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割风云

Mars panda
2009-08-23 看过
       早在俩月之前就看小区的橱窗里贴上这三哥们儿的海报了。
    后来等了一阵儿看了这片儿。
    再后来玻璃宝娜说没割
    小装小卖说没割
    一群口儿贩子影评说没割。
    最后,割了。
    “割了就好,割了就好,割了就天下太平了。”总菊菊长捻着用海飞丝洗过的胡子说。google都自宫,你丫一港农敢不割?不割的下场就是油涂逼,就是非死不可,就是叽叽歪歪。

横贯古今,纵观天下,瓷器国是一个光天化日对生殖器唾弃,月黑风高暗地崇拜的地区,这和孔子这等装蛋好面子的大师留下的文化遗产不无关系。年少的时候我有一天发现新闻割了,我不看了。报纸割了,我不看了。教科书割了,反正我读完了,我也不信了。互联网割了,我忍了,我用一假的。直到我发现电影不用禁,直接割了。

我突然想去大街上扒下路人甲乙丙丁的裤子看看,你们丫都净身了么?就敢出来在大街上瞎蹦达。再拨开上边的衣服,你们丫都有乳房么?姑娘留下,太监滚蛋!瓷器国从来不缺太监,所以逼急了都能净身。这点我开始对王晶肃然起敬了,王晶不会割,丫居然是一个有骨气的胖子。所以我们能看到原汁原味的《金瓶梅》,即便网割了,我们还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接上。我也开始同情国内的第六代导演们了,他们无法用影像表达,不想割,又不想被禁。一好孩子终于被逼成小精神病了,开始玩意识流。玩着玩着突然有天顿悟了,割吧,病友儿们,再不割就得当三楼楼长了。于是贾樟柯就先走一步了。

可《窃听风云》我能把你把你接上吗?还是我给你按一假的。我是多么强烈的,热切的,盼望这仨哥儿们来场好戏,可好戏不长。你们最后阳痿了。
我有时想,当所有人都阉割了,我就是那唯一的种公,太牛逼了,能上所有的姑娘。可我肩上的任务多TMD重啊,我的身体多TMD累啊。小装,小卖,你们是否也和我一样感同身受?

这种阉割的把戏,换来的是电影工业的倒退。可在这个洋洋大太监国,倒退还有什么好奇怪的。

美丽的姑娘们啊,你们投胎的时候看好地图。这里好男儿千千万,可家伙儿都不灵。另觅他处吧,善哉善哉。
1 有用
2 没用
窃听风云 - 豆瓣

窃听风云

7.6

23844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窃听风云的更多影评

推荐窃听风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