孩子爸爸妈妈的爱好职业都已经熟极而流。这样一个情况,使我在看戏之前,有期待,亦有担忧——我怕我会只记得任帅,不记得人物。可是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忧实在是太多余了。这部三十三集的戏看下来,我想下次见到帅哥的时候,搞不好我会脱口而出:“晃悠哥!你来啦,玉刚呢?”
    是的,看了《我们的八十年代》我才真正知道,任帅的戏到底有多好。想想看,为《闯关东》写评的时候,震三江是我最心仪的人物之一,几乎看得完全痴掉;《生死线》的时候,我看了两遍小说,两遍剧本,又到机房看了剪辑,后来又看了一个六集的粗剪本,古烁这个形象也已经深深地镌刻进脑海;而如前所说,和演员本人也几乎熟成了哥们儿。在这样复杂的心理前建构上,再见那张脸,我居然尽忘前尘,只知道他是晃悠,说真的,这很难很难很难。
    晃悠,天海化工厂三盐组四车间的组长,年纪比周围的小青年们都大一点,是这一群人中最稳重的那一个。第一集,四车间里所有人围在一起看玉刚和老兄弟打赌,只有他在一旁磨一把什么工具。镜头给他的,是一个从下往上的小仰角,看得见一张专注的脸,和着背景后工友们快活的吵吵,很沉静的表情。可是,这不是一个不合群的人,相反,他是他们中间最温和最温暖的那一个。玉刚和老兄弟打赌结果出来,说:“晃悠,这个月的困难补助归我了啊。”晃悠扬起大半张脸,眼睛里全是笑意:“行啊,只要你们俩不打架就行。” 这就是晃悠,在热热闹闹的四车间,在飞扬着青春,遭遇着困难的四车间,在那火热喧嚣的背景中,他安静于一旁,有时似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然,他就象是此间的空气,存在于呼吸之间。他与段玉刚,一动一静,一显一隐,在严师傅走后,构成四车间的精神支柱。也构成那个年代工人风貌的两个不同侧面。
    在前面数集中,晃悠展现给大家看的,似乎都仅仅是一个兄长的模样。温和得就象一滴水。这样的人,这样的温和,在戏里也好,在现实的人生当中也好,常常会被误认为懦弱。觉得似乎是中国人那种固有的“不惹事”的主。可是,剧情越深入,这个人物展现给我们的层次就越丰富——晃悠,温和细心的晃悠,事实上和玉刚一样有血性和正义感,重情重义,骨子里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坚持。这是一个“外圆内方,外柔内刚”的中国人的典型。这一点,一直要到20集以后,秦光明提名晃悠当车间副主任那一段才看得出来。
    秦光明之所以会提名晃悠,是因为侯厂长有把严师傅调回四车间的设想。这在秦光明来说,无异于灾难。他花了那么多心血才把严师傅挤走,断断不能让这座山再压在头上。于是,明知道晃悠和段玉刚的关系,他还是提名让晃悠作车间副主任,以缓解四车间当时管理不力的危机。同时,他也希望通过提拔晃悠,离间其和玉刚的关系——晃悠和玉刚都不是神,也非完人,晃悠成为车间副主任,还是由他秦光明一力推举的车间副主任,会在这两个最铁的哥们儿之间,埋下不和的种子。他们俩的关系就再也不会无懈可击。
    只是,秦光明低估了晃悠,低估了其内在的方和内心的刚。是的,对于能当上车间副主任,晃悠是高兴的,如果说不高兴就太假了。升迁是喜事,既可以令寡母开心,也可以为周围的人做更多的事——同时,显然,对自己也的确是有好处的。可是,这高兴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在秦光明突然将这一大馅饼放在他眼前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是我?”他首先想到的是秦光明的动机——以晃悠的智慧和他一直冷眼旁观的个性,他太清楚秦光明是个什么样的人了。秦光明打着官腔说了一大段市恩的话。他企图用“上进”这个曾经打败了大汪的理由拉拢晃悠,就算不能拉拢吧,至少也让他和玉刚之间不那么自在。可是,晃悠始终保持了清醒的头脑。玉刚远走深圳去找闻安,丁惠茹住进了医院,晃悠为了他们推迟他的婚礼。说出推迟婚礼这个决定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波澜不惊。在秦光明气急败坏的指责下,他不卑不亢,直指事实真相。
    到了后来,玉刚归来,秦光明充分发挥了他的小人天才,又在玉刚面前挑拨离间。且由于三盐去留这个敏感性的问题,玉刚和晃悠之间产生了误会。晃悠深深地深深地为之难过,但是他同样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和理想——尽管那理想在现在的某些人看来是如此渺小而卑微:“我有我自己的处事方法。我希望我们这帮兄弟姐妹能够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地干到退休。”这就是晃悠,似乎永远都不会爆发,永远不会对着领导拍桌子,但却也从来不曾屈服于权力和利益的晃悠。
    这样的人,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中坚。有一次,网友安城从万里之外飞来沪上与我见面。饭桌上,她心忧我们的文化在这个功利社会下,在这个全球空前融合,强势文化甚嚣尘上的时代迷失方向,我说:“我们的民族是一个内敛的民族,有很多人习惯于埋头做事,不善言谈,所以,似乎社会上的声音如那啥那啥之流特别响亮,但那并非国人的全部。那些人,那些不说话的人,他们一直在,不但存在,而且在努力。他们才是我们民族的中坚。”安城拊掌称好,我们双双微笑,大笑。
    而今,看了这部戏,我想得又更多了一点:所谓民族的中坚绝非仅仅存在于精英阶层,而是悄悄地,低调地存在于社会的各个层次,各个角落。总有那么一些人,有着自己的坚持,有着自己的原则,有着自己的理想和思想。这个,无论是八十年代,还是而今,都永不过时。所以,尽管晃悠只是一个化工厂一个车间的一个组长,尽管他开始时连高中文凭也没有,尽管他会为了结婚的多少多少条腿几乎愁白头发,但是我愿意我也应该把我的敬意献给他。在这个和平年代,他们就是民族的脊梁。
    除了这些,晃悠和玉刚之间的兄弟情谊也至为动人,在玉刚与晓星的关系出现问题的时候,某一天,他俩在郊外,作一场男人间的谈话,就是“要比贱,我服你。”那一场,那种友情被彰显得特别温暖,特别美好。我将那一段反复看了好些遍,每看一遍就傻笑一回,觉出一种单纯的快活——呵,就是图个开心,我看见他们之间的那种交流那种友情我就觉得开心。
    相比之下,小猫和大汪的友情就要令我们悲伤一些了——小猫是大汪最铁的哥们儿,是发小。大汪被秦光明一步一步逼到精神崩溃,小猫一直不离不弃守护在他身旁,无论走到哪里都将他带上,人前人后地维护他,始终如一。同样,大汪对小猫也是这般:在秦光明舌绽莲花,威逼利诱(顺便说一下,秦光明在洗脑这件事上,简直跟轮子功的某位大神有得一拼)下,大汪都不曾出卖过小猫。在精神崩溃以后,虽然出院却性格大变以后,他也始终记得小猫是他最好的朋友。这样的友情真真正正患难与共。但是,这不是最最最吸引我的那个部分,我认为最好的一处,是在小猫得知因为大汪的告密而导致了小丁的事件以后,他的表现。他逼着大汪向玉刚坦白,同时又拼命地为他求情。他说的那一番话,绝没有秦同学所说的那些话那么高屋建瓴,但是却直击我心。我喜欢这一段,因为这一段,既有这两个哥们儿之间动人的友情,又有小猫自己做人的原则和操守,还有——也正因了小猫是一个这样的人,他才能最终救赎他最好的朋友。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这一部分评说的最后,让我在此刻——啊,又接近凌晨两点半——在这里,为这部戏中温暖的哥们儿情意鼓掌,同时,也问候不知道现在正奔波在哪一地的任帅:帅哥,近来可好?保重。放放于沪上,遥致祝福。
 
6 有用
9 没用
我们的八十年代 - 豆瓣

我们的八十年代

8.0

148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我们的八十年代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们的八十年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